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史记 上海抱摔稚子事(冷静客观分析)

刘备我祖<更多内容2017-09-02 01:05:19

原标题:史记 上海抱摔稚子事(冷静客观分析)

丁酉之岁,孟秋之时,公历9月1日,仰瞻苍天浩浩,俯视稚子欣欣,蒙国家之仁厚,承父母之慈恩,学童得所,启帐开学,何其幸也。

且前夕国足沙场秋用兵,以一矢之强克乌兹别克斯坦,北征彼得堡有望矣,岂不乐哉。

巳时,忽有图显于天下,图中何事?

夫淞沪九杜,有老妇抱稚子,道与胥吏争,手格,势不能已,又不释怀中儿,卒怒,持妇过背,掷地,制其肢,妇不得动。然稚子亦坠,头触地,铿尔,痛极而啼。

路人皆生恻隐,曰:稚童何辜,逢此祸殃。

图既大张于天下,百姓震恐,传曰:胥吏汹汹,无分妇幼,朗朗乾坤,何有此辜。

或曰:此妇猖狂,泊车失所,罔顾王法,力与吏争,且奋不顾幼,致投地哭嚎,非人类也哉。

有水军,呈一图,以谣止谣,曰:此非今日淞沪事,乃早岁广东清远事,君等莫传。俄而官府文贴出,明其妄,徒增笑耳。

淞沪提刑按察署曰:此妇泊车失当,又置官法若罔闻,以力强争,胥吏煦言三度,且曰,尔释怀中幼,可乎?又不从,乃有此。老妇不循法,可绳法;然卒亦暴,不为天下父母惜幼子,忍哉,亦罢,待审。掷地之童,医视之无碍。

然斯事未止,物议纷纷,天下判然两分,或曰胥吏可诛,或曰老妇可杀。

曰卒可诛者,以为法吏无道,黎庶无辜久矣;曰妇可杀者,以为民之悍凶,法不能伸久矣。

又有言曰:此妇若在美利坚,则为逆贼抗法,无处不可杀,无时不可诛,今得不死,复又猖狂,何以容刁民如此。闻此言,有笑之者,曰:堂堂美利坚,居然成杀人场,妄哉!

然皆曰:稚子可怜。

事之曲直,不可妄语,当待有司明之。

太史刘曰:

众人嚣嚣,是非难一,此将来之常态也,不足为怒,不足为惊,容之而已,自有法在。

然天下得失之所,不在英雄豪杰处,常在匹夫匹妇处,常在稚子婴儿处。百年经营,或毁于匹夫匹妇顷刻之暴;众贤勉力,或不敌稚子婴儿一时之啼。慎之,慎之。民能畏法,吏能尊民,视天下如弱子,呵护若不及,彼此存恻隐,则得矣。

孩童无辜,见之心疼,故此文不接受打赏。

刘备我祖新书:新史记  秉笔画春秋。扫码可购,敬请支持,谢谢。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刘备我祖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