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达拉斯小牛,别改名啦,您觉得中国球迷真在意这个吗?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更多内容2017-09-12 18:07:38

原标题:达拉斯小牛,别改名啦,您觉得中国球迷真在意这个吗?

库班老板说,Dallas Mavericks要改名字,不叫小牛了。

——大概十年前,我早寻思过这事。Maverick这词,倘若咬文嚼字,确不该译成小牛;“没打烙印的牲口”,说达拉斯牲口队又不雅驯;所以我以前就念叨过:

“达拉斯独行者队”?

“达拉斯不屈者队”?

“达拉斯桀马者队”?

但是,倘若按此标准一揉搓,那,怕是许多队名字都得改了。

——华盛顿子弹队原来叫得好好的,后来改了wizards巫师;但大陆一般译成奇才,大概是怕封建迷信吧?

——印第安纳步行者队,港台译成遛马队,其实都不对:pacers既跟印第安纳波利斯马拉车传统牵上,也是为了跟印第500赛车挂钩。以前康赛科球馆喜欢用赛车引擎声做背景乐,就是这个道理。

——纽约尼克斯也就是灯笼裤队,是源于纽约早期荷兰移民所穿的灯笼裤。

——多伦多那条龙应该是速龙……也不知怎么地就猛龙了,台湾叫暴龙。

——费城76人最扯淡:本是为了纪念1776年美国人在费城宣布建国独立嘛,76人又是个啥?按说,若译成费城独立日队,其实更对味。比方说,2001年总决赛:

“这位桀骜的3号就是费城独立日队的阿伦·艾弗森”——是不是味道十足?

自然也有些,因为搬过了家,那名字已经驴唇不对马嘴的了。

比如,湖人是个什么鬼?有这种人嘛?

——因为早先湖人队在明尼阿波利斯,濒临五大湖;laker在英语里,是诗歌里湖畔派的意思。所以正经该叫“明尼阿波利斯湖畔派”队。但后来搬去了洛杉矶,这名字也不太挂了。

——犹他州一个白人州,并不太流行爵士乐啊?因为原来爵士队属于爵士乐发源地新奥尔良。强行搬去西北后,队名保留了,但如果搁到中国,好比一支球队叫“宁夏麻辣烫队”,您一定会觉得,其中大有文化阻隔。

——孟菲斯并不太产灰熊,这个队名,仿佛中国有一个“宜宾东北虎队”。但考虑到灰熊原来属于温哥华,也还好吧?

话说回来,虽然我很乐意小牛改名叫达拉斯独行者队、达拉斯不屈者队、达拉斯傲马队之类,但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希望……不要改,还叫小牛吧。

这却说来话长了。

之前聊过NBA绰号的问题。现在的趋势是:上一代的美式经典绰号,大多保留,比如飞人乔丹,有大梦奥拉朱旺,有邮差马龙,有甲虫哈达威,有魔术师,有滑翔机,有手套,有白巧克力,有雨人,有J博士……

而新一代球员的绰号,则更多中国色彩:小学生库里,神龟威少爷,表妹考辛斯……

原因不止一个。

第一原因是,某代街头风的人逝去了,起绰号的黄金年代也过去了。

NBA起绰号,大概是1960年代开始流行。50年代老几位,阿里津、约翰斯顿、米肯、佩蒂,都没啥绰号——绰号是件很黑人,很街头的事。

1960-70年代,黑人文化、街头文化、嬉皮士文化起来。各色匪号就多了。张伯伦就绰号一大堆,北斗星、大铲斗之类。奥斯卡的绰号是大O,那还算比较朴素。

1970年代,J博士、手枪、冰人这些绰号,都很街头风了。当时ABA比NBA更炫彩更街头,起绰号也多。

1980年代到1990年代是承袭了这一波的,但1990年代末,绰号之风又少了。那时1970年代那种痞痞的街头风过去点了。像阿尔斯通“skip to my lou”那种街头风绰号,NBA里比较少了。

