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痛心!杭州大二男生打球时倒在女友面前没了心跳,“我喊他名字,他盯着我,眼里含着泪应不出声……”

都市快报 <更多内容 2018-01-04 06:59:41

前天傍晚,滨江一所职业学院体育馆,一个正在打羽毛球的男生突然倒地,送到医院紧急抢救。昨天下午,男生不幸去世。

男生姓杨,20岁,正上大二。

小杨倒地前,和女朋友小刘两个人打羽毛球。昨天,小刘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我们经常去打羽毛球,有时候他早上还会晨练,在操场跑步。

前阵子我们要考试,快两个星期没打羽毛球了,元旦放假回来,刚好有空,我们约了一起去打羽毛球。

那天(1月2日)晚饭,他吃了一碗米粉,接着我们去了体育馆。我们约好打五个球,谁输了做五个俯卧撑,从下午5点多打到6点左右,快一个小时,其间他做了二三十个俯卧撑。刚开始打,我们还做了热身,节奏很慢的,后来我看到他出汗了

突然,他正面扑倒在地,我马上冲过去,叫他名字,“小杨,小杨”,他没应我。我把他身子翻过来,脸朝上,他身子不停地抽搐,我让旁边同学打了120,当时是6点06分。

他还在抽搐,120接线员让我尽量让他平躺,听听有没有心跳、呼吸,我没感觉他有呼吸,于是我大喊他的名字,他似乎听到我的声音了,突然大口大口地喘气,持续了十几秒,接着突然又没了反应,心跳、呼吸都没了,当时他就眼睛盯着我,眼神开始涣散了,我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泪水,我叫他名字,他好像没反应

当时在场的学生都不懂急救措施,我拼命叫他名字的时候,旁边打球的男生马上跑去叫人帮忙。

又过了几分钟,来了一个老师,我不知道他具体身份,他到了之后马上给小杨把脉,好像没心跳了,这个老师就给他做心肺复苏。

再之后,很多老师和同学都来了。

6点30分左右,120急救车到了。医生一看情况很急,一边赶紧接着急救,一边把他抬到急救车上,送到医院……

前天晚上6:45,小杨送到医院时,心跳呼吸停止,瞳孔散大。

浙医二院滨江院区重症监护室(ICU)徐永山医生是当时的接诊医生。

“考虑到患者毕竟还那么年轻,只有20岁,我们整个团队的医生尽全力抢救,为他置管插上呼吸机,七八个急诊医生轮流上阵,持续心肺复苏了2个多小时,心脏除颤11次。”

徐永山医生说,经过抢救,病人的瞳孔一度有缩小,这意味着可能还有一丝救回来的希望。于是转入重症监护室继续抢救,用人工心肺(ECMO)代替心肺功能,期待奇迹出现。

前天晚上10点左右,从急诊抢救室转入重症监护室。用上ECMO后,心跳呼吸还是没有恢复。整个抢救过程医务人员尽了最大的努力,但非常遗憾,由于大脑缺氧的时间太久,神经系统缺血缺氧的时间太长,已经很难逆转了

昨天下午4点多,小杨不幸去世。

小杨是温州苍南人,有三个姐姐,父母在上海一家印刷厂打工。

事发当晚,父母从上海赶到杭州,三个姐姐以及姐夫也从温州赶来。小杨三姐刚刚怀孕不久,也赶到杭州。

小杨的大姐夫郑先生在重症监护室门口失声痛哭。

昨天下午,小杨的家人和老师同学都守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没想到等来的竟是不幸的消息。

他说自己跟小杨平时关系很好,小杨在学校学习也不错,还是副班长。

“我和他都喜欢健身,他空的时候,我经常带他出去旅游,上一次见他还是国庆节,我带他姐姐来杭州,一起吃过饭。”郑先生说。

小杨女朋友小刘说,小杨身体一向很好,1米8的个头,130多斤,平时很爱锻炼

两个月前,小杨反复发高烧,第三天去了医院,做了血常规检查,抽了血,说是病毒性感冒,然后配了点药,三天后,小杨还经常吐痰,不过慢慢又好了,一个星期后,烧也退了,也不吐痰了,食欲也好了。

小刘说,两个星期前,她给小杨买过巧克力,8块钱的德芙,当时小杨把整块巧克力全吃了,吃完后感觉心脏不太好,闷闷的,当时小刘还对小杨开玩笑说,你家不会有遗传病吧?小杨说,怎么可能,家里人都挺好的,从来没有什么遗传病史。

昨天下午,学校几位老师也在医院。一位校方负责人说,杨同学的情况学校会妥善处理。

随后,记者收到他通过微信发来的一份情况说明——

当晚6点04分,在学校体育馆,杨××同学和刘×同学打羽毛球时休克倒地,另一位同学打120要求急救,救护车6点25分到达,6点45分到达浙医二院滨江院区。 

年纪轻轻猝死,到底什么原因?

浙医二院滨江院区重症监护室主任黄曼说,从患者发病状态看,病情比较复杂,最大可能是发生了心源性猝死。但是心源性猝死的原因很多,可能是恶性心律失常、急性爆发性心肌炎、主动脉夹层破裂、急性心梗等,都可以引起心源性猝死。当然,一些急性的脑血管病变,比如颅内动脉瘤、动静脉急性破裂导致蛛网膜下腔出血,也会引起呼吸心跳骤停。

“但是我们了解病史时发现,小杨之前没有心脑血管基础疾病,发病前也没有感冒发烧,最近的一次感冒也是在两个月之前,当时感冒持续了10天左右。猝死原因和两个月前的感冒是否有关还很难说。”

黄曼主任说,因为患者呼吸心跳骤停,大脑缺氧时间太久,这样的状态下,人体内的微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这时的血液化验已经无法准确还原他发病时的身体状态。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猝死,现在很难明确诊断。

都市快报记者 董吕平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都市快报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