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直播答题还是直接抢钱游戏

钱永伟视界 <更多内容 2018-01-13 07:23:18

直播,这在网络世界借助通信技术和终端技术兴起的一种方式,一开始就成为很多人用于赚钱的设计和娱乐。

现在很多人将直播与网红挂钩,直播与赚钱联系。有些直播者可以坐在家里不断地收钱,有些人为了直播,那是手机随意拍。这模式很时髦,这样赚钱对于个人很方便,对于机构收钱也快。

直播需要有个平台,那就是收钱的直播中心,那就是一个数据中心为主要设备的机构,他们靠直播点击与网络设备提供商进行流量分成,他们用点击率来吸引广告客户。直播平台往往是开放式的,直播点那就是登陆,注册就可以,在网络通信流量可以包月无限量的年代,直播者的成本只要就是人工成本。因为直播平台提供了很多的收益模式,点赞,送礼,直播者就获得了收益,平台也获得了分红。直播因为是看得见的效益,只要直播者红了,那么收益一定会相当丰厚。有新闻报道,有人一天几百,几千,甚至于有人上万的收入。因为只要通过一些谈话,一些动作,那些飞机,军舰,宫殿,鲜花,会在画面上不断飞舞。直播因为来钱太疯狂,很多人的行为也随之狂妄,24小时直播,吃饭,睡觉,换衣服,都可以直播,当然有人也会唱歌,跳舞,献出一些客户需要的妩媚,甚至于特殊的表演。以至于直播这项新颖的游戏一出现,就成为社会介入监管的领域,而有些直播已进入就被禁止。

这年代真实快餐时期,刚刚火了不久的直播模式,最近有了新的产品:直播答题,那有人的,没有人的,在有限的时间内,抢答问题,答对有钱收入。中国著名的公子,公开出10万元,给一个APP直播答题作为奖金。一位网络大佬,更是出资百万,通过直播项目撒币。

不断有人晒出自己通过直播答题赚钱的截屏;退休老人5天直播抢答获利8000元的信息,名人,大佬都纷纷成为撒币金主,而千万人投入直播答题,那“手指运动”形成了万众参加的运动会。

撒币项目成为很多人的创业内容,这个简单的模式,配上不同的题目,就像今天在社会我们看到不同的歌手比赛冠上了不同名一样。新年红包刚刚过,春节红包已经登台,冲顶大会,捞鱼有奖,如果您只要随意上网,那真是百花争艳,千姿百态。可万变不离其中,那就是简单答题,快速答题,大部分人一次次遗憾错过,也有人会获得不少企业的代金券,折扣购买的机会,等等。也就是说,我们注意到直播市场已经从个人直播,吃瓜的送礼,买单,已经“进化”到与页面沟通,与平台一起游戏,那就是每个吃瓜的都可能抢到钱,名义上美誉:获得奖金的机会。从形式上看,参与着,只要肯花时间,几乎不用花钱,因为通信流量今天一般人都是无限量包月定额支付的,就可能抢到钱,因为那些答题,那些游戏,形式上就是您需要有足够的“百万个为什么”的答案,并您能够足以快的手指运动努力。

有人提出,那些直播平台提供者靠什么赚钱?为什么那些有钱人愿意公开撒币?在我们看到创业的环境中,迅速捞钱,通过烧钱来做大,通过做大来上市,这成为很多人发财的梦想和生活目标。在APP技术相对成熟的今天,在网络通信技术不断提升的时代,软件成为很多意念“创意”的工具,用不同的名义,同样的方式去营造一次次的抢钱项目,终端手指运动的火爆程度激励着那些创业者,也刺激着每一个参与者的神经。

直播答题,真的很文化,也够文明,可那些都是幌子,抢钱成为游戏,抢钱在刺激着那些参与者。从社会学深度考量,那就是金钱至上,合理抢钱,这是一种刺激人们私欲底线的合法,合理的游戏。而这精神的大麻在金钱的直接诱惑下,对很多人是会着迷的,会沦陷在其中。这或许会成为社会需要监管和抑制的社会状态,因为这带有貌似空麻袋背米的游戏。

null

null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钱永伟视界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