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你觉得你是自闭症吗?”

大米和小米 <更多内容 2017-12-03 12:12:49

点击观看记录短片《我=≠ ≈ 自闭症》

自闭症患者的内心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和周围的世界?

很多人试图去了解他们的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独立导演况冶便是其中之一,从2011年开始,她便带着摄像机走近出发,用镜头记录下自闭症人士给出的回答:

 1 

  我不是自闭症  

  我好着呢  

出生西安的张默飞,是一名成年的自闭症患者,现在是西安慧灵服务中心的学员。相较与其他学员,他有着很强的口语表达能力,生活上也能够自理,而且他开朗、乐观。在慧灵,张默飞一走进院子就能听到他和每个人打招呼的声音:“你好,xxx。”

张默飞喜欢画画,还是个对画画相当有原则的青年:

 “勾线只能用黑色勾,不能用其他颜色,用其他颜色就丑了,黑色勾帅气,勾完后用其他颜色染,这样才会漂亮。”

在慧灵义卖的作品墙中有一副他的插画,义卖价格80元,他对这个价钱表示认同:“不贵,节俭,不奢侈。”

张默飞还喜欢干家务,不仅在家干活勤快,而且慧灵也给他找一份帮厨的工作,他在厨房里帮忙摘摘葱,洗洗东西,干得认真仔细。他说

“一般事情是能办完的,作业也是能写得完的,只有心是操不完的。”

这样一个能说会道的青年,对于自闭症,是怎么看的呢?

况冶:你知道什么是自闭症吗?

张默飞立刻答出:自闭症简称孤独症,是不爱和人交往,自己坐着看电视,这就叫做真正的自闭症。

况冶接着问:你觉得你是自闭症吗?

张默飞摇了摇头,自信地说:不是,我还和妈妈在一起,能跟人聊天了。

况冶:你见过自闭症的孩子吗?

张默飞:见过,就是吃饭哭着不想吃饭的那个。

况冶:有人跟你说你是自闭症吗?

张默飞:没有,我好着呢,我挺好的……

 2 

  我不喜欢自闭症这个称呼  

  因为我觉得他带有贬义  

欧云鹤是另一名孤独症人士,今年18岁的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壮实的小伙子,现在在深圳的一所中专学校读计算机网络专业,他说毕业以后可能就做装宽带一类的工作,好一点的话还可以当网络工程师。

云鹤是在5岁那年被确诊的,确诊后父母因为他的教育问题争吵不休,妈妈觉得必须送云鹤去康复训练,但爸爸觉得没有必要,最后他们因为这个离婚了,云鹤小时候一直跟着妈妈生活,直到初中毕业才搬去和爸爸一起住。

在云鹤8岁那年,在父母和别人的一次聊天中他无意中知晓了,原来自己患有孤独症,但年幼的他并没有觉得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

在同学们的印象中,云鹤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他们并不知道他是孤独症患者。妈妈曾经想把这个事实告诉同学们,但是被老师制止了。

这么多年,云鹤在学校只有可以说得上话的同学,真正会有很多交谈、并且会互相帮助的,能称得上朋友的却没有。

他也渐渐地适应了这种孤独,看见同学们总是三三两两,自己却孤身一人的时候,他不会觉得不舒服:

“最多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而已,和别人不一样在我看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对于自闭症这个称呼,云鹤直言道:“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们自闭症,虽然这是一个最普遍的称呼,但我觉得这有一点贬义”。尽管如此,如果有人真的在他面前提起了,他也不会生气,因为他已经可以理解了。

 3 

  不要小看自闭症  

  我同样可以给人正向的影响力  

来自台湾的自闭症人士翰林是一名特殊学校的学生,他各方面的能力都非常不错,但是因为没有口头表达能力,他被普校拒之门外。后来,翰林在一家机构学会了用键盘打字,渐渐地他能够用这样方式和他人交流。

这天,翰林如往常一样来到机构和他的心理老师聊天,他打字告诉老师:

“我想学洗车,因为看到路旁的洗车场一次600台币。”

一看到这个,心理老师有些疑惑,问道:“你为什么会很想赚钱?”

翰林一个个地敲下:“爸爸生病了,我没安全感,干什么都要钱。"

原来近期翰林的爸爸忽然生病了,懂事的他知道现在是家里急需用钱的时候,所以想到要自己赚钱,但是老师告诉他:

“不需要这样,比如我的车很脏了,我就希望你帮我洗,你那么细心,一定会洗得很干净。洗车主要是一个服务,因为把脏的车变干净了,它附带的价值就是可以赚钱。而人生是以服务为目的,所以不一定是你好可怜,没有钱赚,就必须去赚钱。

你同样可以给别人正向的影响力,让他们知道不要小看自闭症,而且有自闭症的人不代表就是闯祸的人。在学校你也可以影响其他的同学,你可以自立自强,那你就非常棒。”

听到这个,翰林有些不自信地敲下:“残障,我有什么能力去影响人?”

但老师告诉他:你不要觉得残障不残障,一点小小的行为都可以影响别人,有一个人的报纸掉在了地上,另外一个人帮他捡起来,那个人都会感受到关怀。所以一个人的影响力不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业。

翰林点了点头:“这样简单的事,我一定可以做得到。”

……

 4 

  每一个生命  

  都值得被记录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在大多数的评论里,自闭症人士都被当做需要被帮助被同情的对象,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和脑海中,并不是这样认为,他们同样有自己的力量。

这些况冶感受到了,她跟随着守望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理事长廖艳晖的步伐走访了十多个自闭症家庭,从出生、诊断、训练到入学、工作……原以为花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却不想这只是一个开始。

此后6年,她一直奔走在自闭症人士和群体中间,6年后,她将她的沉淀和思考,将心智障碍者的人生和故事浓缩成一个个记录短片。

谈及做这项记录的原因,况冶说:

“每一个生命的悸动、挣扎与坚持,都必然是这个社会向前迈进的动力。” 

“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每个人都是一份恩典。”

“我们相信,包容使每个家庭、团队和社会更加富饶!”

今天是12月3日,正值国际残疾人日,在这个呼吁世界关注理解残疾人士的日子里,守望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正式推出

记录短片

《我 = ≠ ≈ 自闭症》

在这个属于自闭症人士以及所有残疾人士的节日里,

他们要为自己代言,

大声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感受!

即日起,您同样可以在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酷6、暴风影音、土豆网、搜狐视频等网站上搜索 “我 = ≠ ≈ 自闭症” 点击观看。

 守望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 

于2015年5月由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上海彩虹俱乐部、广州市扬爱特殊孩子家长俱乐部、香港学前弱能儿童家长会、澳门弱能人士家长协进会、台湾智障者家长总会联合发起。目的为各地家长组织搭建一个平等交流、互相扶持、促进各地家长组织化发展的非营利平台。目前全国各地家长组织成员有65家。

公益支持:壹基金

加入大米和小米QQ群 

一起交流分享

线上课程咨询群

413811513

线上课程咨询二群

130358390(建议)

长按下方二维码

祝福每一个孩子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大米和小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