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2018冬季达沃斯论坛凤凰之夜酒会实录

凤凰国际iMarkets <更多内容 2018-01-24 10:42:39

 

凤凰网财经讯 1月24日,2018达沃斯凤凰之夜在达沃斯小镇雪绒花酒店举行,论坛围绕全球、中国经济形势,中美贸易等问题进行讨论。

以下是2018冬季达沃斯论坛凤凰之夜酒会实录:

静楠: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

我是凤凰网财经频道驻伦敦首席记者静楠,非常有幸与各位相聚在2018冬季达沃斯论坛凤凰之夜酒会,我代表我的几位同事和凤凰网的全体同事欢迎大家的出席。今天是本届论坛开幕日,全天会议下来有非常多重要的各国政要、学者以及商界代表做了发言或对话,我们也专程设置在今晚冬季达沃斯凤凰之夜,请大家结合今天的主题和近期热点及今天会议的信息做个盘点与分享。

今天的来宾都是凤凰网的老朋友了,我们在很多国际国内的论坛、财经大事件的现场经常与各位相聚,我们这里隆重介绍一下,首先在我左侧这位美丽的女士,她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项目主任、“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女士,欢迎。

肯定很多朋友看过她的书,《北京折叠》,一会儿我们请郝老师给我们分享一下她的书,以及引起了很多思考。在郝老师旁边这位是FT中文网王丰先生,王丰先生的左侧是罗兰贝格全球CEO常博逸先生,中民投的副总裁和中民未来董事长王晖女士还在路上,我们一会儿再对她做一个介绍。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秘书长苗绿女士有到吗?也在路上,好的。

我们还有一位自己人的自己人,凤凰卫视资讯台英国记者站首席记者、站长曹杰先生,欢迎,曹老师在很多突发事件的报道上有精彩的表现,我们今晚也想听听他的分享,分享一下他对达沃斯论坛的期待,以及常跑达沃斯论坛老记者的感悟,虽然他不老,虽然他很帅,但是他这个老是来自于他的经验,我们很期待。

今天晚上本来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助理教授金刻羽,她本来计划来出席的,我也跟她说了,我们有各位嘉宾在这儿,她也很想跟大家分享,但是非常遗憾,因为明天她有三场重要的论坛,而且身体有些不适,所以她特意给我打来电话表达了歉意,也希望通过我向大家转达,希望大家每一位嘉宾都保持身体健康,要注意保暖,好好享受达沃斯论坛。

我们现在首先邀请郝景芳女士给我们分享你的所思所想,以及你对达沃斯的看法、期待等等,其他的嘉宾可以边吃边喝边聊。欢迎你,请坐。

郝景芳:大家好,我也是很荣幸能够到这个场合,我首先跟大家说一下抱歉,就是我待会儿8点还有一个论坛,我一会儿可能会先走,走路10分钟可以过去,我在这儿稍微停留一会儿。

这次是我第一次来达沃斯,很开心有这个机会,我今天有三场论坛,所有的工作都集中在今天了,今天早上8:15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论坛,除了我之外剩下三位参会的嘉宾都是经济学家,有一位耶鲁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而且还是美国经济学家协会的会长,芝加哥大学的一位经济学教授,还有新加坡一位政府高官。我自己其实会非常诚惶诚恐能够参加这样的一场会议,和这么高端的几位经济学家在一起,但是这场会议其实比较特殊在于,这场会议讨论的不是经济学模型、经济学数据,而是经济学叙述,就是我们怎样讲一个经济学故事,并且在经济学家群体中和在普通一般大众中对于事情的理解是否不一样,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被当作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不仅仅是经济学家自己的模型一般普通大众无法理解,而且很多时候很多人对于经济学现象的认知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世界越来越分化,越来越分化导致一个结果就是很多人都对这个世界讲一套自己的故事,这些故事之间是不可通约的,包括我们平时在国内,在互联网上经常看到的用“阴谋论”的方式探讨一些经济现象,国际争端用霸权的方式谈论国际贸易,其实我们发现这个世界的语境越来越难以统一,大家都按照自己的方式理解这个世界,相互之间交流就增加了很多困难。

