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牛蛙战争”是基础教育竞技化的结果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9-07 18:47:16

9月开学之际,一位68岁上海退休教授撰写了一篇名为《牛蛙之殇》的文章,炮轰“幼升小牛蛙战争”,字字扎心。这位退休教授说,,上海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小孩考上上海四大民办小学,是牛蛙,若没考上,是青蛙。为了备战“幼升小”,往往从3岁开始,就被家长打鸡血,以便赢得这场“牛蛙战争”。然而,该退休教授全家人一场耗费3年的“牛蛙战争”,以失败告终。

对于“牛蛙战争”,老教授似乎“痛心疾首”,可是,如果在这场“牛蛙战争”中,孩子要是赢了,成为“牛蛙”,或许就会是另外一番景象。而在“输了”“牛蛙战争”之后,全家给孩子规划了一条出国留学的道路,有人称这是在做出国留学广告,但这又何尝不是开启孩子“牛蛙战争”的海外战场呢?可以说,发生在上海的“牛蛙战争”,是之前“不输在起跑线”的升级版,只要一个环节“掉队”,家长就认为“输了”,于是在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都面临残酷的竞争。这是教育高度竞技化的结果。

上海为何会出现争进民办学校的“牛蛙战争”,这和其他地方的好幼儿园、好小学、好初中、好高中、好大学、好工作成长链条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一些地区,优质的义务教育资源(小学、初中)集中在公办,进公办学校主要是就近免试入学,这主要考验家长的实力(购买学区房)。而上海由于历史原因,优质小学、初中主要集中在民办,而民办学校可以跨区县招生,对孩子进行面谈录取,这就变为了考学生。虽然民办校总体的比例不大,但这带动了整个地区的择校热,一些家长为让孩子能进最好的小学,就孩子一两岁时就开始“规划”了。

 有人把问题的矛头对准民办学校,认为是资本做大民办,导致公办成洼地,进而要求限制民办学校发展,但这是头疼医头脚疼医教的思路。出现目前局面的根源性问题有二:一是义务教育资源不均衡,具体表现为公办学校之间不均衡、公办与民办学校之间不均衡,在公办学校入学中有择校(择学区房),而优质民办学校的择校就更疯狂,二是单一的升学评价制度,不管是小升初、中考还是高考,都关注学生核心科目的学习成绩。这两者混在一起,就加剧了基础教育的竞技化。首先,所有学生被纳入一个分数跑道比拼,谁跑在前面,谁就可以获得优质教育资源,进而获得所谓的“成功”;其次,哪一所学校能让学生跑得更快,就受到家长追捧。

 在国外,基础教育资源也不均衡(很难做到全面均衡),也有择校,可是择校却没有我国这么疯狂,演变为“择校大战”。国外普遍实行公办不择校(除非买学区房)、择校到民办,而就是择校到民办,也主要择民办学校的办学特色,选择适合孩子个性、能力的学校。这是因为国外基础教育办学,由于评价体系多元,因此学校办学多元,具有不同的个性和特色。我国义务教育阶段的入学,公办不择校、择校到民办也会是趋势,但目前看来,由于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不管是公办还是民办,并没有办学特色,择校择的并不是学校的特色,还是学校的质量,而质量在家长那里等同为升学的成绩,即哪所学校升学表现好,那所学校办学质量高,家长就选哪所学校。

按照这样的逻辑,就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可能也无济于事。因为毕竟校与校之间会存在差异,只要有一点差异,家长也会考虑到这是否影响到“打赢战争”。因此,从根本上说,我国必须解决单一评价体系问题。如果这一问题不解决,那随着家长对教育的关注度提高,教育的焦虑感必定增强,教育的竞技化会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孩子的压力会变得更大。

 相对来说,国外基础教育,由于实行多元评价,不是把学生纳入一个标准评价,更关注学生的个性和兴趣,由此也减轻学生的压力(被迫学习自己不感兴趣内容,努力争取第一的压力),这成为不少家长面对残酷“牛蛙战争”的选择。但耐人寻味的是,我国家长可以在“牛蛙战争”失败后,或者对“牛蛙战争”充满无奈情绪之余,选择花钱规划孩子的海外学习,可是却对推进我国改革教育评价体系,缺乏热情。甚至很多家长反对建立多元评价体系,还是希望用一个标准评价、选拔学生,还是希望所有学校被分数高低分为等级、层次。

 在任何国家,如果按一个标准来评价学校和学生,最优秀、最优质的只有5%~10%,否则就谈不上“优秀”,如果所有人都为追求5%而战,那最终只有5%是成功者,其余的都会是失败者。这样的教育是反教育的,因为教育的本质是让每个人生活更美好,不是教育出成功者和失败者。长此以往,当参与“战争”的技术、装备更加先进,那我国孩子受到的伤害也将越大,谁都不会是成功者。因此,与其受累于日益残酷的“牛蛙战争”,还不如思考如何推进教育评价制度改革,形成推进改革的社会力量。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