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榆林孕妇跳楼事件次次反转 但10年前的肖志军事件你们还记得吗?

IT时报<更多内容2017-09-06 16:47:49

原标题:榆林孕妇跳楼事件次次反转 但10年前的肖志军事件你们还记得吗?

经过几天的网络舆论发酵,视频监控的佐证,榆林孕妇跳楼事件仍然处于“说不清”的状态。

1

多次反转的榆林孕妇自杀案

8月31日20时左右,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一名待产孕妇从楼上坠下身亡。原因是,产妇由于疼痛两次走出分娩中心和家里说疼得不行,想剖腹产,但家属一直不愿意,坚持顺产。将病人劝回待产室后,医护人员对病人进行安抚,随后再次建议家属剖腹产,但家属仍坚持顺产,并在《产妇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确认顺产要求。20时左右,待产妇从5楼分娩中心坠下,抢救无效身亡。经公安机关鉴定,属自杀事件。

事件发生后,引起群愤,所有的舆论矛头几乎都指向了孕妇的丈夫和家人。但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同意顺产,是医院不同意。丈夫延先生表示,“医生说检查后产妇一切正常,快要生了,不用剖腹产。做剖腹产,我们不会不同意的。在这之后我也着急了,还打了一个电话给医院的朋友,让他找熟悉的医生做剖腹产。打完电话,护士出来就说我妻子人不见了。”

随后医院公开了监控视频,并再次发表声明,表示孕妇多次下跪恳求家属。但家属却表示,监控中不是下跪,是疼痛时的下蹲动作。

当时视频监控

医院称,家属可能认为顺产对下一代更好,或担心剖宫产费用过高,所以不同意实施手术。对此,产妇家属称,“男方家里有6孔窑洞、有车”,不会为了费用高而拒绝做手术。

榆林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透露,产妇马某坠亡前,尚在待产状态,因此不能使用镇痛药物,而其疼痛也尚未达到峰值。前述院方负责人还表示,马某的主治医师李瑞琴在该事件发生后,已经被停职了,目前正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2

为什么产妇生产需要家属授权?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

医院的解释也是依照于此,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一切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方式。

上位法《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手术必须取得病人本人同意。只有在不方便和病人明说的情况下,才应取得亲属同意。

但这次事件中,不存在不宜向病人说明的情况,所以只要征得病人本人同意后即可手术。

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教授刘鑫表示,分娩手术因为胎儿是父亲和母亲的,需要考虑家属的意见,但创伤是发生在母亲身上,因此如果患者和家属意见不一致,还是要尊重孕妇本人的意愿,“还是要听产妇的”,患者本人的决定权是受法律保障的。

但现实情况中,微博大V@白衣山猫 (前 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表示,我国医疗上一旦出现问题,很多家属会直接采取闹医院的方式来解决,而不是选择上法院。这就会导致,医生和医院要面对的,并不是产妇本人,而是产妇的家属。这就造成了最具有中国特色的病人知情同意选择的怪圈:在选择医疗行为的时候,病人本身的意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病人家属的意见。

此外,很多医院还没有树立尊重患者自主权的法律意识,即便医院有法律顾问,也只在医疗纠纷发生后才介入。

另外一些专业人士(徐蕴芸为临床医学博士)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细究之下认为医院也有所失职。

徐蕴芸口中提到的北京朝阳医院肖志军事件当年轰动一时,也引发了一次全民大讨论。

3

因丈夫拒绝签字导致孕妇死亡的肖志军事件

(无法找到来源,文章来自网络)

2007年11月21日。杨建军是润泽中西医门诊负责人,该门诊位于北京西郊衙门口。这天下午两点左右,李丽云在肖志军陪同下,来诊所看感冒。

见其病情严重,杨建军主动用车将其送到距离不到一公里远的朝阳医院京西院区。当时李丽云是自己步行进入朝阳医院。门诊大厅挂号之后,先是在呼吸科门诊就诊,第一位给李丽云看病的是朝阳医院呼吸科医生杨汀。他于14:50开始对其病情进行记录。诊断为“重症肺炎、心功能不全、肺栓塞、孕36周”。

