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国家科技奖励改革,能治理学术追名逐利“跑奖要奖”吗?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12-19 10:27:05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近日就《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修订稿公开征求意见。《条例》修订稿明确,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总数由不超过400项减少到不超过300项;国务院其他部门、省级人民政府所属部门、省级以下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所属部门,其他列入公务员法实施范围的机关,以及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机关(单位),不得设立由财政出资的科学技术奖;并禁止利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提名和评审相关信息,进行各类营销、中介、代理等营利性活动。

修订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是对今年5月颁布的《深化科技奖励制度改革方案》的具体落实。《深化科技奖励制度改革方案》明确要求,要改革完善国家科技奖励制度,进一步增强学术性、突出导向性、提升权威性、提高公信力、彰显荣誉性。其中,彰显荣誉性是改革完善国家科技奖励制度的关键所在,在这次《条例》修订中也体现得十分明显。要发挥科技奖励制度的激励作用,就要减少功利色彩,突出奖励的荣誉性。

设立国际科技奖励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评奖,激励科研人员潜心进行学术研究。但在近年来的科技成果评奖中,却出现重复报奖、拼凑“包装”、请托游说评委、跑奖要奖,以及造假、剽窃、侵占他人成果等弄虚作假、学术不端行为,严重影响国家科技奖励的公信力,因此,改革完善国家科技奖励制度势在必行。新修订的《条例》将“国家维护国家科学技术奖的严肃性”改为”国家维护国家科学技术奖的严肃性、荣誉性”用意十分明显,即要通过突出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荣誉性,来治理评奖中因功利而催生的弄虚作假、学术不端问题。

从《条例》修订稿看,为突出国家科技奖励的荣誉性,明确“对国家科学技术奖获奖成果的宣传应当客观、准确,不得以夸大、虚假、模糊宣传误导公众。不得在商业广告中将商品或服务表述为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获奖对象。”“禁止利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提名和评审相关信息,进行各类营销、中介、代理等营利性活动。”同时,在之间“对获奖者剽窃、侵夺他人的发现、发明或者其他科学技术成果的,或者以其他不正当手段骗取国家科学技术奖的,由国务院科学技术行政部门报国务院批准后撤销奖励,追回奖金”的处罚基础上,增加“记录不良信誉,并依法给予处分”的处罚。

这些条款对科技奖励回归荣誉会起到一定作用,但要全面回归荣誉,还需要进一步改革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人才评价体系。首先,不能将获奖作为评价人才的刚性依据,过分重视获奖的评价体系会催生“跑奖要奖”、“包装报奖”。目前高校和科研机构十分看重由政府部门组织的科技评奖,并把获奖作为重要的政绩。说到底,这还是行政评价。因此,要进一步淡化行政评价,推进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国家科技奖励将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技进步奖三大奖的获奖总是限定为300项,并禁止省以下部门、机构组织科技评奖,就是为了减少行政评奖,但这还不够,还应该进一步推进科研评价改革。

其次,不能将获奖头衔化,即把“国家科技奖获得者”作为一个头衔,把头衔和待遇挂钩,由此导致科技评奖的异化。目前,高校和科研机构有把所有行政性人才计划、科研项目、科研评奖,都变为头衔的趋势,诸如某某计划人才、某某国家课题(基金)获得者、某某大奖获得者,并按头衔给学者薪酬待遇,这会使学术变得功利、浮躁,引导科研人员“追名逐利”,也不利于学者间的平等竞争,形成学术“马太效应”。

近日,福建省教育厅就高校人才流动下发通知明确,要科学合理统筹人才薪酬待遇,高校之间不得片面依赖高薪酬高待遇竞价抢挖人才,不得简单以“学术头衔”“人才头衔”确定薪酬待遇、配置学术资源。这表明教育部门已经注意到高校按头衔论人才的现象,但要扭转这一现象,仅靠发文件,是难以解决的,必须治理人才评价“头衔化”的根源性问题,要推进人才评价去行政化,建立学术同行评价机制,重视学者真实的学术能力与学术贡献,引导学者淡化名利,而追求学术理想和学术荣誉。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