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号出品

从高校不给涉嫌猥亵新生注册谈涉嫌刑事犯罪人员的高等教育权利

熊丙奇 <更多内容 2017-09-01 12:03:47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今天发布消息,8月28日,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依法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8月12日在南京南火车站候车室实施猥亵儿童行为的犯罪嫌疑人段某某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段某某今年4月被河南长垣烹饪职业技术学院对口单招录取,录取专业是烹调工艺与营养(中餐方向)。河南长垣烹饪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处负责人介绍,段某某确实被该校录取,但9月初到学校注册后,才能成为正式学生。如果该学生确实涉嫌刑事犯罪,学校有权不录用该学生。

武汉监狱千名服刑人员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图片来源:网路

根据《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学生有下列情形之一,学校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一)违反宪法,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破坏安定团结、扰乱社会秩序的;(二)触犯国家法律,构成刑事犯罪的;……”虽然段某某还没有注册成为正式学生,但依据这一规定,高校是可以不让这一学生注册报到成为正式学生的。

但是,这一处理,还是引来社会舆论对涉嫌刑事犯罪当事人接受高等教育权利的争议。有人认为,此举符合高校“立德树人”的育人要求,涉嫌犯罪被追究刑责者,高校不应该再让其求学;而反对者则认为,接受高等教育属于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即便犯罪,也应该享有这一基本权利,高校不给涉嫌犯罪者注册报到,以及开除涉嫌犯罪的学生,要十分谨慎。

一个事实是,这所学校取消了这名学生的入学资格,他如果被判刑,服刑期间,按规定也是可以接受成人高等教育的,刑满释放之后,他还可以参加高考报考,那现在取消入学资格,其意义和价值在哪里?是以此作为对其的进一步惩罚吗?

其实,我国对涉嫌刑事犯罪,以至正在服刑的人员,已经重视保障其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有的监狱就和开放大学合作,允许服刑人员参加自考,获得自考文凭,这也被作为改造服刑人员,让他们回归社会的举措。但是,让涉嫌犯罪人员继续接受全日制普通高等教育,除了存在观念之争外,还存在诸多现实的难题。

在高等教育扩招之前,由于我国高等教育资源有限、高考录取率低,我国还对报考大学者实行政审,随着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我国除部分特殊院校(军事、公安、政法等)外,逐渐取消了对报名者的政审。2016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达到42.7%,2020年将达到50%,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社会不应该再把接受高等教育作为身份或地位的象征,包括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也应该面向所有受教育者。

但要让一名涉嫌刑事犯罪、正在服刑者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从高校的管理看,是很难落实的。目前,刑满释放者是可以重新参加高考,报考普通高校的。而按照我国普通高校实行计划招生、计划管理和计划培养制度,如果一名学生被刑拘或者判刑,他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完成全日制学习(我国大部分高校实行学年制管理),因此不被开除,也会因学业达不到要求而会被退学。而在国外,由于大学实行自主招生、自主办学、完全学分制,一名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学习时间,因此,即便休学多年,也不会影响其最终完成学业。——这种办学制度,类似于我国的非全日制高等教育管理制度。

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需要我国社会转变传统的大学观,也需要我国改革高等教育管理制度和学校办学制度,应该基于接受高等教育是每个人平等的权利,来推进大学招生、培养和管理改革。其中有两方面极为重要。一是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给学校充分的自主招生、自主办学的权利,目前高校的招生,实质是行政招生而非学校招生,学校录取学生,是按行政规定录取,录取带有行政许可性质,而由于学生录取之后就“一个萝卜一个坑”,因此,不论是学校开除还是让学生退学,都面临剥夺学生受教育权的质疑——开除和被退学的学生,要重回高考体系,报名参加高考,填报志愿,经过录取环节,才能再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如果大学实行自主招生、自主办学,被一校退学或者开除的学生,可以再申请另一校,这并不会影响其接受高等教育。其次,大学办学要更开放和灵活,实行完全学分制,给学生更大的选择权,包括选择学习课程和选择学习时间,这会让受教育者选择接受高等教育的方式更多元,也充分保障每个受教育者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熊丙奇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