大风号出品

【兰宁心语】不可忽视的老龄社会问题--小室的告白

养老产业观察 <更多内容 2018-01-31 10:58:10

近期在日本有两个重要新闻,著名的音乐家因妻子的护理疲劳而退休。著名的电视时政新闻评论员因妻子离世而自杀,称自己要决定自己生命的最后时期。这两个新闻引发公众的广泛关注,日本社会已经到了无法忽视老龄化问题的时候了。

“请让我最后再说一句。就像刚才提到过的,高龄化社会,看护的高难度等,诸如以上的种种压力,我在这10年间多多少少都感受到了,也反映了日本高龄社会现状的种种问题。”小室哲哉宣布引退时告白说。

这位日本著名的音乐制作人,歌手、乐手、作曲家、作词家、编曲家、DJ,一手打造了安室奈美惠-日本顶级歌后,无论作词还是作曲,销售量均为日本前三的艺人。妻子KEIKO是日本知名乐团Globe的主唱,2011年10月因为脑出血送医,6年来都在康复中。今年,由于爆出与家中女护士的花边新闻,不堪舆论压力的小室哲哉最终引退自言「对音乐失去了兴趣」。

对于很多70,80后来说,小室哲哉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日本流行音乐。我记得97年他来北京开演唱会的情形,当时他和安室奈美惠的演唱会给开放初期的中国带来的时尚潮流,以及当时对日本现代化印象的改变,影响力不差过现在的任何一位流行艺人。如今20年过去了,一代人的时尚偶像在公众媒体上的困窘表白把残酷的高龄化社会现象重新推到了日本大众面前,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不鲜亮却真实的明星效应带来对高龄化社会的照护问题的直面。

“高龄少子化”是日本当代社会面临的严峻问题。据日媒报道,2016年出生的婴儿出生数为97.6979万人,这是日本自1899年实施统计以来首次跌破100万人。日本共同社报道说,目前日本人口规模最大的群体已步入40岁门槛,不再是社会生育群体的“主力”,今后日本的“少子化”“老龄化”问题将更加严峻。劳动力不足、社会福利难以保障等现实问题。然而,这些问题绝不仅仅只是日本的问题,亚洲各国以及我国都将步入同样的老龄社会。

“在工作上,我从来不提关于父母的事,不想让周围的人担心我,也不想让父母的事情影响到我,其实这些理由都是冠冕堂皇的话,我只是不想提到我的父母而已。“

看护难成为很多家庭的一大难题,仅从家往返公司的距离问题考虑就够令人头疼,精神上的压力更不言而喻。“为了照顾父亲,妈妈也加剧衰老。我也想辞职,可是不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不能生活。”

看护⇒离职,离职⇒贫困,生病⇒贫困,看护⇒抑郁,这样的恶性循环让看护家庭的生活入不敷出,最后崩塌。对于那些需要看护家人的人来说,仿佛站在一个看不见出口的孤单的回廊里,在绝望和希望里不断挣扎。社会支援,社区邻里,社群这些社会单元的创建与恢复不容迟缓。

据调查,日本有1300万人未来需要被看护,也就是说1300万人的家庭会面临看护问题。而其中40岁左右,职位是管理层的人有一半以上。家庭与社会对于照护的负担都面临千钧重负,力小任重的局面。

中国拥有这世界最多的老龄人数,需要照护的老龄人群自然也是最大,站在经济持续发展的今天,创新与机遇不断涌现,与此同时,面对真实的问题,具有不回避地认真研究解决社会问题的科学态度,是第一步。一代偶像小室的告白直击了老龄社会最大的问题,惊醒未老将老的改革新一辈。

烟花过后多少人情心酸,

恍惚中你依然艳丽如初。


——全文完——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养老产业观察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