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产妇跳楼深度分析:你的血,不会白流!

格羽咖啡馆<更多内容2017-09-08 14:37:54

原标题:产妇跳楼深度分析:你的血,不会白流!

1

中国的女人,到底有多命苦?

最近的新闻,我都不想打开看了——太多的惨案了。

有人说,我们看到的是直播的恐怖片,但是所有恐怖片都是邪不胜正,而现实往往悲剧一再地发生,让人看不到希望。

产妇跳楼的事儿,不必赘述了吧。

图注:这个签字证明——所谓其丈夫说自己从来就没有不同意剖腹产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话。

其实这件事的核心问题只有一个:为什么我的身体,我做不了主?

所有生孩子的人都知道,当产妇被送到病房里去的时候,家属都要签字,简单来说,就是让家属决定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现在反过来想,为什么是家属决定呢?

当我想要质疑这个诡异的约定俗成的规定的时候,却发现,其实现行的法律,根本没有这种特别的规定。

事实上是,当一个女人在产床上承受人类能忍受的痛苦极限——十级时,她对自己的生命做不了主!

图注:榆林产妇下跪乞求丈夫一家人同意自己剖腹产

法律规定她可以做主,但是在现实中真正接管一个女人生命的,是这样一群人——女权主义者陈岚在《产妇跳楼深度分析——你的命捏在谁手里》是如此评论的:“当你跟他讲道理,他会跟你讲法律,当你跟他讲法律,他会跟你讲风俗,当你跟他讲风俗,他会跟你讲流氓。

“人都死了”——只要人死了,他们就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哪怕这人,是他们间接或直接害死的,那不重要,“人是死在你们医院的。”

说到底,法律也好,知情同意书也好,产妇的哀哭挣扎也好,娘家人的守卫保护也好,真的要是碰上一个死不要脸脏心烂肺的孩子他爹,都没用。

你,救不了自己。

医院也没法帮你。就算医生叫来了警察,你男人若不签字,警察也不能强迫,娘家人哭着说我签,也未必有用,因为事后被医闹的风险太大。医生就是不敢手术!别说手术,救命的血浆,如果他不签字,你也得不到。血浆放在边上,你也等死。

对了,最后你死了,那个不签字的人,法律上并无任何责任。还可以利用你的死,很好地去索赔。

现在其他妈妈们是不是该好好对男人说声:“谢谢当年不杀之恩了?”

因为写得太好,我忍不住再引用一段:

“榆林产妇就算再活过来一次,未来的生活,也是满地荆棘,和吞噬血肉的獠牙,等着她。

新生儿如果窒息,有脑瘫风险,这样的丈夫,会不会要求妈妈放弃孩子?

从他对产妇的态度就可以看到对女性的态度,如果生的是女儿,会不会歧视和要求追二胎?

产妇经历一番生死生完孩子,“你怎么还不赶紧起来带娃,不就是生个孩子吗?”

……

公婆挑剔。他一句:“那是我妈!”

逃出了产房,二胎等着你,生了二胎,重男轻女的家庭矛盾等着你,抑郁症等着你,公公婆婆等着你。

择日而噬,而已。

跳楼的一百个理由等着你。

图注:网友们的评论。美国合众社发布过一项调查,发现产妇对自己分娩经历满意度最高的因素,并不是生产过程有多顺利,而是产妇在生产过程中所受到的照护。

……有些事,只要进入命运之轮,

一开始,就已写了结局。

从一开始,娘家就不要教出傻白甜的女儿。

女人就不要嫁不尊重女性的男人………

这样的家庭,边儿沾都不能沾。

否则,无论怎么走,都只是迷宫的障眼法,结局只有一个。”

图注: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全世界每天约有830名妇女死于妊娠与分娩有关的并发症。据推测,在2015年大概有30.3万名妇女在妊娠和分娩期间及分娩后死亡。而夹在孕妇与家属悲痛之间的,往往是妇产科里的医生。

2

其实,这已经是中国女人最不命苦的年代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有这样一些片段:周滢站在公堂上,身边站着两个男人:沈家二少爷说,青天大老爷,你要秉公执法,他吴家把我的私产拐走,现在我要求保护我的私产!

吴家大少爷说,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女人。

县官最终决定把周滢的归属权给了吴家。

沈星移不服,正好碰到周滢的义父,让义父再把周滢卖一次。义父是老江湖,为了骗钱,当然无不应允,他以为沈星移不知道周滢的下落,没想到沈星移说周滢就在吴家,你把她带来,这周滢的义父也绝了,居然到人口市场买了一个小女孩,给她起名叫周滢,这下沈星移傻眼了。

图注:《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我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想说明一句:

在中国,女人在家从父,嫁人从夫,夫死从子,这一辈子,命都不是自己的,女人已经是男人的私有物品几千年了,直到一百多年前,也就是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里,女人的命是不归自己所有的,是可以开个价就卖掉的。

女人唯一要关心的,是自己这辈子能落到哪个仁慈的主人手里而已!

