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古书画修复师舒光强其人其术

北京青年周刊 <更多内容 2018-01-12 17:30:00

一部《我在故宫修文物》使得深居故宫的文物修复师成为备受追捧的“网红”,同时也为公众打开了一扇门,让大家重新认识了文物修复工作,改变了对于匠人的普遍认知。原来,看似简单的文物修复背后有这么多名堂,那些不为人知的细节,那些细碎的工作日常,都颇为神秘。被这股神秘感所牵引,这一次,我们离开故宫,找到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樗寮楼古书画修复坊创始人舒光强。

摄影丨王坤

与想象中的狭窄逼仄不同,舒光强的工作室大概有3、4百平米,宽敞明亮。工作室的正中央摆放着几张用传统大漆制作的朱漆案台,而两边则用于安放书架以及摆放修复工具。各类修复设备井然有序,各成其类。除此之外,工作室还堆满了他从全国各地购买和搜罗来的各种纸张、花绫、绢、宋锦等修复材料。

一进工作室,迎面而来的感受无疑是“静”,让人不自觉放低声音,唯恐惊扰了这份安静。当被问到平常工作中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问题时,舒光强的徒弟也说,舒老师工作时,尽量不要发出很突兀的声音就好。

在这么安静的环境里和自己相处,一定都能听到时间缓缓流逝的声音。但这毕竟是我,一个生活中,“静”已经成为奢侈品的局外人的猜想。事实上,舒光强眼里、心里都被手中的古书画所占据,哪还有空隙能注意这些问题。“大家可能觉得我们的时间走得很慢,其实对我们而言,时间过得很快,常常一眨眼,一天就过了。”

工作室里,那些珍贵的古书画永远是排第一位的。为了有利于古书画的保存,工作室的温度不得不控制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既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热。夏热冬冷的工作环境加上长时间的伏案工作,使得舒光强冬天经常感到手脚冰凉,而夏天也常常被热得没办法,只能光着膀子工作,他也因此戏称自己是“膀爷”。

摄影丨王坤

其人:生活在古代的当代人

舒光强,80后古书画装裱修复师,师从故宫博物院古书画修复专家张旭光。出生于手艺人家庭,舒光强自小在文化气息较浓的氛围中长大,对于古书画有着由衷的痴迷与热爱。在同龄人正被时代的快节奏所裹挟,被生活的日常催逼焦虑、消磨耐性时,舒光强却把大部分时间泡在了工作室里,和一幅幅古书画相处,跟时代的浮躁,急躁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了解更多细节,请戳视频

“经常不熟的人到这儿来,见到我,常会问‘怎么这么年轻啊,叫你师傅来修’”,舒光强笑呵呵地说道。的确,实在很难把眼前这个80后年轻人和古书画修复师联想在一起。然而事实上,舒光强已经从事这个行当几十年的时间,在业内颇有名气。如今,从博物馆、私人收藏家,拍卖行等地方送到他这儿来的订单已经排到5年后了。

摄影丨王坤

舒光强的生活和年龄相比显得十分格格不入,像是一个生活在古代的当代人。不爱上网,不爱打游戏,很少用社交平台,连硕士论文都是用某款录音软件“口述”的,生活看似简单寡淡得不像话。平日里,舒光强都是自己研墨用毛笔来写字。而一有闲暇时间,他也大都选择去去博物馆观摹历史遗物。此外,他的朋友圈里几乎都是六、七十岁的长者,同龄人很少。

相比物质上的追求,精神追求与他而言要重要得多。而从事古书画修复这个工作不仅能让他近距离与自己喜欢的书画打交道,而且当把一张很有价值特别残缺的画修复好后,所给他带来的成就感和愉悦感也远非金钱所能给予。精神上的丰盈,物质上的不匮乏,自在而坦然,便是对舒光强当前生活常态最好的注脚。

匠人之心,寄乎于手。古书画修复是一个精细活儿,离不开一双灵巧的手。而这种灵活的手艺,没有时间的熬炼和极高的熟练度是做不到的。有人说,做古书画修复这行需要一点天资,手笨的人不太适合。但舒光强却坚信“一万小时定律”,他认为天资是一个伪命题。只要能脚踏实地长期坚持下去,就一定能做好。