而确实从金融危机之后,西方经济学家确实在反思有一些模型是不是出了问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方式应该是交流,就是有更多的交流,不管经济学家跟大众,还是持有不同故事人相互之间的交流,还是东方跟西方之间的相互交流,而不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抱有着我自己的那一个故事,然后试图强推自己的故事。所以这种情况下,交流我认为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所以今天上午这个论坛其实很有意思,几个经济学家都讨论自己最关心的一些部分,包括经济发展、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那些现在还在挣扎的非洲、南亚、拉美国家他们如何发展,以及我们面对未来的科技时代,人工智能等等,我们该怎样改革,而且社会不平等、老龄化,各种各样的问题,其实这里面都有很多的故事。所以这是今天早上的一场,它给我带来的很多的思考,就是说我们,尤其中国的经济学家,在面对目前的这样一种形势情况下,如何更好的去与世界交流,我们要让大家最终进入一套共同的语境,然后一套与会系统,我们才能更好的与世界连通。

另外今天下午我做的一个发言叫做“释放你的创造力”,我们一路坐着缆车到山顶最高的那个餐厅,在那边做了一个论坛,这场论坛有一位心理学家,他另外是一个著名的摄影师,他给世界上很多著名人物都拍过肖像摄影,包括克林顿、奥巴马、特朗普,所以他们都讲了自己的故事,也给我很多启发。在这个里面其实我觉得让我非常触动的一点,这个摄影师讲了好几个故事,让我感到非常的感动,能够让我感到他讲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和我们一样,特别有感情的,包括他给某些大人物拍摄,包括他跟一些普通在过程当中的一些感人的故事。其实我自己会觉得,越是我们回归到人本身本性的这种,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比如恐惧,比如留恋,比如怀念,然后比如不自信,等等,就是很多这种内心的想法,其实全世界都是相通的,中国的、外国的、大人物、小人物,有名的明星也好,总统也好,还是每个国家的难民里面的人也好,其实当谈到这种内心情感的时候,大家都特别容易是一致的。然后这个摄影师他之所以这么成功,就是因为他无论遇到什么人,他都是建立内心的情感,所以很成功。

我的发言比较偏文化方面,但是我非常关注目前的经济、政治很大的一些变化,我在明天、后天没有这么多事务的时候,我自己其实选出来很多场关于未来科技发展的,关于国际形势的一些变化,还有关于不平等与包容性发展,这些都是我现在最关心的话话题。今天早上我听穆迪的演讲,他也很关心科技带来的改变,如何冲击到社会等等,这个问题我自己在研究项目中都有所涉及,所以在未来的几天我会很关注这些方面的话题。

静楠:非常感谢,我有一些小的问题,关于某些城市人口政策的执行引起了很多关注,您的小说《北京折叠》也一再被人们拿出来不断的解读,联系这些事件,从您的角度看一下经济发展速度与城市人口政策之间的牵连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

郝景芳:其实我不太好评价去年年底的这些政策了,我只是说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这几年做的研究,还有我们经常开的一些会议里面,我们一个大致结论,在中国大城市不够多,而且容量还是仍然存在的,这点我们和上海的陆铭教师的观点一致,他有一本书《大国大城》,就是说中国的大城市不够,而且中国的大城市仍然具有很多的容量,我自己会希望说看到真正的人口城市化,真正到城市中,只要他有工作的,都可以定居下来,享受这个城市里面的公共服务,包括足够的教育资源、医疗资源等等,我自己觉得只有当我们真正做到人口城市化,能够让我们这个城市化水平达到发达国家的城市水平,而且真正让人们享受到美好服务城市化的话,我们经济发展还会再上一个台阶,社会包容度也会上一个台阶。所以我自己会对城市未来的公共服务比较关注。

静楠:非常感谢,非常有意思。

我给大家在座的嘉宾一个机会,只有一个机会,就是向我们的郝女士提问,有没有哪位在座的记者朋友或者嘉宾朋友也想跟她交流。

记者:您的下一本小说?

