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博士培养“严出”是国际通行模式,质疑要求严苛没有道理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10-12 10:43:03

在美中国留学生唐晓琳失联一事一直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就在10日,美国犹他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主任布罗姆利教授给系里所有学生发去了一封邮件,邮件中表示,系里来自中国的研究生唐晓琳已离开人世。当天,犹他大学校方也证实了这一不幸的消息。(海外网10月11日)

对于这名留学生的不幸消息,国内舆论揣测,她攻读博士学位的压力太大,最终选择自杀。甚至有人质疑国外大学的博士毕业要求太严苛,逼她走上绝路。在笔者看来,在没有了解具体真相时,没有必要妄加揣测,至于质疑国外大学博士毕业要求太严苛,就属于没有道理了。难道舆论希望以此要求大学降低博士培养质量要求,让博士轻松过关、毕业?

据媒体报道,从已知的唐晓琳的经历来看,她度过了漫长的读书生涯。根据寻人启事中的信息,2004年她进入北大就读空间物理专业,2008年本科毕业后去往美国读研究生,至今已是第9个年头。从时间上推算,这是她攻读博士学位的第7年,但仍未毕业。虽然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犹他大学的物理与天文学系每年招收将近20名研究生,同时提供有学费减免政策。但录取条件十分苛刻。唐晓琳的经历引起一些网友共鸣,他们感慨,与外界想象中的光鲜亮丽、前途似锦不同,他们往往要面对的是导师不让毕业、实验反复失败、花大量精力时间研究的项目“永远不会出来成绩”,即使毕业了可能也面临着压根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尴尬局面。有网友说,"如果生物PhD能够有一个合理的退出/止损机制,或许这样的悲剧就可以避免发生了。”

博士培养的严格要求,与学生根据自身的条件进行理性规划,是提高博士教育质量的两个十分重要的方面。博士培养单位,不能迎合学生的"学历需求"而降低质量,攻读博士学位者如果自己没有能力尽快完成学业,同时又面临很大的毕业找工作的压力,就应该放弃做出其他选择。美国的博士教育是有退出机制的,关键在于有的学生不愿意"中途而废",认为没拿到学位就是失败,因此压力巨大。

由于实行十分严格的毕业要求,一名学生获得美国大学博士学位,要用7到8年时间,甚至更长,是很正常的。这不是导师故意刁难学生(博士生大都有全额奖学金,都要导师资助),而是为了每个博士生的质量。如果没有明确的从事学术研究的兴趣,拿到美国大学博士学位是很难的。有不少网友认为唐晓琳学得太苦了,因为据一名自称是其师妹、在美国读书的匿名网友表示,唐晓琳“有时候要半夜去实验室守着实验,特别辛苦”,“记得有次和她吃饭,吃完了都晚上10点了,她还要回实验室看结果。"但从学术研究角度看,这些根本上谈不上有多辛苦,博士生在实验室里通宵做实验的也不鲜见,苦不苦,关键在于自己有无兴趣,以及对吃苦的认识和准备。如果不感兴趣,同时也想轻松获得学位,是会觉得特别辛苦的。

我国有的学生,对于出国留学的“苦读”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他们中有的把国内大学“严进宽出”的招生、培养要求(只要被录取,不出意外都会获得文凭,学校对人才培养不够重视,没有严格的质量控制,有的学生以“混”的态度对待学业),套用到国外大学的招生、培养上,对国外大学教授的严格要求不太适应,这导致由于学业达不到要求而被学校退学的中国留学生比例不低。而其实,“严进宽出”的培养模式,也逐渐被国内高校抛弃。

我国近年来也开始重视抓博士培养质量,一改过去博士大多三年拿到博士学位,到现今有相当数量博士生延期毕业,还有学校对超期博士生实行清退制度。而对于大学提高博士培养质量要求,也有不少博士生吐槽,认为是导师故意为难,这也得到部分舆论支持。国内的教育管理和学术评价制度,确实导致导师和学生的关系有所异化,比如导师变为老板,把学生视为学术“打工仔”,但是,提高博士培养质量要求,加强博士培养过程淘汰,是正确之举,所有学生和社会舆论都要适应这种严格培养要求,而且也需要改变延期毕业或者被淘汰就是“丢脸”、失败的陈旧观念,读博士本就是自主选择,就是不能拿到学位,也不过是这条路不适合自己而已。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