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史记 新版敦刻尔克大撤退(文尾搞笑 勿喷饭)

刘备我祖<更多内容2017-09-08 16:12:02

原标题:史记 新版敦刻尔克大撤退(文尾搞笑 勿喷饭)

庚辰之岁(1940),时惟初夏,东土抗倭方殷,欧陆兵戈始炽,德意志驱车驰骋,法兰西拱手彷徨,英格兰徒呼不可,美利坚高枕春睡。

癸丑(5月10),德兵三千铁车掩至法兰西,避马奇诺金汤之固,碾荷比卢羸弱之师,一时长城虚设,举国惶然。

时有英法带甲之士四十万,被驱无异鸡犬,遁走海滨,止敦刻尔克,德意志前将军古里安,驱铁甲铁车席卷而进,将坑擒壮士四十万于海滨,以绝大不列颠之心。

然天不亡米字国。

丁卯(5月24日),希帝谕古里安,曰:止。古里安太息曰:此翁丧心矣,大失良机。

戈林谓希帝曰:残军易与,吾居高诛下,必使彼无遗类。

壮士孤悬海外,不列颠君臣皆惧,大臣泣曰:若壮士死海外,则吾国无可用之兵。

己巳(5月26日),英王有诏,尽国之力,拔我孤军。诏曰“发电机”。

翌日,敌机凌空,海涂皆火,英巨舟浮至,然近海皆浅,舰不得近,人不得登,望海徒叹,

是日,所拔将士不过7669。

辛未,(5月28日),雾,德飞机不得进,然铁甲始进。英校尉蒙哥马利灭灯夜行,驱兵车数百,截断敌兵,以护残师。

英法孤军企足盼援,西北望,可怜无数浪,卷起千堆雪,上有漫天之敌机,下有铁火之雄师。

忽一日,海上舟舰蚁集,英伦子民策舟荡盆而进。

先是,大不列颠有士振臂呼曰:“吾国之赤子,哀哀待救,望穿海峡,今日壮士若死,则他日吾国必亡,我虽无巨舰,然扁舟可用,君等可相从乎?”

英伦岛民皆曰:“可”。

是日,拔孤军而出者:17804.。

至于戊寅,历九日,拔出孤军33万又8226,有英军21万又5000,法军9万,比利时军3万又3000.

彼时虽烟焰张天,沉舟毁舰,立足无寸土之安,头顶无片云之静,生死只在咫尺,家国远在海云,然将士不乱,行伍有序,遇舟而不争渡,蹈海而不避死,或垂钓骇浪,或徜徉沙滩,徐徐而退,败而不溃。

猛士得归,英相丘吉尔乃告曰:吾国将守四方,虽在滩涂山林,虽在城郭闾巷,必尽死护国,驱敌于外,嗟尔上下,以敦刻尔克为志。

海峡人去,惊浪犹在,好莱坞乃为剧“敦刻尔克”,以示不忘前事也。

有芳史氏者,观剧,怒发冲云,曰:大不列颠不知耻也,妾将为文以讨。

乃为文曰:大不列颠战东瀛倭寇于敦刻尔克,弃我军不顾,且焚辎重粮草,遁天竺国去,使我壮士死于瘴气之山野,戮于倭寇之刀锋,此非人也。

文见,天下大骇,曰:当年逼英法于敦刻尔克者,东瀛之师乎?

丘吉尔闻,问戴高乐曰:戴兄在欧陆,可知庚辰岁逼我师于海上者,德军乎?日军乎?

戴高乐曰:分明乃德意志为之,见此文,老朽亦茫然。

古里安曰:末将不服。

蒋奉化闻,惊曰:吾军深陷敦刻尔克乎?杜聿明曰:非也,彼时卑职率师在缅。孙立人曰:未闻吾军在欧陆也。

天下纷纷,证此文有谬,或曰:此文今岁至愚也。

芳史有夫君,长鱼君也,拔剑斥曰:尔等岂可欺我娇妻,是非自有某在。

太史刘闻,曰:

贤文自有贤者爱,愚文自有愚者爱,或为贤文而穷,或为愚文而富,皆命也,愚者自愚,贤者徒劳,所能为者,不过贤不与愚争是非,愚不与贤说高低,如此而已,如此而已。

然劝天下文士,书不可不读,史不可不知,一字之谬,则全盘皆误,慎之。

呜呼,若当时希魔纳粹有巨蛋,能灭国千里之外,则浅浅海峡何足为道也,深夜思之,冷汗涔涔。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刘备我祖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