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爹是影帝大导演,叔是歌神,星二代的他却钟情于纪录片

广州国际纪录片节<更多内容2018-01-11 18:24:54

在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上,新晋导演许思维带来了他第一部作品《海报师》。虽然只是一个新人,还是一个小众影片,但他的《海报师》曾在全国16个城市放映(非院线),甚至在香港上了艺术院线,2016年和2017年都放映过,反响很不错。许思维这个名字在影视圈大家可能不熟,但是,只要提起香港娱乐圈的“许氏兄弟”许冠文和许冠杰,大家都一定知道。而许思维,就是许冠文的儿子,子承父业的他作为影视圈“新人”,凭《海报师》成功“出道”。

《海报师》海报

迷茫:香港“北漂”青年

作为星二代,许思维并没有刚开始就子承父业,而是有着年轻人普遍的叛逆心理。他说,“我自己从小就没什么规划。读书的时候我读的是电脑,当时流行互联网,接触了内地很多做互联网的公司,我觉得很有趣,同时又很想离开家里,越远越好。”

为此,许思维进入内地做生意,“我曾经北漂过一段时间,我在北京、上海都生活过一段时间,不过近年想多点陪伴女儿,所以回香港。同时我母亲、父亲也老了,所以也想回去帮助他们。”

子承父业,进入父亲的电影公司,母亲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公司的仓库收拾东西,许思维说,“在仓库里,我看到散落满地的胶卷、拍摄道具等,其中一个角落有一卷卷的海报。那是许氏电影的黄金经典:《半斤八两》、《天才与白痴》等,而这些海报都有一个共同的署名:阮大勇。这些海报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因此就有了拍摄海报师的想法。”

这就是《海报师》的由来。片中的海报师,其实就是阮大勇。阮大勇1941年出生于浙江省,1950年代随父移居香港,1976年凭手绘《半斤八两》电影海报成名(《半斤八两》由许冠文自编自导自演,与许冠杰、许冠英等联袂主演)。其后创作海报超过200套。

其实,刚开始,许思维只是想拍一个给身边的人和家人看的录像,“我是纯粹觉得阮老师和我父亲这个缘分是四十年难得一遇的题材,对我的触动很大。所以我一开始觉得必须要拍下来给我身边的人看,我本来是没想过要上院线或者要参加电影展的。”

执着:

      花了半年寻找海报师阮大勇

有了这个想法后,许思维说,“2015年,我花了约半年时间去寻找他。大家可能以为行内人比较容易找到他,但其实他已经退休二十多年,并且很低调,我问了我很多朋友,包括曾志伟他们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偶然之下,许思维发现了阮大勇的社交账号,“我发了邀请过去,可惜石沉大海。还好我认识了一个海报的收藏家,他刚好认识阮老师,终于才联系上了。”

“他一开始其实不太愿意见我,因为怕我可能是去找他画画,也可能是因为他对星二代的印象不是太好。”许思维自黑道。

几个月后,“他终于同意见我。我当时很紧张,因为我心目中七十多岁的艺术家一般都是有怪癖的,他在香港被誉为‘电影海报教父’,我怕他很严肃。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竟然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我,是他和我父亲四十多年前的合照。”许思维很感动。

许思维传承了父亲幽默的性格,他描述当时的心情说,“其实他家里比较凌乱,可能他的结婚照也不知道藏在哪里,但他竟然还保存着和我父亲的合照。我当时看到的时候觉得他很重感情。”

而其实自从那张合照之后,四十多年来,阮大勇和许冠文再也没有见过面。“他和我爸爸合作了十七部电影,其中有十几部电影都是香港经典的票房冠军电影,但他们居然只见过一次面。”许思维说,这好像是一种宿命或者缘分,两个艺术家之间不需要见面就可以产生出如此精彩的作品。

直率:边拍边学成就此片

作为电影初哥,许思维坦言,“我没有读过电影,也没有想过拍纪录片,纯粹是想记录下来让家里人看。所以,每个步骤都是边拍边学,比如说,最初是用手机,后来用好的相机,然后做电影剪辑、扫描海报、自己配音等,拍摄完就给朋友看”。

“因为我自己的权威性不够,也有邀请嘉宾,包括我父亲许冠文,还有钟镇涛、张同祖、马荣成等”,许思维说,他们都从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岗位认识阮老师,有一个比较全面的展现。