在杨汀看来,李丽云的病情比较严重,考虑重症肺炎,且可能伴有急性左心衰。杨汀认为事关两条生命,李丽云需马上住院。

杨汀把李丽云转到了妇产科。而肖志军和李丽云当时很不理解医生的做法。原因他反复说过:我们到医院是来看咳嗽的,不是生孩子的。据肖志军说,他和李丽云均将这一疑虑告知医生,并发生了争执,但对方坚持让他去妇产科。

转至妇产科之后,李丽云被诊断为“孕足月,急性心衰、重症肺炎”。为准备剖腹产,助产师给李丽云插了导尿管,李丽云的反应越发激烈。在李丽云的死亡讨论记录中,将李丽云入院时的表现形容为“谵妄状态”。此为医学专业术语,意指病人意识不清,并产生大量的错觉和幻觉。

看到李丽云的激烈表现后,肖志军也与医生发生了冲突。“我不相信医生在治病,我只相信医生在杀人。”

胡志强认为,李丽云当时的身体情况显然不能耐受剖腹产手术,甚至连麻醉关也过不了。

在决定给李丽云剖腹产的同时,妇产科还于下午16:30向ICU科发出会诊通知,ICU科主任曹志新赶到后,发现李丽云病情已经急剧恶化,心跳已经达到“奔马律”(医学专业术语,意为心跳非常急促)。

17:30,李丽云出现心脏骤停,18:45,李丽云已经测不到血压,18:50,其自主呼吸消失,瞳孔放大,对光反射消失。医学上,依此即可认定为死亡。19:25,医院正式宣布李丽云死亡。

肖志军最终没有在手术单上签字,而李丽云也在面前眼睁睁死亡,事件参与者吕卫红激愤难平,遂以《妻子难产丈夫拒不签字手术致死两条人命》为题,当晚写成稿件在网上发表。此事迅即引起轰动。以下为稿件节选:

在长达3个小时的僵持过程中,该男子一直对众多医生的苦苦劝告置之不理,该医院的院长亲自到场、110支队的警察也来到医院。为了让该男子签署同意手术单,甚至医院的许多病人及家属都出来相劝,一名住院的病人当场表示:如果该男子签字,则立即奖励他一万元钱。然而所有说服都毫无效果,该男子自言自语道:“她(指妻子)只是感冒,好了后就会自己生了。”过了一会,他开始放声大哭:“再观察观察吧”。医生和其他病人百般劝服下不能打动他,该男子竟然在手术通知单上写上:“坚持用药治疗,坚持不做剖腹手术,后果自负。”为确认其精神没有异常,医院紧调来已经下班的神经科主任,经过询问,其精神毫无异常。

该医院妇产科医生在3个小时的急救过程中,一方面请110紧急调查该孕妇的户籍,试图联系上她其他家人;一方面上报了北京市卫生系统的各级领导,得到的指示为:如果家属不签字,不得进行手术。在“违法”与“救死扶伤”的两难中,医院的几名主治医生只好动用所用急救药物和措施,不敢“违法”进行剖腹产手术。呼吸机已经无任何作用,几个医生轮番进行心脏按摩。晚7点20分,22岁的孕妇抢救无效死亡。

看到妻子真的死去,这名男子当场大放悲声,说要签字给妻子手术。

在妻子的尸体被抬走后,该男子在病房的走廊徘徊,赖在病房内坚决不走,去医生办公室纠缠,大喊:“看看我的孩子还活着么?我的孩子噢!孩子肯定活着啊!我要我孩子啊!”僵持一个小时后,该男子被留守现场的110民警带离。

李丽云死后,其父母以朝阳医院没有对李丽云采取有效的救助措施,最终造成一尸两命的惨剧,朝阳医院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将朝阳医院起诉。

此案一审期间,经司法鉴定,朝阳医院对患者李丽云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一定不足,但医方的不足与患者的死亡无明确因果关系。

朝阳法院认为,朝阳医院履行了医疗方面法律法规的要求,而患方却不予配合,这些因素均是造成患者最终死亡的原因。因朝阳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患者的死亡后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故不构成侵权。考虑到本案的实际情况,法院判决朝阳医院补偿死者李丽云家属10万元。李丽云的父母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丈夫签字拒绝手术致孕妇死亡”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IT时报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