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今日主播:马晓华(作家)

文艺报1949 <更多内容 2018-01-11 08:45:00

点击上方“文艺报1949”,让文艺成为一种生活!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

今天是2018年1月11日

星期四

农历冬月二十五

本期微播报里,作家马晓华将同大家分享其散文《树木园,爷爷与喜鹊的白肚皮》。

树木园,爷爷与喜鹊的白肚皮

文|马晓华

清冷的晨辉是天空中的一弯月牙儿,旁边一颗明亮的星星一如既往陪伴着它。地面上残留的积雪也反衬着月光,让这冬日严寒的气息颇具北方的情致。我呼吸着干冽的新鲜空气,在这微朦的早上时光,感受着大自然静寂的光阴流转:可以感受到天气晴好,干冷干冷的。

“我昨晚以为会下雪。”——我对家人说。

昨天下午的夕阳淡淡的。我在爷爷家一间温暖的客厅从窗户望出去。那窗的对面,是一座城中树木园,保护得很好。园中有很多北方的树种,高大的白杨树、杜松、红皮云杉,还有一些丁香树、李子树、樱桃树……后来,我还认识了一种开着黄白两色花的树,他们告诉我,这是金银忍冬。夏天的时候,忍冬花儿不大,细而长的喇叭花儿,繁星般地开放。据资料记载,这座树木园占地三百多亩,竟有二百五十多种林木品种。

这是黄昏时光。坐在爷爷家客厅的沙发上,我像是一位冬季来客。窗外,一群一群的鸟儿飞回来,在树木园的上空盘桓,很快就找到可以栖息的树木,落了下去。那些鸟儿都是一群一群地来,“呼啦啦”地落,我的眼前恰如一座鸟儿乐园,铺陈着倦鸟归林的温暖画面。一时间,我竟呆呆地有些出神。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我的口中吟出陶渊明的《饮酒》诗,颇有那么一点儿人对自然的深情想往……

“那飞得高的,是乌鸦;低处飞的,是喜鹊。”爷爷忽然说。

正说着,一阵星雨般的鸟儿迎着窗户的方向飞来,又盘旋着,飞回树林中。那一阵飞动,在夕阳下闪闪发亮,一闪一烁的,瞬间就消逝了!

“那是喜鹊!”爷爷说。“喜鹊飞的时候翅膀是抖动的,亮光的地方,是它的花衣裳。喜鹊是白肚皮。”

“老鸹是霜降时节飞来的;清明它们就飞走了,到山崖上搭窝去了。”爷爷快九十岁了,脸色红润,思维敏捷,一头的灰白头发密密实实的;那粗糙的肤色与肿大的手关节是他年轻时劳作的痕迹。我望着窗前这位老人,觉得很像《老人与海》中的桑地亚哥,一位古巴老渔民。岁月把刀痕刻在年轮上。海明威在桑地亚哥身上塑造着硬汉子的崇高品格,却也在大海、马林鱼、鲨鱼的深海领域,让桑地亚哥一个人的远行凸显出人类远古般的孤独,人类的智慧、力量、勇气都在大自然中完美展示了,可回归到内心的,是桑地亚哥凭藉坚强支撑着的失落与反思,“我不该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也不该遇到你,”他对大马林鱼喃喃自语。

“大概有二、三百只吧?”爷爷说。

我想起,那年冬天的纽约,一场大雪如约而至,我们在一位朋友家的别墅中休憩。窗户对面的池塘上,也曾有几百只大鸟,成群结队的飞来,落下。它们在池塘里或者池塘边站立,大声鸣叫着,声音传到很远的地方。我在不远处的室内,因为窗外低矮的树木遮住了视线,无从看见,不知池塘的水是否冰冻;或许,在冒出水汽的湖心中,还会有发黄的水草、以及探头探脑的冬鱼?——鸟儿知道,那是它们的乐园。

那天一直到很晚,友人家的窗前,一群飞起又落下的塘前的雁,在结冰或者还未冰封的湖面,一起消弭在暮色黄昏。不知不觉间,雪已经下了半米多深……

今日主播:马晓华

马晓华,现为内蒙古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学科方向为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曾获得内蒙古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内蒙古自治区教学名师奖等荣誉称号。多年担任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文章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内蒙古日报》等刊发。主要作品有《准备好,陪你一起看草原》《阿尔山,如诗的稠李花开》《母亲,丁香花在微笑》等。

往期精选

1.2017.08.31:听莫言读诗说戏

2.2017.09.01:萧萍为你读诗

32017.06.17:赵兰振读《我的小田鼠》

4.2017.11.18:秦岭读《坡上的莓子红了没》(节选)

5.2017.11.11: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

6.2017.12.14:张晓琴读《神摁开的地方》

《文艺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主办,每周一、三、五出版。创办于新中国成立前夕1949年9月25日,是展示名家风采,纵览文学艺术新潮,让世界了解中国文艺界的主要窗口之一。 文艺报1949 微信号:wyb19490925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文艺报1949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