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摸霍去病雕塑“去病”:常识沦落下的脑残糗态

姬鹏<更多内容2017-09-07 21:57:54

null

甘肃兰州一个公园里,有一尊霍去病雕塑被摸得油光锃亮,每天都会有上千人排队来摸它,传说可以祛病消灾,于是很多游客跟风而为。实际上,霍去病是个很短命的将军,被历史铭记也是因为军事方面的才能,至于能不能“祛病消灾”,大抵是一种很虚无的愿望。我相信很多人即便摸过,也还是将信半疑。

多数时候,人们对于这种缺乏常识行为的限度是:“在不影响社会生活秩序范围内都可以理解”,只要那部分人自己愿意,也就没什么好批驳的。然而,霍去病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人们非但不去了解他的历史功绩,却盯着名字里的“去病”两字进行信奉,着实让人感到荒唐。

我总觉得,即便人们“求平安”,也要找个长寿的历史人物比较符合人文气息。这种断章取义,表面意淫的形式,说到底就是一种“脑残糗态”。当然,去摸霍去病雕塑的人群中,“脑残”的层次也是有差别的。

一部分人,着实是很信这个,可能因为自己或家人在“摸完后”,病就好转或痊愈。于是,深信不疑“霍去病”可以“去病”。另外一部分人,大抵就是一种随大流心态,看到人们都摸,自己不摸就感觉有点亏。

坦白讲,前一部分人就像一种既得利益者,但又很心虚,于是需要这种虚无的说法进行加持,才能有所释怀。这就像佛家讲的“还愿”,总得有所回应才能心安理得。后一部分人,心态就比较散漫,他们没有得到相对应的益处,也不敢坚信,但又怕错失,总之不摸白不摸。于是,这两部分人融成一体,就成为一种现世笑话。

实际上,类似的荒唐逻辑,在我们的生活里并不少。那些投币的大妈,只要不往飞机发动机里投,大抵是没人会关心“投币求福”是否荒唐。可是,对于这些荒唐的逻辑,一旦用到难以挽回的事情上,往往就会是一种大灾难。

“投币的大妈”差点酿成一次飞机失事,“摸霍去病的人”中,难免有贻误最佳治时机的人设存在。只是人们往往只关注自己的生活,即便荒唐也是别人家的事情,不会多问,更不会主动奉献常识。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也成为常识难以普及的核心阻力。说到底,想把思想装进别人的脑子里绝非易事。

尤其,对于少数掌握常识的人而言,群众基础也相对薄弱,想要让多数人听进去,几乎会成为一种笑话。于是,大多数人处在一个常识真空的时代,即便每一次灾难和荒唐总会刺激他们要清醒,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常识依旧不够用,脑残永远会过载。

不管是看似虔诚的伪教徒,还是失足传销的年轻人,亦或精致的利己盲从者,在他们的骨子里有一种共有的“傻逼气质”。总以为别人都是傻子,总以为万事都是想当然,总以为想象力里充满神话色彩。只要他们的灾难还没来,他们总能很自信的认为“傻逼”是一种很光荣的符号。一旦遇到麻烦,往往会陷入万劫不复。

“脑残糗态”有时候不会带来直接的灾难和悲剧,但不代表“他们”不会传染,不代表这个世界会更好。常识有时候很残酷,但很解决问题。“脑残糗态”就会好很多,黑白颠倒,自我催眠,总之就是不愿意看到真实的世界如何运行,可这样的脑残逻辑下,终究不会拥有好的结局。

常识里,人就是人,物就是物,关系就是彼此双赢的一种链条。脑残糗态里,人不是人,物不是物,关系就是彼此伤害的一种折磨。我们可以看到排队去摸霍去病雕塑的长队,就会发现当去不了病时,雕塑被砸的毁灭性不堪。总之,在脑残的糗态里,永远只有自己,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傻逼的让你难以名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