而让人心痛的是,到了今天,我们还在讨论这个问题。

吴思有一本很著名的书《血酬定律》,说人世间有三种人,一种是强人逻辑,谁胳膊粗听谁的,一种是弱者逻辑,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拿命来和你换,你能把我怎样?第三种人是靠道理说话的,谁有道理,听谁的。

在当下的社会里,两种人最可怕,一种是胳膊上纹身,戴大金链子的;一种是老头老太太,和各种动辄脱衣服带着孩子冲击警察的中年妇女。

前者代表的是强人逻辑,后者代表的就是这些让医生们被恐吓得恨不得带着钢盔去上班的医闹们,上访户们,他们往往一开始是受害者,但后来他们发现,如果根本就枉顾一切道德标准,突破一切底线,拿出天津混混那种往自己腿肚子上插刀的狠劲儿,无人不怕自己三分。

这样的人,一般是不能出国的,因为在国外,是第三种人做主。

比如之前的新闻,屡屡爆出中国人在飞机里耍横,结果被FBI遣返回国,甚至因此惹下官司等等。

因为在国外,别人不吃你这一套,而在中国,我们的很多地方,还存在着“血酬定律”,整个社会还缺乏一种真正的正气:对一切不讲理的零容忍。

其实,还是我经常说的那句话,这是一个中国女人想做女奴而不可得的时代。

因为中国女性正在觉醒,所以当一个人更清醒的时候,才会更痛,于是就被卡在中间,犹如中途醒来的冬眠动物——无法被催眠了,却又发现自己的饥饿。

当下最近会有那么多让人震惊的新闻:

1.如果你拒绝了男人的求爱,你有可能被扔下楼。

2.如果你不能接受一个天天出轨,吃喝嫖赌的男人,你可能会被掐死,扔到冰柜里。

3.如果你生孩子,就是把命交给婆家,哪怕你死了,也没有人在乎,甚至可以为他们带来一笔财富。

4.如果你生完了孩子,还要小心被婆家关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裹上大棉被,被活活热死。

5.过了生孩子这一劫,等着你的是中国女人四不幸:当妈式择偶、保姆式妻子、丧偶式育儿、守寡式婚姻。前一段爆出一个新闻说一个妈妈因为心绞痛去世,死了三天,被亲戚发现,丈夫对此一无所知……

这些新闻说明两件事:

1)越来越多的女人要求像人一样活着。

2)这个社会还有相当一批人不允许。

3

喊口号是无用的,重要的是,谁来帮助你?

所以,中国女人必须要进化出在一个相对恶劣环境下自保的能力。

而我们如果想要自保的话,就必须要拥有三种能力:

1.羚羊的能力:羚羊最大的能力有两种,一种是对危险灵敏的判断,一种是超强的逃跑能力。

2.野牛的能力:有角可以顶狮子,有一身如铁的硬肉,可以扛狼虎豹的撕咬。

3.人的智慧:可以拥有足够的头脑来战胜那些凶残的野兽。

但是,最可怕的就是那些已经被原生家庭所驯化的家畜,她们失去了基本的眼力,基本的抵抗力,和基本的更开放的头脑的能力。

它们往往会被那些食肉类动物最先盯上,她们是最好被操控的对象。

所以,最可怕的就是“秀才遇上兵”。

什么样的人是秀才呢?

被过度驯化的女人。

她们往往被两句话驯化的:

1.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女人好命苦,所以,我这里是天堂,你来吧。

2.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女人好命苦,既然如此,你就从了吧。

把自己脆弱化,把外界妖魔化,就会让很多女人失去了自保的勇气、信心、意志和头脑。

当一个女人的自我还没有诞生的时候,她就会把自己等同于群体,等同于父母的意志。

就像是《那年花开月正圆》里面除周滢以外的任何其他女人,她们自居弱者,觉得人生的路只有一条,而她们能做的,就是祈祷自己碰到下一个主人是仁慈的。

就像是《摔跤吧,爸爸》里面的那对女儿,一开始对爸爸的魔鬼训练不以为然,甚至怨恨不已,直到来到邻居的婚礼,她们看到了自己最常见的未来——印度的女人一般来说就是父母的私有物,很多女人会因为嫁妆不够,被婆家凌虐致死。她们一出生,就注定了是父母豢养的家畜,未来要卖个好价钱而已。