郝景芳:我今年11月份刚刚出版了关于人工智能的一本小说,叫做《人之彼岸》,这本小说集里面都是关于人工智能的,有六篇小说,还有两篇科普文章,我畅想人工智能时代的一些发展,现在着手写的长篇小说,想探讨的是人类的起源问题,所以会涉及到一些考古学,长篇小说的大纲已经写出来了,但是我还没有时间真正写主字稿,希望今年上半年能够有比较多的时间投入进去,大概题目会是《文明之源》。

静楠:好,时间有限,我们感谢你珍贵的分享。

我想现在大家都看到桌上有一瓶翡翠绿的酒瓶子,非常精致,这个酒叫西凤酒,我们有酒更有气氛,所以我们今天特别感谢西凤酒对这次活动的特约支持,我们也非常有幸邀请到陕西西凤营销公司总经理任伟俊,今天能够亲自来到这里,带着酒还带着人,亲自来到这里给我们送来温暖,非常感谢,欢迎你。

今天我们凤凰网财经记者以及其他媒体的朋友,我也会争取给大家多一些机会,多一些互动。刚才我提到的,我们议程稍微有所改变,凤凰卫视伦敦站的首席记者和站长曹老师。

现场:赶车去了。

静楠:非常遗憾,但是我相信大家会在后续的报道关注我们凤凰网和凤凰卫视联合做的各种会议报道,可以看到凤凰自己特有独特的东西。接下来我们想邀请FT中文网总编辑王丰先生,因为以往我们在达沃斯报道的,我们凤凰网都跟FI都是肩并肩战斗的战友,王丰先生对达沃斯论坛的观察也非常独到,欢迎您跟我们聊一聊您对这次论坛的期待,以及今天是第一天,一个首日的印象。

王丰:多谢静楠,多谢凤凰财经,的确我们跟凤凰财经合作很多,而且今天几位发言嘉宾其实也都是跟我们有着相当深度的合作,我刚刚跟郝景芳老师说,我们一位记者去年早些时候跟郝老师老师做了一个视频专访,那是FT中文网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视频之一,很年轻的记者问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我们顺着刚才提的这个话题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流动人口他们的生存状况的关注,并没有很多的其他的动机或者目的。提到郝老师的书,我本科学英语的,最初看到我们自己的报道提到这本书的时候,让我们想到了本科时候读过的另外几本比较经典的讲述非常灰暗人类未来的科幻小说,其中包括威尔斯的《时间机器》,里面描述了未来人类世界基因退化变成两种不同的人种,一种人生活在地上一种人生活在地下,生活在地上的就是肢体孱弱,但是智力超群的统治者,生活在地下的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类似于野兽的被统治者,虽然在今天看来仍旧很夸张,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前瞻性对于人类未来灰暗的描述,但是的确让我觉得跟郝老师的《北京折叠》有共同之处。

另外一本书就是赫胥黎,他写的一本科幻小说,1930年代发表的,叫做《美丽新世界》,虽然题目叫做《美丽新世界》,但是这本小说里面美丽新世界不美,也是未来的人类社会,由基因工程,由基因改造、阶级改造形成了不同的阶层,一个非常让人觉得可怕的未来场景。虽然今天看来在上个世纪,20世纪初、20世纪中的科幻已经为我们描述出来了非常灰暗的场景,今天看来非常仍然夸张,但是我觉得保持这种警惕,让我们大家意识到人类自己可能造的孽对我们未来造成什么最坏的可能,保持这种警惕性还是很重要的。

达沃斯有一个话题,科技对人类社会可能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过去人类传统的经验,科幻小说作家,他们对人类未来灰暗的描述很多是由于财富造成的阶级分化,或者因为种族,到了21世纪很显然对科技的不确定性,对算力和对数据的不确定性造成了新的不平等新的不平衡,我觉得达沃斯关注这点也很重要,虽然我对达沃斯本身也有比较复杂的感受,其实我并不是很常来,今年是第二次来,过去我很热衷于在社交媒体上找损、黑达沃斯的段子,很多黑达沃斯的段子非常非常好玩,今年在我自己推特上面转了一些,我觉得常来达沃斯的人看看损自己所在的精英阶层,对自己保持敬畏之心也是非常重要的。