在工作室里,他还请朋友写下了“一门深入,终身熏修”的对联,表达自己对于手艺人的体会,要学好一门手艺,要用一辈子的时间,终身学习,做到极致。

摄影丨王坤

其术:探寻文物复活术的奥秘

每一幅流传至今的名贵书画作品背后都离不开修复师的努力和功劳。王羲之的《兰亭序》,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王希孟的《千里江山》,黄公望的《富春山居》,沈周的《庐山高图》等经典作品。在历史上都是经过多次揭裱,才得以传承至今。

有人把古书画装裱者比作“画医生”,认为他们的工作是在不断地为书画治病,是极具神奇魅力的文物复活术。如果说医生抢救了身体,那么修复师凭借自己的技能使得古书画的艺术价值得以传承,无疑是抢救了文明。

在舒光强宽敞、安静的工作室里,有一面斑驳的裱画墙,送到舒光强这儿修复的藏品最后都会张贴在墙上进行修复,装裱。每修复完一张作品,墙上就会留下一个白色的纸框,而这些痕迹都成为他过往修复工作的见证与印记。

摄影丨王坤

人们常常将修画装裱工作简单化,在舒光强看来,这是外界对这个行业认知上最大的误区。事实上,古书画修复体系庞大,不仅修复作品涉及到的历史跨度大,材料丰富多样,且技艺过程也十分纷繁复杂。除了考验修复师的技能,还需要修复师具备较高的美学素养。

从材料的选择到最后装裱好,离不开清洗、揭裱、补修、全色与接笔、装裱等几个主要的步骤,每个步骤下又包含许多小的步骤。每年,他能修复古书画的数量也就20-40件。有的画破损比较严重,甚至需要好几年才能修复完成。

1.清洗

摄影丨王坤

“清洗这个步骤就像是给画洗澡一样,一遇水,尘埃就洗掉了,画的颜色也就凸显出来了。”记者到访的时候,舒光强正在为一幅民国画家蒲华的画进行清洗。如何将画上的尘埃清洗干净,又不使画受到损坏,可得费一番功夫。从清洗前的上胶固色,清洗时水温的控制,排笔刷的运用,舒光强都有自己的考量。甚至使用毛巾的手法,力度都得十分讲究。

2. 揭裱

摄影丨王坤

清洗之后很重要的一步便是揭裱,书画性命全在于揭,直接决定修复工作的成败。修复师需要揭掉以前装裱时的背纸,以便重新装裱。就像外科医生处理伤口一样,这是一项极其考验细致和耐心的活儿,稍不注意,就会对画心造成损坏。为此,揭裱时,修复师只能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揭,把握好揭裱时的力度和角度。谈到其最近正在揭裱的一幅画,舒光强谈到,三天才去掉了几十公分的一块命纸。

3.补缺

揭裱后,还需要对已经残破的画心进行重新的修补,使作品尽量能够恢复完整。补缺是古书画修复最核心的工艺之一,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使残缺的古书画能保留好的品相,也是为了让作品能够长久的保存下去。其中,残破古旧书画的修补最关键的是补料的选配,若找不到相匹配的补料,即使修复师有非凡的高超技艺,也很难达到“修旧如旧”的效果。

4.全色与接笔

摄影丨王坤

全色与接笔这一步骤需要修复师补全画心残缺,失色处的颜色,以及用毛笔接上古书画残缺之处的画意。这项工作尤其具有专业性,这就对修复师提出了极高的要求,需要修复师能掌握绘画技法,鉴定等综合性的素质。因而一个好的修复师,往往也是一名书画家。而舒光强的书画造诣也极强,平时休息时,常常写字,画画。工作室的裱画墙上还张贴着两幅他自己的山水画作品。

如今,随着舒光强在业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人都建议他拓展规模,来获得更大的商业发展空间。而舒光强拒绝了这一建议,依然坚守作坊精神,让自己的手艺往精品方向发展。在他看来,慢工出细活才能保证修复品质,而一味追求效益与规模,则不可避免会对传统手艺造成损害。

文丨何睿敏

编辑丨何睿敏

摄影丨王坤

相关阅读 & 近期热点,欢迎来点

《“宝贝宁”张常宁:赛场上,我是贪婪的》

《之后,我们还能仰望什么?》

《她充满“野心”的样子,真的很美 | 人人都爱辛芷蕾》

《爱跳舞的“潮范儿”90后最快乐 | 听彭措索南讲故事》

点击以下封面图,一键下单新刊 

「 2018年1月11日  张常宁 & 宋洋 」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北京青年周刊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