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谷歌作恶:用钱打压美国智库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9-02 13:51:09

原标题:谷歌作恶:用钱打压美国智库

今年上半年,谷歌向游说团队投资950万,这个数额在企业中名列前茅。

智库作为非营利组织,大多依赖外部资助,追求独立与开放的智库有时不得不为维护金主而做出妥协。美国颇有影响力的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以下简称“新美国”)近日解雇了学者巴里·林恩(Barry Lynn),并将其领导的研究团队逐出智库,此事引发了广泛关注。

起因是林恩在新美国网站发布了对谷歌的批评声明。而谷歌正是该智库的一个主要赞助商。此事反映了科技巨头如何利用巨额捐赠影响公共政策辩论和政府决策,智库的独立性也因此受到质疑。谷歌素以“不作恶”著称,但它为维护自己在搜索引擎方面的垄断地位投放巨资游说、对说自己坏话的智库施加压力的做法,已经使得这个互联网业内的宠儿多多少少变成了我行我素的怪兽。

——编者按

新美国研究员林恩被解雇

新美国自1999年成立以来,共接受了来自谷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执行董事长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及其家族基金超过2100万美元的资助。这样慷慨的资助使得新美国在政策辩论中一花独秀。

2017年6月27日,欧盟以谷歌存在违反欧盟竞争监管规定的行为为由,宣布对谷歌处以27亿美元的高额罚款。新美国学者林恩在该智库的网站上发表声明,对欧盟重罚谷歌的决定表示赞赏。曾在新美国担任主席的施密特很快就此声明向新美国首席执行官安妮·玛丽·斯洛特(Anne-Marie Slaughter)表示不满。

随后,这项声明被从新美国网站删除,几小时后,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声明又重新上线。但施密特对新美国不满的消息在新美国智库200多名员工中引起了震荡。一些人担心谷歌会中止资助,还有一些人担心:如果智库不得不考虑是否会冒犯捐助者,智库还能保持真正的独立吗?

斯洛特在给林恩的一封邮件中说,“‘开放市场’必须马上与新美国脱钩。”。这封邮件预示着“开放市场”( 开放市场,即 “open market”,是林恩在新美国主持的一个研究项目。该项目在日见高涨的对包括谷歌在内的电信与科技垄断企业的批评浪潮中独树一帜。)项目包括将近10名全职员工及其他荣誉研究人员在内的整个团队将被逐出新美国。《纽约时报》看到了斯洛特的邮件,她说,做出这一决定“绝不是因为你(林恩)的工作内容”,而是由于林恩“为整个机构带来的危害”。

林恩、谷歌及新美国的回应

林恩在一个采访中指出,斯洛特这样做是迫于施密特和谷歌的压力,她这样做是让捐赠人的意愿凌驾于智库的独立性之上。谷歌在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到处撒钱,为的是左右政策的制定。林恩说,“大家现在都不敢得罪谷歌了。”

谷歌否认新美国和“开放市场”的决裂与自己有任何关系。谷歌发言人丽娃·舒托(Riva Sciuto)指出谷歌资助了大量智库以及其他专注于信息访问与网络监管的非营利机构。“我们不可能赞成每一个机构的观点,但即使我们有时不能赞同,我们也会尊重每一个机构的独立性,尊重他们的人事决定和政策观点。”

新美国执行副总裁蒂拉·玛莉安尼(Tyra Mariani)说,“让巴利把‘开放市场’项目撤走是两厢情愿的”,这一决定绝不受谷歌或施密特先生的影响。玛莉安尼称,“新美国的资助者们不能影响或控制新美国研究项目的研究设计、研究方法、研究分析、以及研究发现,也不能影响或控制我们的教育计划和传播内容”。她还说,林恩称赞欧盟对谷歌制裁的声明临时从新美国网站删除是因为“一个没有预料到的内部问题”,与谷歌或施密特先生无关。玛莉安尼和舒托共同表示,谷歌将会继续资助新美国。

早在2016年, 在“开放市场”项目主办的一个会议中,包括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内的许多权威人士就警告科技行业的市场联合会带来破坏性影响。在那次会议的准备阶段,斯洛特和新美国的主要赞助人就在邮件中向林恩指出,谷歌认为自己的观点没有体现出来,也没有提前接到会议通知。斯洛特在给林恩的邮件中表示,“我们拓展与谷歌关系正处在关键时刻”,并敦促林恩“好好想想你的所作所为会怎样危及到对其他人的资助”。

目前,林恩正和自己的团队创建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继续“开放市场”项目的工作。林恩领导的新组织还没有名字,但是已经开办了一个名为“公民反对垄断”(Citizens Against Monopoly)的网站,指控谷歌试图限制新闻工作者和研究员与危险的垄断企业做斗争中的言论自由。该网站宣称,“我们保证不会让谷歌逃之夭夭”。

谷歌如何影响公共政策辩论

硅谷曾不屑于参与在华盛顿的花钱游说活动,谷歌起初没有直接参与那里的公共政策辩论。之后,谷歌也开创了一整套既强势又巧妙的游说攻势,规模大大超过任何一家公司。今年上半年,谷歌向游说团队投资950万,这个数额在企业中名列前茅。谷歌还帮助举办会议,让负责监管谷歌业务的主要部门在会中做出利于谷歌的言论,有时,谷歌并未透露自己是这些会议的赞助者。在谷歌影响公共政策的“工具箱”中,最有效的要数对与政治相关的非营利机构的资助。谷歌官网公布的数据表明,谷歌今年已经资助了170个此类机构。虽然谷歌没有透露资助金额,但自2000年谷歌向45所机构的资助公开后,获得谷歌资助的机构呈指数增长。

一些科技游说者、智库官员和学者称,谷歌的资助行为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它在美国几乎逃脱了监管与制裁,却因谷歌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导向谷歌服务,不利于其他竞争者发挥竞争优势,受到了欧盟罚款27亿美元的反垄断制裁。

在“开放市场”的声明中,林恩呼吁美国监管部门加强对谷歌、亚马逊及其他高科技垄断企业的制裁。

电子隐私信息中心(Electronic Privacy Information Center)主席马可·罗森博格(Marc Rotenberg)称,谷歌向专注于网络与电信政策的智库和顾问团队的投资即使不能消除,也能减弱对谷歌批评的声音。电子隐私信息中心没有接受任何企业资助,在指控谷歌及其他科技公司侵犯用户隐私上起到了领导作用。但罗森博格表示,由于更多的机构接受谷歌的资助,越来越难找到指控谷歌的伙伴了。

“越来越少的组织能对谷歌威胁网络隐私的行为作出批评” ,罗森博格说,“应该为此发声的机构也对此视若无睹”。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