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央视新闻调查:性侵发生之后

女童保护 <更多内容 2018-01-15 20:59:56

原标题:央视新闻调查:性侵发生之后

编者注:

1月13日,央视新一期的《新闻调查》关注了“儿童性侵”问题:

在广西平南,留守儿童小月和9个女孩遭到宿管老师的长期性侵。她们当中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六七岁。虽然性侵者最终得到法律的惩处,但修补孩子们的伤痕,将是一场漫长的征程。小月说,从来没有人给她讲过与防性侵害沾边的知识。

在这期节目中,作为专业的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的公益组织,“女童保护”也接受了采访。

    本文来源:新闻调查

收看近年新闻,屡见留守儿童遭遇性侵的悲剧:

广西平南,留守儿童小月和9个女孩遭到了宿管老师的长期性侵。她们当中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六七岁。

广西兴业,留守女童自11岁起遭多位村民长期性侵。

湖北十堰,11岁留守女童被邻居多次强奸后服毒自杀。

四川自贡,6岁留守女童遭另一位留守未成年人强奸。

……

2017年9月15日,平南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谭某犯猥亵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性侵者虽然最终得到了法律的惩处,但他留下的伤害和遗憾却永远难以挽回。修补孩子们的伤痕,是一场漫长的征程。 

亟待填补的性知识空白

小月告诉记者,对于发生的“那些事情”,当时她自己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受伤害之前,从来没有人给她讲过与防性侵害沾边的知识,无论家庭还是学校。

采访中,记者一路经过的村落,几乎见不到青壮年人。留守老人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很少与外界交流,田间收成只能勉强度日,供孩子的基本生活所需已是不易。在这些温饱都难以为继的留守家庭里,不要说如何正确预防性侵,孩子们往往连最基本的生理发育知识都难以得到。 

“女童保护”组织的负责人孙雪梅,出生在贵州山村,更清楚留守儿童的困境:“城里能够更快速便捷地获得资源,但这些留守儿童他们更缺少家长的监护,自我保护意识非常淡薄。他们比城里的孩子更需要。” 

“女童保护”是一家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的公益组织,成立四年多来,开展了多项活动,致力于提高儿童的防范意识,其中包括认识身体、分辨和防范性侵、一旦遭遇性侵应该怎么办。至今已在28个省市的上万所学校或社区进行了宣讲。 

但在各地开展活动的过程中,孙雪梅逐渐意识到,仅有针对儿童的教育并不足够。“防性侵的教育是持续的,和讲交通安全、防水、防火、防意外等教育是一样的,它也不是单方面就能完成的。”孙雪梅说。 

儿童性侵害并不是单靠教育就能解决的问题。在漫长的疗伤过程中,未成年人还面临的实际状况、涉及的复杂需求,需要司法、民政、教育等多部门的联合介入。

恶魔落网,仅仅是个开始

遭遇侵害后,小月四次被公安机关叫去问话。“每次都是同样的问题”小月说,多次询问让她觉得十分痛苦。

但事实上,我们国家专门对未成年人的性侵案件,有专门特殊的司法程序。通俗地讲,它一般遵循着一次性询问的原则,目的正是为了避免过多询问唤起痛苦经历,给孩子造成二次、甚至三次伤害。

律师秦建龙代理过多起未成年人性侵案,他发现,除了小月所说的“多次询问”,执法机构还存在着对未成年受害者其他保护不到位的情况。“比如说,公安机关在取证的过程中,没有注重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开警车、带着警帽去学校、去家里,这样的话,让周边的人都知道这小孩子被性侵了。” 

在朴素的善恶观中,犯罪分子得到法律惩治,便伸张了正义,是不错的结局。然而,就性侵案而言,恶魔落网,仅仅是个开始。即便得到了一纸判决,孩子的心理也很难得到有效的恢复。

因为在性侵事件中,儿童受到的伤害,其实不仅限于性侵本身。它涉及到司法程序、隐私保护、心理咨询、转学、复课等多方面的需求。如果后续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孩子心理的阴影可能一直挥之不去。

在国外,已有一些法院设立了一站式的服务中心,有一些不同专业的社会组织在法院、少年法庭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司法机构里设立自己的办公室。当儿童受到了性侵,可以在这里一站式地获得综合的服务。

目前,这样的方式在浙江、北京等少数地区已经开始试点,但目前来看,推广开来或许还需要时间。

除了司法保护,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何思云,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数学老师。2017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碰巧听见学生们无意间说,晚上的时候,会被生活老师摸。她立即选择了报警。

但与何思云相比,平南县当地的教育主管领导,在这个问题上的反应让人诧异。

何思云说,由于当时学校没有态度,她就想到了上一级。给教育局局长打电话未接,发短信未回。

李杰清是平南县教育局局长,她对此事迟来的建议是:由家长报警。

这难免令人失望。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有教育管理、监管的单位和个人,对未成年人受到侵害,是有报案义务的。如果连教育监管部门都对自己负有的强制举报义务不清晰、不履行,那么完善对孩子的保护就无从谈起。

其实,即使是对于不从事教育等特定行业的人,也都有权利和义务对儿童遭受的侵害进行报告。来自公民的举报应该成为预防和及时发现儿童性侵事件的重要一环。

去年8月,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事件在网上曝光后,引起全国关注;其后,重庆医院猥亵女童事件也被曝光。这些事件的共同点在于:虽然旁观者众多、却无人现场报警,是经过网络的发酵,才得到关注与惩治。

如果发生在公共场合的儿童性侵都不能得到及时报告和制止,那我们更无法期待发生在更隐蔽场所的侵犯被有效监督。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7年11月发布的调查显示,儿童性侵犯熟人作案高发,在世界各地都高达90%以上,许多就发生家庭内部,长期隐蔽,仅靠执法机构难以及时发现。这就使得民众自发的监督和报告显得尤为关键,否则,对儿童伤害的关注和保护将无从谈起。

就世界范围而言,儿童性侵害都是一个复杂的难题。无论是事前预防,还是事后救助,都涉及到立法、司法、教育监管、社会保障等各个环节的协同努力,也和民众的观念意识、重视程度、知识普及等因素息息相关。只有每一个部门都妥善履行使命、每一个民众都意识到自己分担到了一份责任,孩子心理的伤痕,才可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修复与抚平。

更多内容,

点击完整版《新闻调查》👇 

 ●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17年12月底,“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8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188万人,覆盖家长超过44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数百万网友参与。

在普及儿童防性侵知识的同时,“女童保护”联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推动相关制度和法律的完善,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等;每年还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例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填补领域空白。

下方阅读原文是女童保护基金的募捐链接,捐款和转发都是善举,我们期待和感谢您的支持!您的每一次善举,都会让更多的孩子受到帮助!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女童保护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