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夹缝中的韩国|中美印象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9-08 08:32:14

原标题:夹缝中的韩国|中美印象

这场危机中,韩国受到不少“夹板气”,它正面临着三重压力——来自北方的敌人朝鲜、太平洋彼岸的超级大国盟友美国及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

周三(8月30日)一早,朝鲜发射的导弹越过日本关岛海域刚刚落下,朝鲜便向美国喊话,称这只不过是“问候”关岛的开始。凭借不断增强的核试验能力,朝鲜毫不掩饰对这位世界霸主的嘲讽,但是如果美国单纯地以为朝鲜只是做做样子,嘲讽美国找找乐子而已,那就大错特错了。

对美国来说,拥核的朝鲜正在挑战其在东亚的传统政治目标,比如核不扩散,而且破坏了东亚地区的稳定。拥核的朝鲜对韩国来说是一个真实的外部威胁。目前的紧张形势下,韩国非常担心成为紧张的美朝关系(双方的军事交流非常有限)的牺牲品,甚至被卷入到一场战争中去。

韩国正面临三重压力——来自北方的敌人朝鲜、太平洋彼岸的超级大国盟友美国及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韩国总统文在寅虽然才上任三个月,但是很好地应对了这些压力。上任初期,对于善变的特朗普,文在寅立场温和,完全同意特朗普深化美韩盟友合作,加强对朝制裁的建议。7月初,朝鲜进行了洲际弹道导弹(ICBM)测试后,文在寅强调韩美之间不能只发表口头声明,而应进行一个“斩首”实战演习,为一旦开战消灭朝鲜最高领导人做准备。这一强硬立场令外界惊讶,因为文在寅被外界广泛视为自由派领袖,对朝鲜将采取接触的怀柔政策。

然而,文在寅在上任之后坚持韩国应该停止并审查萨德(美国先进的反导防御系统)的部署,这一部署在其任前就开始了。他还向北边的领导人伸出不少橄榄枝,其中包括给予慷慨的人道主义援助、进行军事对话以减少边界紧张局势和促进非军事区的平民团聚,但是朝鲜截至目前拒绝了所有提议。文在寅的这些举措旨在摒弃他的前任——被弹劾和下台的朴槿惠的自我正确与不可一世。朝鲜对朴槿惠非常排斥,朴槿惠执政时期,朝韩关系跌至历史最低点。

八月,文在寅对美国的态度开始变得强硬,他宣称绝对不会让韩国再卷入一场朝鲜战争,并大胆表示美国对朝鲜的任何军事行动都需要征得韩国的同意。虽然大多数韩国领导人都保留行使国家主权的权力,但很少有人对华盛顿这样颐指气使,规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文在寅也许是试图通过对朝鲜与美国更积极、强硬的态度来避免在三者的互动中居于被动地位。

这一立场跟之前历届韩国政府形成鲜明对比,文在寅的前任们都倾向于等待美国出击,希冀美国能率先对朝鲜采取行动。然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战略克制”政策让韩国人民无比失望,韩国人民急于制定应对朝鲜的有效政策。由此,文在寅主动亮剑了,他对朝采取了强硬的立场,同时并没有关闭对话的大门。8月17日,他表示要对朝鲜的核试验划定“红线”,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这样做。他在一场演讲中解释说,这个“红线”指朝鲜拥有了洲际弹道导弹及核弹头武器化的能力。同时,文在寅也试图对冲特朗普的冲动论调,保留与朝鲜开放对话的可能,避免战争最终爆发。

文在寅的立场既有开放成分,也有强硬态度,而它能否奏效在于韩国军力的提升。朝鲜在7月份进行了一系列导弹试射之后,韩国在与美国的谈判中要求提升韩国导弹的有效载荷,这将提高韩国摧毁朝鲜地下堡垒或核设施的能力。韩国还试图发展核潜艇,以应对朝鲜对潜艇弹道导弹的改进,朝鲜这一改进旨在将其核武库多样化、增强战略灵活性、减少路基系统脆弱性。最近,文在寅命令国防部加强战备,防止朝鲜的袭击或入侵。文在寅对防务综合改革的呼吁有两个目的,一是强化应对朝鲜的立场,二是如果战争爆发,在接受来自美国的指挥时,韩国能占据更多主动权。

目前,文在寅最大的挑战来自国内。在韩国,引入美国战术核武器或生产自己的核武器的呼声越来愈高,过去只有台下的保守党支持这一诉求,现在它正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2016年9月,盖洛普民调显示,58%的韩国人支持韩国发展核武器,反对的只有34%。虽然文在寅已经表明坚决反对韩国拥核,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他也曾反对部署萨德,最后却改变立场允许萨德系统在韩国全面部署。

目前,朝鲜正在加速其核、导试验,加之特朗普“美国第一”的论调及其外交政策的非延续性,韩国拥核的呼声很有可能会增加。韩国拥核将违反1992年韩国与朝鲜签署的《朝鲜半岛无核化联合宣言》,但后者早已打破这一承诺。韩国一旦拥核很有可能会引发东亚的核军备竞赛,打破半个多世纪来美国在该地区的核保护伞。届时韩国要求朝鲜放弃核武库的呼吁将不具备任何道义制高点。目前,文在寅一直在强化对朝鲜的立场。朝鲜在周二(8月29日)试射(飞越日本)的导弹之后,韩国向朝鲜边界发射了八枚火箭,而且公布了其导弹测试图像。

与朝鲜的核危机对峙,也给已经举步维艰的韩国经济增加更多压力。目前的韩国,尤其是年轻人,对就业率低下及未来的发展感到大失所望。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间,韩国15-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在亚太经合组织国家中是最高的。

中国正在利用韩国经济发展的不景气,通过经济手段对韩国部署萨德进行报复。中国政府成功呼吁民众抵制韩国企业产品,比如现代、起亚和给部署萨德提供场地的乐天等。乐天集团海外销售的30%来自中国,但是其在中国第二季度的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8%。中国报复性的抵制也给现代造成严重损失,2017年前7个月,现代的销售额下降了41%,损害了其现金流周转,造成四家工厂暂停营业。中国居民不能再到韩国旅游,从流行歌曲到古典音乐等文化产品也被单方面禁止销售。据2016年消费数据显示,在涉及中国游客消费方面,韩国的损失为47亿美元。

同时,要求中国严厉制裁朝鲜的国际压力并没有阻止朝鲜核能力的进一步上升。但中国对韩国非正式的制裁却实实在在伤害了韩国的家族企业集团、文化企业及普通工人。在这一特殊时刻,与中国的良好的外交关系对韩国的地缘政治与国内经济目标来说至关重要。

太平洋的彼岸,特朗普政府打算继续通过贸易的手段对中国和韩国施压,促使两者合作应对朝鲜核危机。这将韩国推向更艰难的境地:必须平衡其安全与经济的轻重缓急,同时改善与两个不可或缺的大国的关系。

这样看来,朝鲜一定是看出那些可以阻止其成为拥核国家的对手之间存在的种种间隙,为测试这一联盟的实力,决定一而再、三地进行核导试验。

作者| KatharineH.S. Moon

编译 | 谷会会

摘自|中美印象,原文载于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