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尴尬的权力

刘雪松<更多内容2017-09-05 17:31:56

原标题:尴尬的权力

两条人命,死在“家属”权力的阴影笼罩之下,也是死在尴尬的法律授权程序设计上。副县长领着电商进京到黑豹演唱会现场吆喝枸杞,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的官员找到了权力为民所用的精准路径。

刘雪松/文

 一

8月31日晚8时左右,陕西榆林一所医院5楼,一名待产孕妇从楼上坠下身亡。目前死因双方各执一词。按照医院的说法,竟是产妇向医护人员提出剖腹产的要求,医护人员征求家属意见时,家属拒绝手术。

 医生说,“产妇由于疼痛,两次走出分娩中心,和家里说疼得不行,想剖腹产,但家属一直不愿意,坚持顺产”。

果真如此,那真要让人惊掉下巴了。一边是顺产的科学理念,一边是愚昧的固执己见。一时半会儿就要大喜的日子,最终变成了悲剧。两条人命,死在“家属”封建权力的阴影笼罩之下,也是死在尴尬的法律授权程序设计上。

为什么一个产妇在如此疼痛之下没有自行选择顺产还是剖腹的权利?这是跳过家属封建权力与观念固执之外,必须反思的一个命题。按照中国现行的医疗程序设计,所有手术,必须经由家属签字,否则这手术就做不了、不给做。

榆林这位产妇,这时候哪怕说一句“我的手术我做主”,恐怕也没有一个医生敢把她送到剖腹产的手术台上。医院要的是责任的家属担当,而白手送给家属的是无限放大的权利。生命的主体成为最没有发言权的一方。这是何等的没有人性?

榆林这位产妇选择了死。以死解痛,以死解脱。10月怀胎,终是骨肉,怎么生都是生。把两条命一起搭上去抗争,心是狠了点。但人世间的这句“死者为大”,对于已在天堂的母亲和胎儿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然而再“大”,他们总是“小”的。小到连顺产还是剖腹产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都没有决定权的地步。

悲莫如斯!

也是陕西。也是跟生孩子有关。说昨天中午,西安有一家长去派出所给新生儿上户口,登记的名字叫“王者荣耀”。

取什么名,是家长的权利。我公安机关尊重公民的合法权利,痛痛快快地把户口给人家办了。孩子,女,长大后她的名字跟一款游戏同名。不知道等她长大懂事之后,这款坑了无数爹的手游是否还在流行。但是对于家长赐给自己的这个名字,这孩子哪怕一辈子不待见,也终究成为挥之不去的一个符号了。

《王者荣耀》作为一款风靡中国的游戏,若干年人们渐次在精神丰满之后,一定会把今天这个风靡的景象当成一段略带荒唐的记忆。中国社会这几十年来,很多民间“燃”过的事,后来都成为过眼云烟。但那些“燃”事留给人们名字符号中的印迹,很多却抹不去了。老的两腿一蹬走了,小的把老的赐给的名字,背到老去。旁人一听、或者一看这些名字,立马能判断出这家长辈的文韵底气、喜好方向,等等。

“王者荣耀”长大之后,这名字走到哪,大伙都会笑。有的会心一笑,有的捂嘴偷笑。总之各种笑法。孩子的命名权在长辈手里,长辈在孩子身上可以寄托的东西太多太多,反过来限制的东西也很多。

至于这孩子,长大以后,能不能成为荣耀的王者,不好说。但长大之后还真不能“我就成了你”。从给孩子命名的习性来看,这家长格局有限。

权力太大,大到不顾及孩子未来感受的家长,格局都有限。

继续说孩子。很巧,又是陕西。

说西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这几天喜迎新生。结果新生高高兴兴地背着吃的用的睡的来报到,却被要求必须购买学校指定的被褥。价格不低,620元。

家长说太贵。学校说又不只是一床被褥,还有凉席、塑料盆、塑料凳、水杯牙刷牙膏总计27件。

家长说其他26件都不值钱,贵就贵在被褥了。学校说并没有强制要求,主要担心黑心棉和传染病,是报到现场有校外工作人员一起办,学生和家长可能产生了误解。

都“必须”了,何来“没有强制”?敢问校领导的语文老师是谁的?即便贵校这届学生所有家长的理解能力都有问题,也不至于所有家长的语文都是体育老师教出来的吧?就算是,那现场校外工作人员也是?家长误解,学生也集体误解了?对了,这现场有校外工作人员扯进来,跟“临时工”的套路不是不很像?

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全中国像样点的高校,这种生活用品标配、包办的事早就淘汰了。西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如果想追求点高等的品质,向别的高校看齐就行了,又省脑子又省事。你看这学校,脑子里还想了些点别的什么,然后校领导就用更多的脑力活动思考怎么应对学生和家长的质疑了。这权力用得累不?

睡觉的棉被不能被黑,人心也不能黑。像这样的事,现在不是凭权力说话的时候了。你说都说不圆,说明心智与权力,明显不怎么匹配。

今天还有个跟权力相关的新闻,让网友会心一笑之后给出了点赞。这事跟甘肃有关,但发生在北京。

9月2日,黑豹乐队30周年演唱会在北京工体开演,甘肃景泰县副县长周春材带着电商负责人一行,还有当地著名的特产枸杞,来到现场促销。副县长这会儿是景泰枸杞的代言人。

有人说枸杞补肾,副县长代言这个有点尴尬。有人说副县长促销当地的枸杞是跑错了场子。但仔细一想,给农民兄弟的产品代言,这点尴尬都不是个事儿了。再一想,虽是摇滚之地,但看黑豹的,还真大都是上了“保温杯里泡枸杞”的年纪了,简直就是精准销售。

有人说生意人做县长,老百姓就有福了。其实这话得反过来说,县长会不会做生意不要紧,心里有百姓的疾苦,做生意的脑子就会好使。甘肃经济相对落后,这跟地理环境有一定的关系。但没有一种落后,比百姓“认命”、权力也跟着“认命”来得更落后。副县长领着电商进京到黑豹演唱会现场吆喝枸杞,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的官员找到了权力为民所用的精准路径。不是副县长不怕代言枸杞的权力尴尬,而是对于百姓处在生活尴尬状态中,不愿让权力跟着一起尴尬。

网友跟帖中有一个花絮——网友甲:作秀了吧,有多远滚多远!网友乙:看你地名就知道你那儿为啥经济振兴不起来了。

这个花絮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经济落后的尴尬,往往就是权力没有跟责任心好好挂钩的尴尬。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刘雪松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