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处理学术与商业利益纠纷,要学术的归学术法律的归法律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10-02 08:40:28

9月28日深夜,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 中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工程师和卫星系统副总设计师彭承志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上发表《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的公开信称,其收到来自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州量子”)董事长郑某等人的多次电话威胁,对方更扬言“锤杀其子女”。这对他本人和家人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团队成员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澎湃新闻9月29日)

其实,这件事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属于法律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而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从目前的情况看,当事人可能是希望发公开信的方式,对对方形成舆论压力,促进警方依法处理,但最终事情的处理,还是得回到法律程序。

根据媒体的报道,此事大致涉及两个层面。其一,是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否存在虚假宣传,侵犯中科大上海分院的合法权利。报道称,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枢纽点”。而针对这一宣传,中科大上海分院随机发布了《关于涉及我院的量子通信相关不实新闻报道的声明》,声明指出,一、我院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设在我院的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上海控制中心也未与所谓“沪杭干线”进行连接。二、我院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的建设方、投资方发生任何性质的业务往来与合作关系。三、我院对虚假宣传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那么,按照这一声明,如果对方还有什么进一步侵权行为,应该切实利用法律武器捍卫自身的权利。

其二,是“九州量子”的董事长等人是否有侮辱、恐吓的行为,如果有,这属于违反犯罪行为,被侮辱、恐吓者应该立即报警。据报道,在恐吓事件发生后,彭承志所在的研究团队在中科大所在的安徽合肥报了警,警方目前正在处理中。这就令人奇怪,为何已经报警,警方已经开始处理,他却又发公开信呢?这背后有什么难言的苦衷?而由于警方的调查、处理,还在进行之中,因此,他发公开信举报对方,也存在其反被举报人合法权利的风险,据报道,彭承志所在的研究机构目前也已经收到浙江九州量子公司副董事长臧振幅委托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指其“用公开信形式损害其名誉权”。

这是一起与学术研究、商业利益相关的事件,理清其中的利益纠缠,需要学术的归学术,商业的归商业,法律的归法律,舆论的归舆论,尤其是舆论和法律,需要有明确的界限。所有法律问题,最终都需要司法机关调查处理,任何机构和个人,都不可能进行舆论审判,个体在没有得到司法部门公正的处理情况下,可以寻求媒体、舆论救助,通过舆论监督,促进司法部门透明、公正处理案件,而在司法机关已经在处理案件时,应该尊重司法机关的调查和处理,毕竟舆论不能干预司法处理,与此同时,在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利用舆论发声,指责对方,也会给自己带来法律问题。科学家在处理学术和商业利益纠纷时候,需要有明确的学术原则和法律原则。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