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海究竟是什么颜色?随舰远航的军网记者这样说

中国军网 <更多内容 2017-10-08 16:31:25

原标题:海究竟是什么颜色?随舰远航的军网记者这样说


【喜迎十九大·军网记者远航纪行】

大海,是什么颜色?这个问题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答案——蓝。但对于我而言,大海,不仅是蓝色,还是绿色、是白色,是黑色、是金色……

自小就喜欢大海,喜欢蓝色的我虽生在黄土高原,但与海军的缘分却始终从未间断。我乐此不疲地排长队参观各类海军主题博物馆。即便如此,可当代海军在我心中依然是一个谜。欣喜的是,一直梦想着成为与海军近距离接触的我终于圆了梦,我登上舰艇、进入舱室、踏上甲板,意外地看到了大海呈现在我眼前的斑斓色彩。

今年9月,我有幸随海军戚继光舰远航,进行为期近三个月的采访工作,这是我第一次随军舰出远海。此前,不论是在刘公岛的海军学兵大队还是在宽阔的辽宁舰飞行甲板,亦或是维多利亚港畔的驻港部队海军营区,从新兵到高级士官,每一个我接触的采访对象都为自己是中国海军的一员而感到骄傲。这种自豪并非直接出自他们之口,而是那一个个坚守岗位的专注神情、一个不经意间的微笑、一颗颗从额头滴落的汗珠告诉了我这一切。

这一次,伴我而行的这支队伍主要是来自海军6所院校的军校学员,他们代表着未来海军的中坚脊梁。这些“90后”军校生对于国家、军队是怎样的抱负和担当?这是我此行最想寻找的答案。

绿

航行在碧波之上,大海与天空形成两种不同的色彩。原本湛蓝的海面在日光和海藻的共同作用下变得一片碧绿。这让我想起舰上一个叫做刘力尘的学员。这个来自甘肃的男孩在高中期间就立志成为一名空军,也曾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到空军招飞最后的定选环节,却最终因心肌肥厚与他的飞行梦失之交臂。

“既然不能当祖国蓝天的雄鹰,那就选择当一名守卫海疆的卫士。”执着的刘力尘转而报考了海军航空大学的机械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与战机为伴,将自己的满腔报国志投入到了海天之间。在执着追梦的刘力尘身上,我似乎能感受到他自身散发出的充满生机的绿色光芒,那种对于理想保持着昂扬向上的姿态与活力的状态,不正是这批代表着海军未来与希望的学子所共有的青春色彩吗?

如果说,从蓝天到碧海是刘力尘的彩色足印,那么对于经历过转隶的“90后”女兵柯倩来说,从松枝绿到浪花白,从刚毅的陆军特种兵到仁爱的海军军医学员,她的经历就如广袤海域之上的浪花,让我看到了一种柔中带刚的净白。

第一次见到柯倩是在舰上的教师节晚会彩排现场,这个发型酷似圆寸、声音略带沙哑的姑娘站在舞台上有板有眼地扮唱着老生,整个人有一种特别的韵味。再见到她时,她在舞台上挥毫泼墨,潇洒自如,举止间颇有侠气。那次我才知道,眼前这个戴眼镜的江南姑娘竟然来自于某特种部队。以前经常以“女汉子”自诩的我,在亲眼见到她亮出黝黑的双臂肌肉后才发现,原来女军人真的可以如此铁血!

柯倩是从大学生士兵一步步成长过来的,而经常外出采访报道的军事记者,同样也是新闻战线的兵。在我看来,与官兵同吃同住,按照部队每日生活制度深入体验,是每一名军事记者的必修课。唯有从日常点滴中了解他们,融入到这个集体当中,才能更深刻地读懂他们、认识他们,讲给网友的故事才能更真切、更走心。

每天清晨不到六点被舰上的广播唤醒,出早操、吃早饭、小扫除……学员的生活规律且充实。作为旁观者,我甚至有些羡慕这些军校学员,在人民海军日益强大的今天,他们是见证者,更是亲历者,他们一如充满生机的绿植,代表着海军的未来。

课堂上,他们是求学求知的高校学子,拿过各种学科类竞赛大奖;舞台中,他们是多才多艺的文艺青年,琴棋书画即兴表演毫不怯场;生活里,他们是活泼大方的新生一代,激昂奋进敢拼敢闯。正是这一个个洋溢着青春朝气的年轻面庞,感染并激励我始终保持与时间赛跑的姿态去工作去采访。

9月21日0点,为了借助国内航段里最后一点手机网络信号将稿件传回后方,我和几个同行掐着时间定好闹钟,抱着电脑、揣着手机,赶到顶层教室靠近窗边的地方搜寻信号。

入夜后的舱外,一切融为一片漆黑。大海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与天空同为一色。舱外传来海浪声和浪花击打船体的声音,隐约夹杂着舰艇发动机规律的“轰轰”作响。大家把头贴在窗前,盯着手机信号格和邮件附件上传进度条,原本浓浓的睡意早已全无。短短的十几分钟,再大的风浪声在我的世界中也一并沉寂下来,时间似乎也放慢了脚步,直到屏幕上出现“发送成功”的提示,我仿佛又听见了舱外的海浪声。

我闭上眼睛尝试比较睁眼闭眼的两种黑暗的不同,忽然发现竟然也有不一样的黑色。海上的黑深得可怕,深得彻底,是凝固的,无法逃脱的,让人瞬间觉得人类在大自然面前如此的渺小。而闭上双眼之后的黑却带有一丝光亮,再睁开双眸,眼前那些经过日晒与风浪的黝黑水兵面庞带给人一种踏实的安全感和无声的力量。

说起黑,这是每个海军官兵的标配肤色。空旷的甲板毫无遮阳乘凉之地,待传完稿件已是一副“关公”模样。

9月17日上午10时,戚继光舰从大连启航当天,因为着急传稿没顾上做防晒措施,我只在甲板晒了两个小时,鼻子便“光荣负伤”。

就这样,在短短的半个月里,原本就不算白的我晒成了初级“海军黑”。而长期生活在舰艇上的官兵,户外作业一干就是几个小时,这黑是专属于海军的“资历”,更是他们长期战风斗浪的印记。

每天清晨和傍晚,是飞行甲板最热闹的时候。大家喜欢在朝夕的日光沐浴下漫步,迎来新的一天,送走过往。有时,我也会走出舱室,戴上耳机,和着海风和海浪听几首应景的歌,我们,将继续跟随中国海军的航迹,走出浅蓝,驶向深蓝,见证当代海军游弋世界、维护海洋秩序、传递和平使命的历史,记录中国水兵作为和平卫士在远海大洋展现出的大国担当。

(中国军网记者乔梦10月7日发自亚丁湾)

作者:乔梦

编辑:郝思嘉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中国军网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