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人民的王妃,永远的戴安娜

剥洋葱<更多内容2017-08-31 22:22:36

原标题:人民的王妃,永远的戴安娜

戴安娜的一生,看起来是复杂的,因它虽表象光鲜却有着不堪的内里,虽有着童话般的开始却是悲剧性的结局,在拥有超高的人气的同时也饱受争议。她的一生,缘何至此?这种复杂性,又缘何而来?

戴安娜王妃。今天是她逝世20周年纪念日。图片来自网络

文|董可馨 编辑|走走

►本文约4966字,阅读全文约需10分钟

1997年8月31日,也就是二十年前的今天,戴安娜在巴黎遭遇车祸,她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36岁。

赶在戴安娜去世纪念日之前,BBC推出了纪录片《戴安娜:她的自述》,其中披露了大量戴安娜生前受访的影片,提及许多私密事件,包括她的儿时往事、她与查尔斯的情感、她与王室保镖的婚外情......

BBC在今年8月6日推出了戴安娜纪录片《戴安娜:她的自述》。

每个女孩大概都做过王子与公主的梦。小时候,我们以为一个美丽的女人就会有美丽的前途,一个温柔的女人就会有温柔的命运,但美丽温柔戴安娜,人生却充满了曲折、挫败和失落。

她穷极一生追求爱,无数次被打回原地。但每一次,她都从被放弃的地方站了起来。

或许,她从没有得到王室的欣赏、查尔斯的爱,但她的挣扎和自救,却成就了属于她自己的故事。

不管她与王室之间有多少恩怨,她都是人民爱戴的王妃;不管她在男人那里有多少次失落的爱恋,她都是她自己的戴安娜。

婚姻波折

悲剧的童话故事

1961年7月1日戴安娜出生于英格兰东部诺福克附近的桑德林厄姆的帕克庄园。虽出身贵族家庭,但她的童年生活却是残破缺爱的。

作为家里的第三个女孩,戴安娜的出生对至亲来说并非喜事,他的爸爸斯宾塞伯爵八世一直期待着一个儿子来继承自己的名爵和遗产,因而失望于戴安娜是个女孩,只是在她出生后的第三年,她的父亲才终于如愿得到一子。

戴安娜童年时期的成长一直都缺少来自父母的关爱,她曾在一段采访中提及幼时父母对自己的不管不顾,“我的父母从没对我说过他们爱我,什么也没有,他们只会亲亲我的脸颊,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任何拥抱,或者其它类似的肢体接触。”

2岁时的戴安娜。

而这个很少给予过戴安娜爱和温暖的家庭也在她6岁时彻底破碎。父母的婚姻因母亲的不忠走到了尽头。

两人离婚后,法院把戴安娜和其他姐弟判给了父亲,之后,戴安娜便对弟弟承担起了母亲的角色,照顾他的生活。

9岁时,戴安娜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被父亲送进寄宿制私立女校,她因不愿离开弟弟而极力反抗,但终归是无济于事。

这段童年经历使戴安娜从小敏感自卑,缺少安全感,但又因此懂得体贴照顾身边的人,这种性格特点在她此后的人生轨迹中将愈发清晰。

与伊丽莎白女王长子查尔斯王子的结合是戴安娜一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嫁入王室,成为了她此后幸与不幸的开始。从此,她的人生像登上一艘无法变更方向的大船,驶向悲剧性的远方。

戴安娜二十岁时与大自己十三岁的查尔斯结婚。

王子与公主的童话开始上演。二十岁的天真少女戴安娜对即将到来的婚姻抱有极美好的期待与幻想,她热烈地爱上了查尔斯,自幼未曾从家庭中获得关爱的她极度渴望得到查尔斯的温暖,她将自己的婚姻想象为一段美好的童话,“我真希望这个童话有个美满的结局,我非常爱我的丈夫,我想和他一起分享所有东西。”

她以为查尔斯对自己的爱一如自己对查尔斯的,她以为自己就是完美童话中的好运公主,但是这种幻想在订婚当日便破灭了。

那天,场面盛大欢乐,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中,记者问查尔斯和戴安娜,“你们相爱吗”,戴安娜满脸幸福地回答:“当然,我们当然相爱”,但没想查尔斯却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这要视乎爱情如何定义”,这意料之外的答案震惊了戴安娜,她第一次产生了怀疑,难道自己并非王子心中的公主?“那天他狠狠地伤害了我。”