纪录片出来后,许思维说,“香港一些喜欢集体回忆的前辈和朋友都觉得不错,同时在很偶然的情况下,这个片子也吸引了一批香港的年轻人,他们喜欢艺术、手绘,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他们把阮老师的这种精神称作“匠人精神”,即一生专注一件事,不计较成功与否的一个幕后英雄、超级英雄。所以,在香港,我得到了这两边的回应,暂时来说反响很不错。”

但是,许思维也自谦道,“其实影片还是存在很多技术上的不足,比如灯光、收音、剪辑的问题。但总体上,阮老师是一个香港的传奇人物,值得记录。可能觉得我有一个感恩的心,所以也接受了我对他的记录,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我在技术上的一些不足。”

星二代:

感恩父辈,现在轮到我帮他们了

虽然现在大家一介绍许思维,总喜欢加个定语“许氏兄弟”许冠文之子,但许思维并不介意带着父辈的光环,而是以一颗感恩的心面对。

对于父亲有没对这部纪录片提建议,许思维说,“其实他一开始不怎么管这件事情,但后来我有了一个想法:父亲和阮老师在不同的领域都做得那么好,影响了香港几代人,但他们竟然只见过一次面。所以,我安排他们见了一次面,录下了我爸爸和阮老师历史性的一刻—— 四十年之后的重遇,很温馨。”

中途转轨,继承父亲的电影公司,还担任其经理人,对于“初哥”的他来说是否压力很大呢?许思维说,“其实都正常,一步一步做吧。我还是希望能摆脱父亲的影响,如果真能摆脱的话。”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许思维对此也很坦然,并不讳言星二代这个话题,“其实作为星二代,外界会给我们很多压力,我们经常能听到媒体说哪个星二代又拿很多钱去挥霍之类的,星二代形象不是很好。”

而许思维觉得自己是以一颗感恩的心面对身上的光环,“我希望大家能看到的是我怎么帮我爸爸(许冠文)或者我叔叔(许冠杰),而不是他们帮我。我希望自己能反传统,也希望我们这一代能对上一代表现出感恩之心,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现在还不行,希望以后能达成吧,我会尽量努力。”

已多年没有在电影大银幕演出的许冠文,最近凭电影《一路顺风》提名金马影帝,原来最初许冠文曾拒绝演出,幸好在儿子许思维的劝说下才接下这个剧本。许思维说,“2017年,我还帮他接了一个电影《风再起时》,所以他现在还蛮活跃的。这段时间,我准备帮我爸爸筹备他的下一部戏。”

许家与广州:故乡在番禺

香港与广州总是“同声同气”,不少香港明星其实也是广府系人士。许思维不仅有父辈情怀,对广州也有情怀。许氏兄弟的故乡就是番禺化龙镇潭山村。“我们家对广州很有感情,有计划拍一部许氏兄弟回家乡寻根的纪录片,但这可能是比较长线的计划。”

“我们老家就是广州番禺,包括许志安也是那边的,番禺那边有条村都是姓许的,那时候我还帮他们拍过一个视频片子,就是介绍番禺谭山风貌的。

说起广州情怀,许思维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我奶奶其实在解放前是西关小姐,在大同路、上下九那边很出名。许氏兄弟的历史其实跟广州是很有关系的,包括许冠杰的流行音乐里面也融合进了很多粤剧的元素。”

采写|南都记者 许晓蕾

摄影|南都记者 陈志刚

编辑|吴雅宁

近期精选

论坛精选

田进:纪录片要做新时代的记录者

聚焦2017亚太广播联盟系列制作会议

“弗拉哈迪计划” 

当纪录片遇上卫视频道, 纪录片迎来黄金时代!

2017十大纪录片推动者

让鲁什真实电影研讨会

现实题材如何把握好“时代情绪”

中国哪座城市的气质和纪录片最契合?

广州纪录片节知乎圆桌破千万浏览量,大咖与你面对面!

听说18岁的年轻人都喜欢这样看纪录片……

“金红棉”评优

征片创新高

院线纪录电影与广州节

“中国故事”国际提案大会十佳方案

“读懂中国”大学生纪录片大赛

2017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优秀纪录片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广州国际纪录片节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