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面对性侵无数女孩的罪犯,一个微弱的声音终将成为一种力量

女童保护 <更多内容 2018-01-29 08:30:00

原标题:面对性侵无数女孩的罪犯,一个微弱的声音终将成为一种力量

美国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全名 Lawrence Gerard Nassar)性侵犯案件的审理1月24日在美国密歇根州首府兰辛市结束,这位曾经为美国女子体操奥运冠军队伍保驾护航的业界“神医”,终因性侵犯被处以最高达175年的刑罚。

身着橙色囚服的纳萨尔

在这场历时7天的马拉松庭审中,一共有156名女性与纳萨尔当面对质,举证他的恶行。

一部分出庭的证人

在这其中,前体操运动员瑞秋·丹霍兰徳是(Rachael Denhollander),是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指控纳沙尔曾实施性侵,同时也是156名证人中在庭审上做最后发言的人,媒体称之为“the first and the last one”。

瑞秋·丹霍兰徳在庭审现场(布兰达·麦克德米徳/路透社)

庭审中,她做了一份长达36分钟的陈述。《纽约时报》在庭审结束后,发表了一篇文章,专门讲述了她的故事。

我们对此文进行了翻译,让大家来了解这位勇敢且伟大的女性。

来源: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作者:朱丽叶·麦丘儿 (Juliet Macur

翻译;李默扬

刊发日期:2018-01-24

瑞秋·丹霍兰徳在此事中第一个站了出来,在庭上也最后一个发了言。

丹霍兰徳女士曾是一名体操运动员。2016年的时候,她告诉《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The Indianapolis Star),在她儿童时期,曾遭到体操队队医劳伦斯·G·纳萨尔猥亵。现如今,她已经退役,成为了一名律师和教练。

此前,她在星报上读到过一篇关于美国体操协会对教练的不当性行为指控处理不当的报道。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到队医纳萨尔的行为,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他将性侵伪装成治疗的一部分,猥亵了许多年轻运动员。

星报旋即以两名前体操运动员的采访为基础,报道了此事。一位采访对象选择了匿名,另一位就是瑞秋·丹霍兰徳女士——孤孤单单地走到了公众面前,成为了焦点。

周三,在密歇根的法庭上,在纳萨尔因为多项性犯罪被最后判处40年到175年监禁的结果宣判前,33岁的丹霍兰徳女士做了一番总结发言。这一回,她不再形单影只。

在长达7天的马拉松庭审中,155人作为受害者在法庭上做了陈述。丹霍兰徳女士是第156位,这是幸存者的最终音,随着时间推移,这声音日益强大。她演讲了整整36分钟,当演讲结束,整个法庭里的人为之起身鼓掌。

负责此案的法官罗斯玛丽·阿奎丽娜(Rosemarie Aquilina),称丹霍兰徳女士为这一支“性侵幸存者军队”的“五星上将”。她说道,“你让这一切成真,你是我在这个庭上见过最勇敢的人”。

丹霍兰徳女士说她唯一的选择就是为了正义站出来,“不计一切代价。”

本次庭审如同一个寓言具有警示意义,对于掌权者而言,他们会发现面对事实比假装视而不见类似纳萨尔这样的人难得多。这可以说是玩忽职守,而且那些看似珍视自我保护的机构对受害者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

但是,在庭上,丹霍兰徳女士的表现给公众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提醒:个人的力量。

她说,2000年,她还是一名15岁的俱乐部体操运动员,在密歇根州的纳萨尔医生那儿治疗背伤。她为此在后一年停赛。

“他进入我的身体,他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她在庭上说道,“而且之后他还在我轻声问我感觉如何。他在未经我同意或许可的情况下,进行了可耻的、羞辱的性行为。”

之后,她还描述了自己因此而很难再对他人产生信任:即使在生三个孩子的时候,她也很难对分娩室里的医生产生信任。她说,因为纳萨尔医生的行为,导致“每次生孩子的时候,这种恐惧都笼罩着我。在本该享受到全然喜悦的时刻,依然阴云密布。

丹霍兰徳女士认为,密歇根州和美国体操协会曾长期让纳萨尔医生担任女子国家队队医,在此案中也理应受到惩处。

她指出,在纳萨尔医生利用他瞒骗式的治疗方法对待过四位女性之后,她们向密歇根州立大学运动员部门职员投诉过此事,但是依然没能阻止她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当丹霍兰徳女士提及纳沙尔医生时,她保持着隐忍。她回忆起那个时候,纳萨尔医生带着他的小女儿到他的办公室,她因此被“控制”。

“他明知我对小孩有多喜爱,就利用自己的女儿来操纵我,”她说道,“每一次,当我抱着我的孩子,我向上天祈祷,你(编者注:指纳萨尔)能把你的暴行留在检查室里,而不是将它带回家,对着那个和她父亲长着一样黑发的小女孩。”

当星报的文章提醒着她在她的职业生涯里所遭受的这些性侵曾被忽视,恐惧和耻辱也开始慢慢消退。丹霍兰徳女士知道,她必须将她的经历讲出来。到周三的时候,这一支包括奥运冠军在内的“性侵幸运者军队”跟着她一起站了出来。

同时,她仍对那些她未能从纳萨尔医生那里解救出来的人报以歉意。作为一名教练,丹霍兰徳女士说她时常担心这些运动员中的任何一个会否像她一样过去在他手里停止遭受这一切。

她从她的队员那儿了解到,一个7岁大的队员曾被纳萨尔医生谈论过。但是,她认为他不会伤害如此年幼的一个孩子。不过,她仍然想了解在那次所谓的身体检查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家人很快搬走了,丹霍兰徳女士说,“我依然不知道是否那个小女孩在走出那间检查室的时候如同她进去的时候一样。”

她说,还有一点让她担心的是仍有着像纳萨尔医生这样的未被发现的“捕食者”在实施着性侵。

当她谈到对纳沙尔的审判结果时,她重复着一句引起很多人共鸣的话:“一个小女孩的价值是什么?

陈词中的丹霍兰德

原文标题:In Larry Nassar’s Case, a Single Voice Eventually Raised an Army

原文地址:https://mobile.nytimes.com/2018/01/24/sports/rachael-denhollander-nassar-gymnastics.html?mabReward=CTS2&recid=0zdZUtLEeH7dFCQUrTmNms0DxD5&recp=0&referer=

编者注: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作者提到丹霍兰德反复重复的一句话“一个小女孩的价值是什么?

事实上,在庭审陈述中,丹霍兰德自己也给出了回答:

“一个小女孩的价值是什么?法律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免受足以摧残他们一生的侵害?我在此向您论证,孩子就是一切。他们值得一切法律提供的护佑对侵害他们的人,值得用上一切可能的刑罚。”

编辑 梁超

 ●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17年12月底,“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8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188万人,覆盖家长超过44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数百万网友参与。

在普及儿童防性侵知识的同时,“女童保护”联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推动相关制度和法律的完善,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等;每年还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例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填补领域空白。

下方阅读原文是女童保护基金的募捐链接,捐款和转发都是善举,我们期待和感谢您的支持!您的每一次善举,都会让更多的孩子受到帮助!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女童保护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