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国内大学应以开放心态去竞争世界一流生源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10-01 07:53:42

近日,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下称“TBSI”)在南山智园举办了2017级新生与院长、教授的见面会。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巴基斯坦、加纳等国的65名硕士、41名博士,总计106名新生参加了活动。其中,有不少伯克利、斯坦福、哥伦比亚等顶尖高校学生选择TBSI深造,对此,TBSI中方院长张林表示,校方特别关注的就是这群在海外获得了学位,又回归到国内高校进行学习的学生,以及一批来到深圳求学的留学生。“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鸿雁归来’。在大量家长送孩子到海外留学的时候,有学生选择重新回到国内,这是一种可喜的变化,其背后孕育的是国内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成效,可以提供优质的高等教育给全世界,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鸿雁归来”,这对刚举办的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来说,确实是一种肯定,表明学校刚建设,就已经吸引了以前出国留学攻读学位的学生,再回国来深造。而从学校举办一流大学的定位看,其实要淡化这方面的意识,因为作为一所融入国际竞争的大学来说,就应该吸引来自全世界的一流生源,从世界一流大学的办学看,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阶段,攻读学位的国际生比例有很多超过20%,有的高达30%~40%。我国大学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过程中,要有更开放的办学意识,未来,学生在各国高等学校间流动会是十分正常的。

前不久,我国公布了“双一流”入围名单,对于“双一流”建设,舆论普遍指出,一流大学,不仅要有一流的学术研究成果,还要有一流的人才培养,而且,一流的人才培养比一流的学术成果更重要。而要培养一流的人才,就需要大学一方面重视教育教学,要制订科学的评价体系,引导教师把更多精力用于人才培养,另一方面,则要提高人才培养的国际影响力,吸引世界各地的优秀生源选择中国大学攻读学位——一所大学攻读学位的国际生占学生的比例,是评价大学是否是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指标之一。

近年来,我国大学也在加大国际生招生力度,清华大学在今年还对招收国际生进行改革,实行申请-审核制,但这一改革遭遇舆论质疑,认为是进一步降低招收国际生门槛。之所以会出现质疑,主要原因是,相对于学术研究成果来说,清华等学校的人才培养质量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还不够,与哈佛、耶鲁等世界世界一流大学相比,国外优秀学生选择我国高校深造的还较少。

在这种情况下,在国外已经获得名校学位的出国留学学生,在进一步深造时选择国内高校(和国外大学合作办学项目),既让人感到高兴,也需要从中看到我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还存在的差距。客观上说,能在国外获得名校学位之后,选择国内高校深造,这反映出这部分归来的“鸿雁”对国内大学教育以及整体经济、社会发展的认可,这也体现了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的长足进步,包括和海外知名高水平大学合作,提高了国内高校的国际化办学程度。而从吸引世界一流生源角度看,如果学校能吸引世界一流生源报考,那当年出国留学者的“回归”,并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这实质是高等教育全球化中的一个极为正常的现象。未来,有学生到哈佛去留学,然后再到北大深造;也会有学生选择到北大留学,再到哈佛深造,这是大学在同一个平台竞争的常态。

形成这样的常态,当然需要我国大学努力提高办学水平,而在提高办学水平过程中,需要我国大学办学者和社会舆论,都要抛弃陈旧的把学生的选择道德化的观念,尊重学生的选择,以办学实力和发展前景吸引学生的选择,同时淡化学生的身份标签,以学生的能力和素质评价学生。之前,我国对于出国留学的学生的心态是很纠结的,甚至有一段时间,会把选择出国留学,以及出国留学之后不回国工作,视为不爱国,而随着出国留学人数增加,大家逐渐意识到出国留学以及学成之后在哪里工作,都是个体的选择,不应该进行太多的道德化评价。这也是社会更加自信的表现。多从受教育者角度,去分析其选择,在尊重其选择的基础上,分析吸引其选择的因素,这是提高我国学校办学水平和吸引力的重要方面。

在美国,学生上大学期间,是有自由转学制度的,因此,从一所大学转到另一所大学,是十分正常的事,不存在哪所大学就比哪所大学更好的问题,而是哪所大学对这名学生来说更适合(包括求学以及未来的职业发展)。目前,我国还存在“单向”思维,会对学生从一所大学退学,选择到另一所大学读书,或者不选择一所大学,而选择另一所大学,做出简单的优劣判断,而这并不适合多元以及充分竞争的全球高等教育。我国大学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参与全球高等教育竞争中,需要有开放的心态,尊重学生的多元选择,打造自己的特色和品牌,用自己的办学质量和特色吸引一流学生。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