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从国民闺女迈向玛丽苏之光,关晓彤,请你停一停

拇指阅读 <更多内容 2018-01-24 22:21:00

唉......

小拇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要和大家聊一聊。

成功避免了《极光之恋》的视觉灾难后,我还是没躲过《凤囚凰》。

毕竟,这是于正口中的又一个巅峰啊。

冲着这股子自信的口吻,小拇哥当然要去看一下。

果然,看完之后,我还是拒绝的。

豆瓣3.1,比尬出天际的《极光之恋》还低0.4分。

如果硬要找出于正说的“巅峰”的话,那么或许是从阿宝色的巅峰,跨越到了性冷淡的巅峰。

但就如同观众所说,“用力过猛、过犹不及、消化不良”。

而女主角关晓彤,更是毫无疑问地成了众矢之的

高耸入云的迷之造型遭到网友吐槽:

“别低头,缝纫机会掉”

演技也是让人浑身充满不适感:

“刘楚玉是山阴公主,不是怡红院的老鸨。”

“没有那个年纪阅历就不要抢这种角色了好嘛,不是扭两下就是风情万种的啊……真是年度‘重头戏。

看到这样的评价,小拇哥的第一反应是可惜

很多喜欢追剧的人都知道,关晓彤是童星出身。

而童星时期的她,的的确确也有灵气和演技的。

2001年,年仅4岁的关晓彤凭借警匪电视剧《烟海沉浮》正式出道,但因为角色比较小,这部剧并没有让她给观众留下多深的印象。

她真正进入观众视野,则是因为陈凯歌导演的《无极》。

在电影中,关晓彤扮演了女主角倾城(成年后由张柏芝饰演)的童年。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神里的渴望和无助,立刻让“穷女孩”的形象映入观众的眼帘,同时也让她自己得到了很多导演的认可。

随着接演的戏越来越多,关晓彤也慢慢找准了自己的戏路——国民闺女

一股子京腔,性格大大咧咧,又有些青春期叛逆感。

不管是《大丈夫》里的欧阳淼淼,还是《一仆二主》里的杨树苗,她的表现都让角色成了剧中必不可少的调味剂。

2016年的两部剧——《搭错车》和《好先生》,无疑是关晓彤这一时期的一个巅峰。

《搭错车》里,阿美和养父的亲情感人至深;

《好先生》中,叛逆又敏感的青春期少女彭佳禾,与孙红雷饰演的陆远斗智斗勇。

而她也凭借这两部剧再一次受到了肯定,积攒了一波路人缘。

戏剧化的是,巅峰在2016年,转折也发生在2016年。

看到有句话说,从国民女儿到玛丽苏女主,关晓彤不过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其实在小拇哥觉得,关晓彤选择转型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十分正确的抉择。

毕竟年满18岁,再演“国民女儿”也不是她的长久之路。

她如今的困局,错在太急。

这一年关晓彤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但进入大学后,她的曝光量并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

先是开启了花样上热搜的模式。

从“关晓彤高考”“关晓彤录取”“关晓彤开学”到“关晓彤吃瓜、关晓彤吃粉、关晓彤炒菜”。

参加跑男,“关晓彤学霸”也立刻占据热搜榜,但仔细看,只是解了一道高中生必会的方程题。

热搜上得越来越多,路人缘却越来越差,观众腻了也乏了。因此也有不少人说,关晓彤路人缘急转直下,是因为热搜。

但小拇哥觉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入不敷出。

转型之后的演技,撑不起热搜对她的期许。

转型期间的这一年,关晓彤演了不少电视剧,而其中最具代表性和话题性的,莫过于《九州天空城》《极光之恋》和《凤囚凰》。

很不幸,都没从观众手中拿到及格分。

至于为什么会入不敷出,小拇哥觉得或许和她目前最该重视的一重身份有关——北电学生。

本是该沉下心,坐到学校里好好学习,寻找方法论的时刻,但她却在这一年“加足马力”跑到校园外不停拍戏。

16年9月北电开学,《极光之恋》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开拍,一拍就是4个月,17年1月底杀青;

紧接着《凤囚凰》在1月21号开拍,直到5月底才杀青,6月份又去拍了《甜蜜暴击》。

大一这一年,关晓彤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之前微博就有人爆出,考上北电后,关晓彤几乎一年都没来上过课,甚至还有留级的可能。

关晓彤说,从北电毕业的师哥师姐中,自己最喜欢杨幂,而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漂亮。

其实,关晓彤和偶像杨幂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同样是北京大妞、同样是童星出身,同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电,但也同样的面临着困局。

导演李少红曾经在采访里提到:杨幂最大的问题,是对演戏太习以为常了。

小拇哥觉得,这句话,也适用于现在的关晓彤。

生气就是啊啊啊

妩媚就是扭扭扭

而这种入不敷出的现状,在很多流量演员身上我们也可以找到一些痕迹。

比如从偶像歌手跨越到偶像剧女主的韩系表演家宋茜;

又比如凭借一部网剧就一夜火成国民男友,又瞬间变成路人的邢邵林、胡一天

快速消耗路人缘和手上仅有的资源,成了大多数流量明星的通病。

前段时间,周冬雨在一段采访中说,也有古装剧邀请她出演世纪美人,但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

一方面是出于对演技的自知,另一方面也是对自身形象的自知。

好的演员知道自己能演什么、该演什么,也更加知道沉淀对于演员的意义。

在同样是97年出生的小鲜肉刘昊然身上,我们也能看到这份自知。

出道4年,刘昊然的作品屈指可数,但不管是远到《北京爱情故事》里的宋歌,还是往近了说《妖猫传》里的白龙、《琅琊榜2》中的萧平旌。

他几乎演遍少年,却从来不会把角色演重样。

但于他而言,同样有入不敷出的困局:

其实我自己知道有好多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就会开始记得有点烦躁,一边不满足于这种状态,一边又确实在当下找不到,也不知道该有哪些更多的表情或更丰富的姿势。

当每次觉得自己很丧,觉得自己学到的东西已经无法再继续支撑下去的时候,我就想停下来,想重新去学习,想去充实自己,想让自己变得“重一些。

沉下心来打磨演技,势必会失去一些流量,但等到你再次归来,观众也会重新看见你。

小拇哥突然想起《朝圣》里的一句很佛系的话:“时间的快慢不是恒定的,它由我们决定。”

快餐化的娱乐时代,但愿那些被市场推着走流量演员们,真的能歇下脚步,停一停。

拇指阅读

影视 | 文艺 | 新知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拇指君的小书屋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拇指阅读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