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教育培训机构卷款而逃,监管应该转变思路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11-20 14:27:31

学校是否存在预跨年收费?是否制定退费办法?是否公示收退费?……日前,日前,一份由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市商务委、市教委、市公安局、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等9大部门联合制定的《北京市联合整治预付卡违规经营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在各级教育部门传达,要求检查教育培训机构的预付卡及预收费情况。记者调查发现,预付费在教育培训行业中普遍存在,不少培训机构的预付经费高昂,少则几千,多则十几、二十万,部分培训机构为促销课程,还推出了各式预付费算法,纷繁复杂。

培训机构预付费问题引起媒体关注。图片来源:西宁晚报

近年来,教育培训机构频频曝出老板“出走”卷巨款跑路,机构倒闭的事件,这带来的问题是,一些预付了巨额培训费的学生家长,四处奔走,求爷爷告奶奶,也很难拿回自己的预付款。舆论把这归为教育培训机构的乱象。但其实,这并非教育培训机构独有的问题,而是涉及预付款经营模式的所有经营性机构的共同问题。教育培训机构的一个特点是,先交学费,再上课,有的甚至是提前一次性交完多年的学费。这和预付费消费没什么两样。其风险在于,如果培训机构倒闭、关门,预先支付的学费,就可能“打水漂”。近年来培训机构倒闭引发社会舆论关注,问题都集中在这方面。要防患教育培训机构的这一风险,我国有必要统一加强对预付费(预付卡)的管理,并把教育培训机构也纳入监管范畴。此次北京联合整治预付卡违规经营专项行动,把教育培训机构付款卡、预付费纳入治理,是正确的治理思路。

2012年9月,国家商务部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该《办法》明确规定,发卡企业应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到商务部门进行备案。凡进行备案的企业,必须在规定的存管银行,存管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20%的资金。一旦“突然倒闭”,主管部门便可利用这一资金对消费者进行先行赔付。但这一办法治适用于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教育培训机构并不在此列。因此,对教育培训机构事先收学费的行为缺乏有效管理。

之所以教育培训机构没有纳入,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没有明确教育培训机构的“属性”,虽然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经明确对民办教育实行分类管理,分营利性的民办教育和非营利性的民办教育,但《民办教育促进法》在当时还没有修订。现在,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已经实施,按照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目前绝大多数社会教育培训机构,都属于营利性的民办教育,简单来说,就是提供教育培训服务的企业,因此,其采取先收费后提供教学服务的经营方式,适用于预付卡管理办法。

但这存在需要进一步厘清的问题,即怎样对营利性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进行注册和监管。当前,对营利性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采取的是先由教育部门审批,获得办学许可证,再进行工商注册的方式。在笔者看来,这一审批、注册、监管方式,并不能解决培训机构的监管问题。原因在于,如果办学许可证的审批门槛很高,那么,有一些机构就会选择只进行工商注册(注册为教育咨询机构,却从事教育培训),或者干脆不注册(虽无证无照经营,但由于培训需求旺盛,这类机构在各地都大量存在)。如此一来,即便教育行政部门、工商部门把教育培训机构明确纳入预付经营模式统一管理,明确要求教育培训机构建立风险保证金制度,规定培训机构必须备案,把风险保证金存入政府部门指定的银行,设立账号,由银行保管,但是,那些没有获得办学许可证,只进行工商注册的教育机构,以及没有注册的无证无照机构,反而逃掉监管,而这些机构恰恰是卷款而逃、倒闭高发的机构。机构倒闭后,家长维权,有关部门通常的回应是,这些机构没有合法的经营资质。

合适的方式是,应该对营利性教育培训机构,统一实行工商注册+备案制+风险保证金制度。即所有营利性教育培训机构,直接进行工商注册即可,但在具体进行培训时,必须指定部门备案(预付款培训项目),根据备案存入保证金。这样,就消除培训机构监管的灰色地带,有利于促进教育培训机构规范经营,也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