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产妇跳楼”只是一场小白鼠试验

姬鹏<更多内容2017-09-06 23:01:12

null

“产妇跳楼”事件,终将还是陷入扯皮的情绪洪流里,难以言说清楚。“医患关系”,“伦理观念”,“医疗机制”好像从来都没有如此被关注过一样,是非对错在刹那间就成为一种情绪标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立场,每个人都希望世界变好后自己可以留得一份幸运红利。只是,这一切总是看起来宏大,看起来很美,看起来有某种可能性。

坦白讲,就算“产妇”不跳楼,我们也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夹缝里有很多“不堪”。只是,“产妇”纵身一跃,就如一阵清风将遮羞布彻底揭去。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旁观者和当事者都没有准备。于是,瞬间尴尬一阵后,势必会引发情绪的宣泄和道德的嘶吼。

毕竟,人命如天,总需要有一定的舆论热度,才能证明“这一跳”有些许意义。事实上,从过往的经验来看,个体生命的悲剧,往往对历史的跃进和机制的变革微乎其微。那些谩骂“产妇”家属的人们,很可能自己也很直男癌;那些力挺院方的人们,很可能也只是随大流而已。很多时候舆论的风向也是虚火一场,稍有变化就成为一场笑话。

面对这种有公共话语参与的事件,我总觉得应该把“产妇跳楼”事件从两个角度去看。一种是家属,产妇,院方之间的纠葛问题,一种是社会舆论,家属,院方之间的立场问题。

在第一种纠葛中,某种层面上就是在争取权益的过程,家属希望产妇顺产可能会考虑费用的问题,产妇希望剖腹产可能是考虑减缓疼痛的问题,院方为自保利益只考虑签字的问题,于是悲剧的触发就推到家属与产妇的矛盾上,最终酿造“跳楼悲剧”。

在第二种立场里,产妇已经死掉,也就不存在她的立场。家属与院方之间的立场,很明显就是争取利益,家属想尽办法证明自己和产妇无矛盾,证明自己所签的字并非出于自愿,证明自己很爱妻子,证明自己很爱媳妇,证明自己是个好家属。院方而言,暂且停职主治医生,靠逻辑的推理和电子眼记录进行自证清白。

唯独社会舆论上,比较没有方向。很多人几乎陷入“中华田园奴隶”的立场里出不来,就因为一个“产妇跳楼”,就打算拒绝怀孕,替自己的子宫宣誓主权,真是一种可怕的逻辑。我总觉得,对一件事情孤立的看,阴谋论去看,是没什么参考的价值的,最多能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一件事情越可悲,越可气,越引发情绪燃点,就说明事件本身并不孤立。文化的,机制的,社会的,或多或少都会促发一件事情的发生。如果执念于一点而发力,非但不会因为“跳楼产妇”而得到启示,反而会扭曲成一坨狗屎,散落在自家门厅的中央,让自己嗤之以鼻。

说到底,就算“产妇不跳楼”,很多人也是在扭曲的边缘徘徊。只是“这一跳”,在揭去肮脏的遮羞布的同时,也将即将扭曲的人们一并扭曲。所以说,这真是很牛逼的一跳,不仅露出不堪,也激将出很多隐性的不堪,着实大快人心。

“产妇跳楼”终将是悲剧,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这一场悲剧就能迅速起色,成为你理想中的样子。某种意义上,这样的事件让人们开始对观念重新认知,甚至是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过去人们总说是机制有问题,其实机制的“建立”何尝不是每一个人的“自建”。说到底自己糊涂,又怎能把机制搞明白,这不是很矛盾吗?

所以,对于大社会而言,跳楼的产妇也只不过就像一只小白鼠,她是在为社会做某种可能的实验,但社会并不一定就能如人所愿。病该怎样就怎样,生活该怎么丧就怎么丧,最难过的还是她的家属们,即便人们觉得家属很可恶,该被大卸八块。只是,这就是生活的残酷,评论家总是别家的好,可恶的亲人也是自家的好。

一只小白鼠的赴死,终究还是它的悲剧。即便某一瞬间它可以帮助群体看清楚自己的面目,但光亮总会暗下去,用不了几日,人们还会继续保持老样子,继续重复往日的健忘,继续过着分不清是非的生活,直到下一只小白鼠的赴死。周而复始,成为一种历史轮回。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