对国内的读者跟观众群来说,看达沃斯前些年还是从仰视的角度,觉得是全球精英荟萃的地方。今天中国的明星企业家已经完全可以在达沃斯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他们早已经表现出来这种态度,时代变迁,情况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对人类的未来,对人类自身的弱点保持一点敬畏之心,至少达沃斯还是大家非常热衷于讨论的一个话题,我觉得这个还是显示出达沃斯的人群,这个人群至少还保持了这样的一些敬畏之心。

静楠:我有一些小小问题,我每次利用主持人的特权问一些问题,也许也正好问到你们想问的问题,如果那样的话,你们可以用别的问题问问我们的主编。刚才我也拿这个问题问了郝老师的,在你们眼里达沃斯是精英的狂欢,还是一个真正的可以解决问题,能够指引这个世界走向何方的平台和机制,也许这是一个yes or no的问题,你们告诉我为什么?

王丰:从我自己看法,没有觉得把达沃斯看成特别高不可攀,全球到今天有很多类似的不同主题,不同侧重面的论坛,如果光看这一个论坛的话,也许现在达沃斯这个小镇人的身价是全球其他论坛上都不能比的,但是从这个论坛上产生的观点并不一定比其他全球精英性的,或者说知识性的、展望未来性的论坛,并不一定有更加高深,或者更能够解决未来解决问题的答案,所以我觉得现在反而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中国学者,中国各方面的顶尖人士参加达沃斯的,对达沃斯相对比较平常心的态度。

静楠:所以王老师还是把达沃斯请下神坛,郝老师同意吗?

郝景芳:其实我对达沃斯不太了解,我今天问达沃斯的一个工作人员为什么达沃斯要选在这么一个小镇上?不能选在别的大城市吗?他的回答是其实这个论坛在30、40年前创立的时候,是因为他们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始人自己本身对施瓦布先生和夫人,自己本身冬天愿意在这里度假,结果他发现欧洲有很多政要都愿意来这里度假,因为这可能是欧洲海拔最高的一个小镇,空气很清新,是冬天洗肺的地方,这些度假的人自发讨论,政要、经济人就在这里讨论问题,所以最开始是一个非正式的。后来变成欧洲内部的一个协调会,叫做欧洲发展论坛之类的,是为了说欧洲我们讨论自己的问题,去追赶美国,去学习美国。这个论坛变成了一个大家很自发很愿意来的一个地方,那慢慢慢慢的做大了,做出名了,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他们就把它最后做到这么大。

所以这个给我的感觉就是,其实还蛮有冲击的,因为我一直以为说这种大型的会议,一定是我们最开始就有一个野心,我们要办成世界最大的会,我们怎样扩大规模,怎么请人来,我去过博鳌,博鳌目标就是请到好的嘉宾,但是达沃斯这个地方不太一样,它有一点说就是有一些人最开始愿意来,在这儿讨论一些问题,讨论完一些问题,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是有这样自发性的,所以这点而言,它确实有一些核心的参与者,一些真正的可能政府的实际工作人员,未必是总统,而是政府实际的一些财长,或者是一些经济学家,他们经常来,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在讨论一些解决方案。所以我觉得它可能还是有一些不太一样。

另外一点,达沃斯这个论坛,不仅是比较重视台面上的一些会,因为在达沃斯论坛底下有几个议题,一个是Global young Leaders,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花大量的时间组织这些人,今天晚上一个见面会,后天有一个怎样的活动,这些活动本身是不太公开的,也并不是去做宣传的地方,但是,确实给这些人一些机会,让他们可以做一些私下的交流,两两结合,将来可能做一些相连。所以这些活动还是比较好的,因为其实如果你只是开一个会,请大家上来发言,其实发言人谁也不认识谁,更不可能说谈论一些对世界的解决方案,不太可能,这点上我觉得达沃斯还是做了很多台面下的工作的,这两点都是很不错的地方。

但是现在这种大型论坛会议都这么忙,大家都来去匆匆,是不是能够有一些真正的深刻的沉淀呢?这个说不好,说不准还没有40年前在温泉小镇上这些大人物坐在那儿一个礼拜什么事也不干,就那么几个人讨论的效果好,所以这个也是任何事情都是小有小的好处,大有大的好处。

