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她在小学六年级被诊断重度抑郁,17岁被北大六院郭延庆确诊阿斯伯格综合征,后来发生的故事,很暖

大米和小米 <更多内容 2017-09-11 01:11:08

林雨(化名),今年25岁,北京人,17岁时被北大六院的副院长郭延庆教授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AS)。

十年前还是学生的她

上课时会说很多有关性的非常下流的话语

或者突然在课上爆笑不止

数次和班主任顶嘴,发短信辱骂班主任

把同学的圆珠笔和文具藏起来,诅咒他们

……

她成为同学和老师排挤的对象

更甚的是

她还患上了抑郁症

高中时期的她辗转于各个精神病院

差点上不了学

而十年后的今天

她却因为两份特别的感情

来了个华丽转身

我的两个知己,分别告诉我爱和被爱

口述 / 林雨

整理 / 当当

编辑 / 大八

我是大小米的粉丝,看了两期AS的文章,颇为感同身受。

我和故事里的王芳、嫩成一样,都因为自身的特征遭受过来自世界的恶。

1

“有我在,你就别怕了!”

1992年深秋,我出生了。

3岁那年,妈妈和她的大学好朋友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国企,而我也就很自然地认识了妈妈朋友的女儿小雪。

小雪比我大两岁,因为心脏病暂缓一年上学,又因我们家离得近,所以我和她上了同一所学前班。

刚上学前班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用适当的方式融入集体。

和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我总是会故意揪着她们的领子,然后自言自语一些听起来像是咒语的话。

于是我被整个学前班的小孩子孤立,他们骑在我身上打,往我身上撒尿,甚至于把我绑在树上殴打。

小雪比我身材高大一些,看到我被这样欺负,就总会护着我。

她说:“有我在,你就别怕了。”

而结局就是我们两都被打得鼻青脸肿回家。

或许是患难见真情渐渐地,我们变成了小时候无话不谈、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2

失去好友的庇护

我开始变的焦虑、抑郁

后来升入小学,我的成绩很好,总是被小雪的妈妈拿去比较,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小雪开始跟我疏远起来。

四年级时,我考到海淀区奥数比赛一等奖第十七名,开始变得很骄傲,一些不恰当的言行触怒了几个同样学奥数的男生,他们给我起十分难听的外号,诸如“屁股”,“容嬷嬷”等。

他们经常抢走我的水壶,书包和其他物品踢来踢去,扔来扔去,因此我自己的个人物品总是莫名其妙地丢掉。

到了六年级,我因为一些原因长达半年没有洗澡,于是班上几个同学说我身上有病毒,他们每个人都躲着我,离我很远。

凡是我用过的东西,他们看见了就做出十分恶心的样子,拿去消毒,甚至用十分恶毒的语言辱骂我,说我恶心、邋遢王等。

没有了好朋友的庇护,我开始变得孤独、焦虑。

小雪毕业的时候,通过儿童医院的确诊,我已经有了比较严重的抑郁状态。但是因为年纪太小,并没有任何人给出我合适的治疗方案,更没有吃药和做心理咨询。

并且这种心理问题却一直延续到我上初高中.....而我的父母,却并不知道。

3

从小到大,我一直被孤立

你为什么愿意做我的朋友?

小学的时候因为成绩优异一直都受人关注,但到了中学连续几次考试都是在中等,之前一直被笼罩的光环没有了,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我想了另外一个方式:

我上课的时候说一些有关联性的十分下流的话语;

我经常在课上爆笑不止;

我随便上课插话;

把同学的圆珠笔和文具藏起来......

也正因此我被全班同学所孤立了。

到了高中,成绩还是平平,我的情况变得更加厉害,处于极度抑郁状态的我数次和班主任顶嘴,发短信辱骂班主任,并且在团日志上诅咒同学,因此人际关系更是处理得一团糟。

高二转到文科尖子班,一开始班主任对我很好,也甚是照顾和关爱。但那时的我已经患有轻微的迫害妄想症,害怕原来的班主任给我下毒。

高二下学期和高三上学期,父母终于决定带我辗转于各个精神病院,得出的结论是—重度抑郁症。

虽然爸妈也一直给我开导,但情绪极度崩溃的我,每晚只想和小雪通很长的电话。

而她就在电话那头听着我哭诉,陪着我、鼓励我。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每晚和小雪长时间的互通电话,简直是黑暗笼罩中找寻到一座灯塔,指引着我前进。

高三下学期,我被北大六院郭延庆教授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那时候我顿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受欢迎的特征,我的情绪和成绩开始慢慢好转。

我们互相帮助对方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最后我上了普通一本学校,专业学文学,她去了艺术类院校学动漫。

现在的我们也会经常碰面,一起玩,一起去逛街。

有一次我终于向小雪问出了那个在心底徘徊了很久的问题:“从小到大,我身边的同学都很讨厌我,为什么你始终在我身边?”

她笑着回答说:“因为你的本性是很善良的,就像荔枝一般,外表看起来很刺、很粗糙,但剥开之后,里面的东西是很甜很嫩的。”

直到现在,我还觉得这是我听过的世界上的最好听的话语。

4

小雪和江江

上大学后,我也经常因为一些无心之失惹得室友们不太高兴,一直处于没有朋友的状态,直到学妹江江的出现,我们一见如故。

如果说,我和小雪之间的友谊是从邻居开始,自然而然发生的,而江江就是我第一次跟陌生人彼此用心去维系起来的一段感情。

我会试着去关心她的GRE成绩,在她低落的时候拥抱她给她安慰,就如小雪对我做的那样。小雪让我感觉被爱,是我精神上的依靠,而江江则让我学会了爱别人,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当我在这个世界上冲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是小雪和江江让我感受到,除了父母,还是有人会喜欢我,需要我,原来,我真的没有那么孤独和一无是处。

我很幸运拥有她们。

就如作家巴金所说,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里就象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生存有了一点点光彩。

而现在毕业后我,过得很平静,不仅以第一名考取了北师大人文学院的研究生,还在毕业后考取重点中学的编制,并出版了自己喜爱的散文集。

5

后记

她们眼里的林雨

江江:

“林雨是个特别又可敬的女孩子,我们的熟悉是从2013年9月份那场大雨跟男友分手开始,我目睹了她人生中最狼狈不堪的时候。

之后的我们互相陪伴,而我其实也慢慢发现她阿斯的特质,或许是因为我的表弟也是阿斯,所以对她,我也很宽容,其实她也会包容我。

我陪她走过了整整四年,看着她考研、找工作到现在。我只想对她说:你的人生定光明万历,而我有幸相陪,我相信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挚友。”

小雪:

“小雨就像荔枝一样,荔枝的外面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刺,但里面的果肉却是晶莹剔透的。小雨外表强势倔强,但内心却是善良敏感单纯的。

二十二年的相处,我很幸运可以遇到她,我希望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完-

点击阅读王芳、嫩成的故事

成年后才发现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征(AS)患者

26岁女孩以“AS女孩”为主角的小说即将被改编成网剧!

被医生诊断高度疑似阿斯伯格综合征, 而更崩溃的是发现自己的老公竟然也是!

昨天下午,邹小兵教授和三个成年阿斯妹相遇了!

加入大米和小米QQ群

一起交流分享

线上课程咨询群

413811513

线上课程咨询二群

130358390(建议)

长按下方二维码

支持大米和小米的一路付出

愿我们的孩子都能

被世界温柔以待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大米和小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