而如果你成为一个摔跤手,倒有可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图注:《摔跤吧爸爸》电影截图。小姐妹说,“我羡慕你们,你们的爸爸这么对你们,是因为爱你们啊。只有成为摔跤手,你们的命运才能握在自己手里。你们父亲为了你们能有自己的生活,不惜和全世界对抗,忍受着嘲笑。”

这才是她们接受父亲魔鬼训练的原因,不是父亲有多伟大,而是可怕的未来促使这对姐妹们宁愿接受当下的残酷教程。

所以我希望有更多这样的负面新闻出来,它的意义在于让我们看到真实的世界有多残酷,而且,这样的新闻能成为新闻,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

中国的女人已经是新时代的女性了,不再裹小脚,被男人买卖,不再由男人发家用,不再男女授受不亲,不再被剥夺身体权、生命权、经济权、政治权、幸福权。

女人,也可以人性地活着,女人也可以拥有独特的自我。

可是我们的思想意识还远远未能更新。

但接下来我们需要有另一种声音:其实你还可以不必走上这条路,只要你愿意努力。

那么接下来,我们的努力方向是什么?

1.寻求灵魂的归宿,心理的安慰。

2.寻求思想的更新,思维的革命。

很多人说接触了心之助平台以后,有很大的改变,开始看清楚这个世界了,更重要的是,感到被理解和被共情的温暖。

这就是这个时代给我们最大的便利。

这个世界其实不缺真正理解你的人,因为网络,它可以穿越时空,可以跨越一切沟通的鸿沟,无论你身在何地,只要你愿意敞开自己,就可以找到真正理解你的人。

在我们的微信群里,有很多人都尝试着互相倾诉,尝试着找到真正可以信任的人获得人生最宝贵的一种感觉:我的痛,你懂。

还有的人,觉得微信群这样的环境也太不安全,那么心理咨询也许是一个选择,哪怕只是能毫无障碍地把内心的痛苦倾诉一遍,其实都是一种能量的释放,最重要的,我们要为我们内心,找到一个出口。

当我们的痛苦有人懂得,有人陪伴的时候,很多痛苦,也许就没有那么痛了。

一般来说,一个产妇顺产起码需要8个小时,有人跟我说,她其实也有些难产,但她没有觉得这个过程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痛,因为她能感觉到她的丈夫有多在乎她,丈夫一边安慰她,一边握着她的手,一边努力说服她干脆剖腹产算了,但是她却非要坚持到最后,所有的痛苦都无法和那一刻她的幸福相提并论:没有女人受不了的苦,只要值得。

从小就生活在父母的意志下,从小自我不断被父母伤害,导致自我很孱弱,这样的女人,往往需要一个过渡的空间,才能真正地发育出足够强大的灵魂。

这就是我每天都要做的:帮灵魂越狱,甚至帮灵魂闹革命。

有人问我:“卢老师,你为什么总是问我,你有什么感觉?我没有感觉。”

我说:“没有感觉,也是一种感觉,你体验一下这个没有感觉。”

她体会了一会儿,眼泪下来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冰封在一个山里面,好像失去了知觉。”

“然后呢?”

“然后我觉得我融化了,我看到很多火焰把整个山都点燃了。”

“火在说什么呢?”

“火在说:我一旦觉醒,就不会再睡去了,我要好好活着!”

“是的。”

不是每个人都有人关心他们时时刻刻的感受;

不是每个人都会告诉她们,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可怕,如果你愿意停止对自己的恐吓和对自己的催眠;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体会到被理解的安慰;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了解,如何才能和狼虫虎豹们进行战斗……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女人停止成为流水线上的受害者,而有更多的女人从那个流水线上走下来,接受足够的培训,成为真正可以自我保护的人,走向充满竞争而又拥有机会的草原。

这个世界,从来不存在捆住你手脚的绳索,捆住我们的,永远都是我们自己。

你之所以如此绝望,只是因为没有人教会你如何走入这个世界。而一旦拥有了一个可以成长的空间,你会看到自己的小宇宙燃烧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

每当我看到一个女人,从自我设限、自我封闭、自我催眠的牢狱中走出,成为一名女战士、女神、大女主们,昂首挺胸、斗志昂扬地走向这个世界的时候,内心总是莫名的激动:生命本该如此绽放,这样活着该有多美!

我希望我能在这个入口,为大家做一些事情。

所有的希望,都是在绝望的边缘产生的,因为真的,已!经!够!了!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格羽咖啡馆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