静楠:非常感谢郝老师和王老师就坐。挺有意思,其实我愿意继续这样的一个谈话,感谢,希望我们明年还能够见面。

刚才我们提到了达沃斯的主题,大家知道今年的主题是什么吗?“寻求合作”,在开幕式的时候,非常有名的国际巨星讲到自己的故事,他说自己虽然喜欢音乐,有音乐之梦,但是后来发现他如果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建立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他可能会因为过于自我走向黑处,所以他做出了很多慈善,这是他对分化世界寻求合作的理解。

我们现在有请常博逸先生,与我们分享他对于达沃斯论坛的期待,因为今年会有一个特殊的嘉宾在最后一天来给我们发表演说,这个嘉宾的名字肯定大家也都熟悉,这个人叫特朗普,所以我们想一个提倡全球化提倡合作的平台,会邀请在某些人眼里他是分化世界美国新任的总统,他的到来意味着什么?我们请常博士解读。

常博逸:非常感谢邀请我来参加这次活动。大家都觉得来到达沃斯是来解决问题的,但是我想告诉大家,问题不会在达沃斯解决,来到达沃斯其实并不是来解决问题的,是更好的去理解,理解这个世界,还有理解自己如何和世界去交流。我们很幸运,因为昨天有幸参加了法国总统这边主办的,在达沃斯论坛前有这么一个峰会,邀请了很多法国这边的企业家,这个活动里面邀请了全球可能100多个公司总裁,包括政府的首脑,比如说总理,还有各个部长。今天我也非常幸运在达沃斯碰到老朋友,不仅是中国的,还有美国、德国,包括facebook,我也分享一下我到了达沃斯这几个小时的想法。

今年很特别的是,我们不只是只有一个角度,有三个角度,第一个就是地缘政治,第二个是技术,第三个就是传统商业。

第一个方面来讲,就是地缘政治方面,这边有很多政府首脑,包括法国新的总统,9个月以来一直想法国注入新的能源。第二个是特朗普会来演说。第三个就是包括德国安吉拉昨天也宣布说要来参加达沃斯论坛。今年可以来讲有很多非常重要的政府首脑来参加,也就是刚才第一方面,地缘政治方面就很好的包括了,包括去年来讲有习近平参与了这个活动,我们还是很喜欢他。

第二个方面就是技术,这三年以来有很多新的技术已经出现,包括传统来讲facebook、百度、阿里巴巴这些。

第三个方面就是刚才讲的商业方面,还有很多非常大公司的老总都来参加,包括像我昨天参加“选择法国”这个活动,有100多个政要和公司领导都来了。

所以这三个方面来讲,我看到整个环境气氛还是很好的,包括IMF总裁叫克里斯蒂娜,她也说2018年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年。所以我们近年来达沃斯,大家都会讲是一个很分裂的两个世界,但是我们从这三个方面来看,地缘政治、技术、商业,其实大家还是在一个很和谐的环境里面,所以我们都还是很乐观的。所以今年达沃斯是我十年以来参加的属于最乐观的一年,很大的一个挑战就是如果大家都很乐观的话,还是不要忘记一些风险。现在我们可能会面临的很多大的风险,包括不平等,这个分裂的世界可能会更早到来,再有一方面就是很多债务问题,第四个就是会有很多财务的担忧,如果政府、技术、还有大公司都统一一在一条线上,可能这些问题都会出现。所以我的结论就是说,达沃斯今年是十年以来最好的一年,我也向大家建议说,大家要去思考有哪些风险,对于你们来说有哪些风险。

刚才有两位嘉宾都讲到了科幻小说,我本人也是非常喜欢科幻小说,所以在达沃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听到大家有讲到这个话题,我的结论就是说,现在我们处于技术的革新时代,现在我们有很多人工智能,还有很多这样的话题都可以去讨论,我们现在的事业其实是40年前小说家写过的世界,未来的世界我们应该看一看10年前那些小说家写过的世界。谢谢大家。

静楠: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常先生。我们想问一下感兴趣的问题,今年可以说是各国政要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年,有超过6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国家的元首要来,特朗普的到来也吸引了像默克尔还有其他的一些政要,那么我的问题想问常先生,在这么众多的国家展示当中,中国如何理解自己的角色?您如何看中财办主任刘鹤带领的代表团,期待他们今年有什么样的表现以及分享?

