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强制师生向图书馆捐图背后的高校评估指标问题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12-06 17:34:32

12月4日,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多名学生反映称,学院强制要求学生向图书馆捐赠图书。5日下午,该校宣传统战处处长姜宗福回应称,这是学校举办的一场公益活动,不存在强制要求捐赠图书的行为。不排除个别辅导员在号召、发动这项活动时,表述不当,引发学生反感和误解。(澎拜新闻12月6日)

虽然校方否认这是强制捐书,但根据该校下发的一个关于向学校图书馆捐赠图书的倡议书,此次公益捐书活动是带有很强的强制色彩的,不仅对学生是强制,而且对学校领导、教职工也是强制。倡议书提到的捐赠要求,“一是必须是正版图书,且封底印有ISBN书号,杂志、中小学生课本,少儿读物除外;二是数量要求,校级领导每人80册;中层正职、正高职称教职工每人50册;中层副职、副高职称教职工每人35册;其他教职员工每人20册;学生每人8册。”如果是校方倡议师生自愿捐书,哪有自愿捐书要明确捐赠数量的?

学校必须纠正强制捐书做法,与此同时,舆论还必须关注,该校为何要强制师生捐书?这与目前对高职高专院校的评估指标有关。在笔者看来,该校很可能为达到有关评估指标,而采取要求师生捐书的方式,为的不是建好一个馆藏丰富的图书馆,而是满足图书馆馆藏数量要求。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高职高专院校人才培养工作水平评估方案(试行)》,高职高专院校图书馆藏合格标准为理工农医类为15万册,文史财经管类16万册。优秀标准为理工农医类为25万册,文史财经管类30万册。高校办学需要一定的教学条件,但是把图书馆馆藏纸质图书数量作为合格或优秀标准,是值得商榷的。一方面,这过分强调数量,而没有考虑馆藏图书是否与学校教育教学、学生专业学习有关;另一方面,这强调馆藏规模,并不重视学生对图书的使用,在电子图书大发展的情况下,强调纸质图书馆藏更令人困惑,建图书馆,究竟是派评估用场,还是使用用场,如果重视学生使用,为何特别强调馆藏?

 事实上,针对高校图书馆馆藏的评估指标,多年前就引发争议。教育部出台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方案(试行)》中,关于图书馆的评估指标有一项是生均图书量,比如,综合、师范、民族院校生均图书100册,体育院校生均图书70册。对于生均图书,是否包含电子图书,教育部明确,指标中的生均图书是指纸介质的图书,不包括电子图书。耐人寻味的是,针对图书馆馆藏指标,教育部门要求各院校一方面要把指标规定的标准作为建设的目标,另一方面,又不要急于求成,不要急功近利,不要为达到指标规定的数量而突击采购图书,以防止藏书结构不合理,不能满足教学科研需要。

可事实上,这导致高校“急于求成”与“急功近利”,不管藏书结构不合理,只求达到规模数量,不但突击采购图书,还采取其他方式增加馆藏图书,诸如在迎接评估时到其他高校借书,或者发动师生捐书。高校对自己的做法也很委屈和无奈,明明有几百万册的电子图书,学生使用情况也很好,完全满足教学科研需要,可非要求纸质图书,买了纸质图书学生也不借阅,这不是浪费吗?至少在办学经费紧张时,这并非第一要务。

随着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我国已经减少了对高校的行政评估、行政评审,目前保留的对高校(包括本科院校和高职院校)的评估,主要是合格评估,但是,这些评估依旧存在评估指标重视数量、规模,不重视质量、内涵发展的问题,不合理的评估指标,难以推进学校建设,反而会催生弄虚作假、形式主义。要促进高校重视办学质量,行政评估应全面退出,实行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指出,要推进专业评价。鼓励专门机构和社会中介机构对高等学校学科、专业、课程等水平和质量进行评估。建立科学、规范的评估制度。探索与国际高水平教育评价机构合作,形成中国特色学校评价模式。建立高等学校质量年度报告发布制度。可以说,落实和完善专业评价,将直接关系到我国高校(包括高职)建设“双一流”的正确导向。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