所以NBA绰号的巅峰期是1975-2000。之后就少了。

像21世纪最有名的几个绰号,黑曼巴是科比给自己起的,不是别人叫出来的。

然后,得多谢鲨鱼:真理是鲨鱼给皮尔斯起的,闪电侠是鲨鱼给韦德起的,大基本功是鲨鱼给邓肯起的。

第二原因是,上一代翻译时,都是照翻的;后来有些有文化差异了,就不翻了。

科比晚年给自己一个绰号vino,醇酒。国内并不翻译。

库里的绰号是Baby-Faced Assassin,或者Chef Curry,娃脸杀手或者库里(咖喱)大厨,国内并不翻译。

哈登的绰号是The Beard,就是胡子。

杜兰特的绰号Durantula杜狼蛛,或者Slim Reaper,国内不翻译。

莱纳德的绰号The Claw,长爪。国内不翻译。

保罗-乔治的绰号PG13,“13岁以下不许观看”,国内不翻译。

看,其实他们都有绰号,只是国内不翻译了而已。

不像早年,飞人乔丹,手套佩顿,大梦奥拉朱旺,一一照翻。

威尔金斯human highlight,按现在说法其实该叫“人肉十佳球”,当时依然硬生生翻成“人类电影精华”,也要翻过来。

第三个原因是,沿袭着第二点:大概从21世纪初,有许多我们熟悉的说法,其实就是中国人自己创的。

我记得阿里纳斯叫大将军这个梗,是俞若愚老师,也就是虎扑原来的兰斯鱼先开始叫的。

中文论坛里管威斯布鲁克叫威少爷或者威少,应该是我开始的。2009年之前没谁这么叫过。

沃克叫胖头陀。韦德叫典韦(D Wade)。小霸王斯塔德迈尔。张两万。大猩猩尤因。这些都是国内论坛发明的梗。

别觉得过分。实际上有许多我们以为是老绰号的,都是国内梗。

比如伯德的绰号是Larry Legend,“传奇”。所谓大鸟是中国人自己玩的梗。马布里的绰号是Starbury或者“科尼岛最好”,独狼这绰号也是中文梗。

早年大家还叫勒布朗叫雷霸龙或者老北京呢。

习惯就好。

所以您也明白了:

NBA的中国文化,从单纯的舶来品,到自主创造。经历这二十多年的传播,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的渲染,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独立文化氛围。

比如雄鹿那位,他的正经英文绰号叫Greek Freak,希腊怪物,但这里妙在有个谐音。希腊怪物的中文字,就完全没英文那么有趣。反而是他的中文绰号字母哥,就是很正统的中国趣味。

同样,国内球迷针对球队们,也有了彼此的奇怪爱称,却不是美国人能明白的了。

比如,湖人球迷自称我湖,洛杉矶人是一定不明白的。马刺球迷自谑狗刺,也很怪异——须知马刺本来就是安在靴跟刺马的,说是狗刺,似乎暗指对方是狗了。凤凰城一个普通美国老百姓,一定不明白某些中国太阳球迷“我日”里含有的微妙含义。休斯顿球迷也一定不懂“我火”是个啥意思,“好好说着航空科技呢怎么就火了?”

以及,怎么跟库班解释,一个小牛球迷称呼德克为我“我软”,是一种戏谑的爱称呢?那真是说来话长了。

我一直觉得,像德克被小牛球迷称为“我软”,类似于AC米兰球迷自谑“我毛”,都是互联网时代的典型次文化案例。这里头集合了多少你来我往的戏谑与自嘲,多少黑话与小圈子娱乐呢?这多少已经形成了一种中国本土球迷文化了。现在强改,味道也会变。

所以,maverick是不是小牛,其实意义不大了。库班出来,也就是表个姿态,显得重视中国市场。

但如果小牛真的改名,意味着有关小牛的许多词汇与已有文化将会被取代。很难跟库班解释,许多球迷称呼“达拉斯小妞队”,带着一种多么温柔的戏谑之情。

甚至,想象一下,如果小牛真改成傲马队或者其他什么了,那“牛马大战”,这个NBA球迷一望即知的词语,还怎么叫呢?“马马大战”?

所以啊,别改了吧。

我们当然知道更准确更雅驯的译法,但对球迷而言,根深蒂固的情感,远胜过是否雅驯;maverick属于美国人,小牛这名字属于中国人,大家反正也不是冲着球队名字去跟一支球队的。

反正,这是个马刺球迷会自称狗刺、鹰球迷会自称小鸟、湖人球迷会自称卧虎的时代,是否精准雅驯,根本没那么要紧嘛!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