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切实提高教师待遇,必须改革经费保障机制以及完善问责机制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9-25 15:14:15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其中涉及民众关心的一系列教育议题,《意见》还强调,要切实提高教师待遇。完善中小学教师绩效工资制度,改进绩效考核办法,使绩效工资充分体现教师的工作量和实际业绩,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

对于教师待遇这个问题,1994年1月1日实施的《教师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建立正常晋级增薪制度,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可直到23年后的今天,在国家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中还对此加以特别强调,这说明我国有的地方并没有依法保障教师的待遇。换句话说,如果严格执行《教师法》,就不必再有“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这样的要求。

那怎么确保切实提高教师待遇呢?在笔者看来,十分重要的有两方面,一是改革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二是完善对地方政府的问责机制。

我国教师的待遇问题,在不发达地区、农村地区,尤为突出。这和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有关,在很多地区,教师的待遇,还主要依靠县级财政解决,而县级财政实力有限,就会进一步影响教师的待遇。这次印发的《意见》,要求统一城乡学校建设标准、城乡教师编制标准、城乡义务教育生均公用经费标准,加快建立义务教育学校国家基本装备标准。而每一条标准后面,都涉及到教育经费拨款,没有与之配套的经费保障机制,《意见》在一些地方就难以得到切实落实。比如,教师编制问题,我国有的农村地区学校就长期存在“有编不补”,以及“无编可补”的问题。“有编不补”,就是为了节省经费,而用代课教师(合同教师);“无编可补”,则是地方政府不根据教育事业的需要增加编制——增加编制意味着经费投入。

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改革以县级财政保障教师待遇的机制。强化省级财政统筹,并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我国对保障乡村学校的生均公用经费,已经明确由中央财政和省级财政分摊,省范围内大多不再由县级财政承担,这对统一城乡学校生均公用经费标准极为有利;对农村公办义务教育学校校舍安全保障,所需资金目前也基本由中央和省级按比例共同分担。但是,义务教育教师工资,还基本要求“县级政府确保县域内义务教育教师工资按时足额发放,在分配绩效工资时,要加大对艰苦边远贫困地区和薄弱学校的倾斜力度。”只是在这一基础上,由省财政加大对欠发达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支持各地落实教师工资政策。很显然,依照这样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是很难保障教师待遇的,财政实力不强的县,教师的工资待遇标准就低,还会发生拖欠工资的情况。只有将其调整为省级财政统筹,才能有效解决。

对于地方政府保障教师待遇的责任,我国《教师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地方人民政府对违反本法规定,拖欠教师工资或者侵犯教师其他合法权益的,应当责令其限期改正。违反国家财政制度、财务制度,挪用国家财政用于教育的经费,严重妨碍教育教学工作,拖欠教师工资,损害教师合法权益的,由上级机关责令限期归还被挪用的经费,并对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法律条文看,没有落实教师平均工资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的法律规定,地方政府部门就已经涉嫌违法,这需要追究地方政府部门的责任,可是,从过去的实际情况看,因没有保障教师待遇而被追究责任的地方政府部门很少。这与经费保障机制有关,也与问责机制缺乏有关:当地方政府没有财政实力来保障教师待遇时,上级部门其实很难追究责任。对此,除改革经费保障机制之外,还应该由政府行政部门问责,改革为人大问责,由人大对政府教育部门进行质询、监督,并进行司法问责,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政府部门拖欠教师工资、挪用、挤占转移支付的问题。

这次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到,要坚持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相结合,针对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集中攻坚、综合改革、重点突破,扩大改革受益面,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而教师待遇问题当属于教育领域较为突出的问题,因此应该针对教师待遇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分析其根源,改革影响教师待遇的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和教育问责机制。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