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知之丨李敖专栏 006:总统们是如何骂人的?

凤凰网知之 <更多内容 2018-01-15 18:23:02

原标题:知之丨李敖专栏 006:总统们是如何骂人的?

日聚焦

1、总统们是如何骂人的?

2、看李敖泄露了什么天机?

我们平常用的语言里面有一种活生生的语言,就是骂人。骂人在正统的正人君子,或者道学人士的眼光看起来是不雅的。可是呢,它是我们活生生的语言。  

我举个例子,美国在二次大战胜利以前,曾经一个部队被德国人包围过,当时德国人要美国的将军麦克里夫投降,麦克里夫就回他们一句话,就是一个字, Nuts!就是混蛋,去你妈的蛋。将军发出来一个很不雅的语言,可是代表了他的气势。

我们再举个例子,当时美国帝国主义所支持的尼加拉瓜的统治者,叫做苏木萨。人家说苏木萨是个可恶的人,是个坏人,你美国帝国主义为什么要支持他?美国的总统罗斯福说,他可能是一个son of a bitch,狗娘养的,但是,他是我们的son of a bitch,他是我们的狗娘养的。为什么呢?因为他听我们美国的话,所以呢,他虽然是狗娘养的,可是我们还是要支持他。  

同样,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总统杜鲁门在把麦克阿瑟元帅fire掉的时候,他跟他的参谋总长布莱德将军说,这个狗娘养的,son of a bitch,就是指麦克阿瑟元帅——他别想辞职,我要把他fire掉,我要把他开除,不是他自己要辞职。可见美国总统的口气里面,也有这种狗娘养的语气。虽然他贵为美国总统,讲起话来还是虎虎生威。

今天,我必须告诉大家,我的节目里面要讲一句粗话,这个粗话不是我讲的,可是我必须引证这句话。这个人,叫做谭鑫培,他是什么人呢?他当年在旧中国唱京戏,被称作伶界大王,伶人界的第一把手。他唱老生戏,唱各种戏,别人都唱不过他。

谭鑫培有一次到上海来唱戏,鲁迅有一篇文章叫做《京派海派》,京派就是北京派,海派呢,上海派,他到上海来唱戏,唱什么戏呢?唱《空城计》,就是诸葛亮的《空城计》。大家知道,空城计就是诸葛亮调配军队来不及,他的空城就叫做西城,东西的西,西城被司马懿包围了,司马懿军队很快就进来了,因为打不过啊,诸葛亮就把城门打开了。他自己坐在城头上面,摇个扇子,还喝酒,然后说来来来,就是你司马懿来来来,你进来,敢不敢进我的城。司马懿就怀疑,你这里面是空城啊,还是有埋伏啊,就犹豫不决,有这么出戏叫空城计。

 

这出戏到了上海以后,谭鑫培正好演诸葛亮,上海演司马懿的这个对手就忽然把戏词给改了。大家知道,唱京戏的对白是什么样的词是讲得清清楚楚的,你不能另外加词或改词。这个上海的司马懿故意整北京来的谭鑫培,他就忽然加了一句戏词,说诸葛孔明你既然神机妙算,请看天上一朵白云是何道理,忽然加了这么一段。谭鑫培反应非常快,就发现你这个上海的司马懿故意整我谭鑫培。他说天机不可泄露,你附耳上来,我偷偷跟你讲。然后这司马懿就只好到城墙底下附耳上去,谭鑫培就讲了四个字,偷偷讲给他听,就是我X你妈!这个司马懿一听,也只好讲,对对对对,赞美诸葛亮。  

为什么谭鑫培反应这么快?关键就是碰到了“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可这天机在中国最古的时代发现的就是仓颉造字,仓颉造字说天上下雨是下的米,鬼就在夜里哭。鬼为什么又要哭呢?因为他们发现仓颉造出的文字破了这个天机,天机泄露了,所以引起这种阴阳大震动,阴阳的这种互变,我李敖的节目就是在泄露一些天机。

  

我告诉大家,在台湾2000年所谓总统选举的时候,我代表新党参加这个所谓总统的选举,就是要用这个选举的机会,把我在台湾五十几年来的这口恶气,利用所谓选举的机会,去影响尽可能多的媒体,把这口恶气给吐出来。所以我的选举不是政治活动,而是一个教育的机会。教育什么,教育就是任何人都可以骂别人是王八蛋,可是我李敖可以证明你是王八蛋,这就是我的绝活。

今天我给大家证明一件事情。大家知道台湾的政治生态今天搞得这样子乌烟瘴气,有一个重要的人,他的名字叫做李登辉。吴克泰现在死了,他当时介绍李登辉加入了共产党,这件事情始终是个疑团,但被我给解开了,被我把这天机泄露了。 

 