常博逸:去年来讲习近平主席来参加达沃斯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有一个很大很好的印象给大家,今年来讲对于参会的中国代表团就有很多的竞争,因为压力会比较大,中国代表团可能要做的需展示中国现在在做哪些方面,比如技术、转型、还有平等这些方面,所以我觉得中国代表团这次可能是更加平衡不同的人来参与,其实这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

静楠:非常感谢你分享了对于中国代表团的看法。就世界来看,当前全球经济处在一个复苏关键转折点上,可以说行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很多人都觉得中美存在着冲突,想问问您如何看待中美贸易、中美关系对于跨国企业的影响?

常博逸:这次一直在讲有很多贸易战争,一直觉得美国和欧洲、美国和日本或者欧洲和日本等等,现在我们会讲美国和中国有贸易战争,有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但是实际上在发生的并没有很多,可能我今年看到去年美国会有一些税务方面的政策,具体的东西我们还没有看到很多。

静楠:非常非常感谢您分享您的洞见,我们也想问一下在座的嘉宾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的?

网易财经记者:我有两个比较关心的问题想跟常博士探讨一下,第一个因为最近特朗普要出席达沃斯这件事情非常的轰动,他所推行的美国优先的政策也在全世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假如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的政策会对全世界的经济带什么影响?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他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有什么样的解决措施?谢谢。

常博逸:首先我们要等一下,中午特朗普会在他的推特还有媒体方面讲哪些事情,他一直非常骄傲非常开心做的税务税的减负,这是个很大的影响,所以他现在可能不需要做很多别的事情,肯定他也会讲到别的话题,比如贸易等等,这都是他中午演讲的一部分话题。

如果真的这些发生了的话,肯定是需要我们去反应,去做一些事情,肯定不能让全球某一方面去决定做一些事情,要注意的比如也有很多美国公司在中国发展,如果他一直强调美国优先的话,那很多这些美国公司,在中国有很多消费者的公司也会损失很多钱。

静楠:我们也期待接下来的日程。

网易财经记者:我还有一个比较关心的问题,因为最近比特币大起大落,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可以说是今年以来比特币曾经一度下跌30%,但是今天看到的新闻报道说它已经又有上升的迹象,您对于2018年比特币的走势有什么样的判断?另外全球部分国家已经开始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您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有什么看法?谢谢。

常博逸: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会说比特币是很新的一个事情,但是去年来讲我们看到有很多新兴的这些数字化的货币,包括比特币,我肯定相信这边参加会议的人们会讨论这些货币。这边从一方面来讲,我会觉得包括这些事情还只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另一方面来讲,如果没有这些监管会有很多问题,比如我最近看到10%的新的货币发行其实都是被黑客偷掉了,所以这个其实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看到最近的这些对于比特币的分析,或者概率的预测,我们会觉得这个数值还会再变动,降的30%可能很快会上升,这个谁也不知道,只有未来才会知道,会告诉我们。未来可能一方面有很多这种新鲜事务,第二会看到中央会管制这些货币到比较自由这些货币再回来这样一个平衡。你可以试着投资这些比特特这些东西,但是也请不要投太多的钱在里面。

静楠:非常感谢常先生,他的咨询是要收费的,他今天给我们的建议我们要记住。

现在是晚餐时间,大家享受美食的同时会邀请一些嘉宾上来,讲一讲他们的分享、感受,尤其是我们今天凤凰网财经团队堵嘉宾的故事很有意思,请大家边听边吃好吗?大家一边享受美食的时候,我想邀请一位凤凰网财经团队的首席记者熊乙,请她给我们讲讲今天跑新闻的一些故事好吗?大家欢迎。

熊乙:非常荣幸,我简单说两句,因为今年是我第二次来达沃斯报道论坛,非常高兴能够见到大家,今年的论坛和去年不同,因为去年是习近平主席带领中国代表团,是前所未有的中国代表团,今年可能是包括特朗普、马克龙在,所以国际团队是非常强大,也给我们这次论坛增加了很多看点,所以我们凤凰财经,包括前方记者、后方团队也一起为这个论坛做了很多的努力,也非常感谢大家来现场支持我们,希望大家能够非常享受今天的晚宴,谢谢大家。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凤凰国际iMarkets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