当时李登辉这边的解释是说,他加入了共产党,吴克泰介绍的。最后,他要退出,吴克泰也同意他退出。然后他跟共产党就达成一个协议,就是君子绝交不出恶言,我李登辉现在脱离了,可是我不讲你坏话,我也不泄露你们的秘密,你们共产党呢,也接受了,吴克泰也接受了。事实上真相是这样子吗?不是的。我李敖破了这个天机。 

为什么我泄露这个天机,因为台湾有一个重要的所谓大法官解释,大法官第六十八号解释,他解释说什么呢?他说,凡是一个人,你参加了叛乱团体,你不向我国民党政府登记的时候,我就视同继续,我眼睛看着你,那么你在继续参加,这意思就是说,你说你做共产党,你跟吴克泰商量好了,你们当了共产党,然后你不做共产党了,你说你从此不玩了,从此洗手不干了。不行,你要向我国民党交心,向我国民党报备,向我国民党的政府登记,向我国民党的政府自首。如果你不把你的整个过程交待清楚,对不起,我认为你还是共产党,即使共产党把你开除了,即使你脱离了共产党,即使你们好和好散了,即使你们劳燕分飞了,都不算,你还是共产党。所以这个大法官的解释害死好多人。 

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不干了,不干了以后被国民党抓到了,认为你还是共产党。他说我二十年前就脱队了,不算,我认为你又继续干了二十年。所以,我们从国民党的这个制度面来看的时候,李登辉能够被国民党重用,能够被蒋介石,蒋经国他们重用,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十六年间窜到了所谓中华民国的副总统,并且很快地变成总统。这么一个人,我不把你祖宗三代查清楚,我会用你吗?那怎么证明我能相信你呢?因为你出卖了同志,你向我交心,我才能够放过你,我才能够信任你。

我李敖曾经说过,什么是最坏的一种人呢,就是共产党的变节者,是最坏的一种人,因为他失掉了共产党的那些伟大的理想。

当时他出卖了什么人,当年的叛决书,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叛决,这里面有叶城松这些人,好多好多人,放榜一样,这么多人都叛死刑。那么李登辉哪里去了?他介绍这些人加入,并且这些人被枪毙了,他跑哪里去了?他为什么不枪毙啊?因为他出卖了他们,他做了共产党的叛徒,牺牲了他们。

介绍李登辉入党的这位先生,吴克泰,他死的时候,我们忍不住从这个新闻事件来回想到李登辉是这么样一个可恶的人,他的人品这样子坏,告诉我们什么呢?告诉我们他不单是作为一个共产党不可靠,他作为国民党也不可靠,因为他最后又出卖了国民党。那么作为一个台湾人可不可靠呢?也不可靠,因为他倾向于欣赏日本人,甚至说钓鱼台岛也是日本人的。他作为一个客家人可不可靠?他也不可靠,因为他不会讲客家话,他又不是客家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么样一个反复无常的人今天在台湾居然能够翻江倒海,我们不觉得好奇怪好奇怪吗?

  

李登辉曾经写了一本书,叫做《台湾的主张》,他用简体字出版的书。这本书里他就讲到了自己怎么样做了政治犯。因为这个所谓七七过去以后,李登辉当了总统以后,我们这些政治犯都是很光荣的,他也要说他是政治犯。请看他这本《台湾的主张》最后有他儿媳妇写的一篇文章,她说“妈”,就是她的婆婆,“永远忘不了那六月的清晨,天刚蒙蒙亮,一阵刺耳的门铃声,穿着睡衣前去应门的爸,就是李登辉,首先映入眼前的是四、五个穿着制服的宪兵,而不远处的巷口,停放着一辆军用吉普车……”,表示当时李登辉被抓过。李登辉书里的这一段就露了马脚,什么原因呢?国民党抓人从来不派宪兵去,即使有宪兵的身份,也都穿的是便衣;即使当年抓国民党的中将,少将,吴实,匪谍案,被枪毙,抓那个将军都是便衣去的,绝不是宪兵去的,也绝不是军车开去的,吉普车开去的。所以,李登辉编造他当时也是做过政治犯的这种谎话,在这一部分上,就露出马脚。因为当时抓人从来没有穿制服的,宪兵的,抓将军都不抓,你算老几啊?并且从来不需要五个人到你家门口,因为抓人一般情况都是两个人,到你家门口。两个大汉,你跑得掉吗?你跑不掉的。所以这都是李登辉的谎话的一种。

我说我在台湾的一个特色就是我能够泄露天机,很多谎话在我面前都给拆穿了。换句话说,你们讲的很多谎话,大家会气,王八蛋,你骗我,可是我李敖会证明他们怎么样的骗了你。 刚才我举了个例子,就是典型的例子。

下期预告

——台湾选举上变了个魔术!

扫描二维码,了解《李敖有话说

购买用户还请移步凤凰新闻客户端

由凤凰主页右上角“发现”按钮进入界面

知之频道——等你来!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更多李敖精彩内容!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凤凰网知之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