与王室订婚的消息公布后,戴安娜在伦敦遇到狗仔跟拍。

1981年7月29号,两人的世纪婚礼正式宣告了童话的成真,但不幸的是,生活不是童话,他们的婚姻宣告了生活的开始,也意味着童话的结束。戴安娜视查尔斯为自己的白马王子,但查尔斯的心中人却是卡米拉——他现在的妻子。

卡米拉和查尔斯早在戴安娜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相识相恋,查尔斯也曾求婚于卡米拉,但是遭到了她的拒绝。不过两人一直藕断丝连,不仅在查尔斯婚前保持着联系,即使在婚后也从未停止过交往。

第三者是难以掩藏的,戴安娜很快就察觉到卡米拉这个情敌的存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不啻五雷轰顶,她震惊、失望、害怕、不知所措,原来的幸福荡然无存,从天堂跌落凡间,只一瞬而已。

可戴安娜没有轻易认输,她依然怀着希望,尽力说服自己,查尔斯的出轨只是偶然,只要努力,王子的真爱依然会属于自己。

1981年,戴安娜与查尔斯在婚礼上。

她先从卡米拉入手,试图说服她离开查尔斯,但是无力地发现此途不通,她不甘心,直接去质问查尔斯,但得到的却是查尔斯理直气壮的答复:“我不想做一个没有情妇的威尔士亲王。”真相已如此赤裸裸,无情的伤害不加掩饰地刺来,既如此,该何去何从?

在婚姻中受挫的戴安娜不得已转向伊利莎白女王寻求帮助,但结果却是无功而返,女王面对她的求助,轻描淡写地回应:“我不知道你该做什么,查尔斯已经没救了。”

菲利普亲王那边更是求援无望,“我的公公告诉我丈夫,如果你的婚姻不美满,5年过后你可以回去找她(卡米拉)。”失望到谷底的戴安娜已经明白,在与查尔斯的对抗中,自己不会得到王室的任何支持,孤立无援,是她不得不面对的处境。

查尔斯与卡米拉。

丈夫的冷漠不爱,王室的沉闷无情全部压在戴安娜身上,与此同时,她还不得不应付王室的各种规范和责任,孤独感和无力感像浪潮一阵阵袭来,将她卷裹而去,“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我很孤独,要么学会游泳,要么淹死……我流了很多眼泪”。

她在绝望之海里独自挣扎,在冰冷的王室家庭中活得小心翼翼,时刻神经紧绷,她虽然感到无尽的悲哀,但还心存一丝希望,她愿意去相信自己的丈夫总还是可挽回的,这段婚姻总还是有救的,她不愿轻易放弃,或者毋宁说她不能轻易放弃。

身为戴安娜的保镖,同时也是她的马术教练的巴瑞给予了戴安娜不曾有过的支持和亲密感,戴安娜像孩子依恋父亲那般依恋着他。

她甚至幻想着与他私奔,“我愿意放弃这一切,只想和他远走高飞,”欣慰的是,巴瑞也同意并支持戴安娜渴望出走的想法。

戴安娜在纪录片中谈及跟巴瑞,提及跟他没有身体关系但却感觉极为亲近,甚至想跟他逃离皇室,远走高飞。

但很快,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感情被发现,紧随而来的是巴瑞的被调离,再接着,这个被戴安娜疯狂依恋着的男人在三周后死于一场车祸。

在后来的一场公开活动中,查尔斯于不经意间告诉了戴安娜这一消息。惊人的噩耗带来的巨大打击震惊了戴安娜,她的身心再一次受到重创。

但她也终于清醒意识到,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再也无法补救了,她无力将第三者挤出去,也无力挽回自己的丈夫,她不再寄希望于家庭、于查尔斯,她做出了选择,“我要走我自己的路”。戴安娜开始慢慢松弛自己,抛却掩饰,放飞自我。

她的穿衣款式越来越时髦尖端,颜色越来越鲜艳多样,她甚至开始尝试大胆的中性风格;她寄情于舞蹈,享受跳舞带来的全身心的放松愉悦;她练习演讲,努力提高自己的演说水平;她移情别恋,和包括皇家近卫军官在内的多人保持长期关系,在一次次的婚外恋中,戴安娜释放着那个已被压抑太久的自我,她终于感到身心畅快了。

在活得愈发潇洒之际,她也越来越不惮和查尔斯乃至整个王室对抗。在和查尔斯分居后的第三年,戴安娜主动接受BBC的采访,公开谈论自己的婚姻和家庭,直言“三个人的婚姻太拥挤。”

她曝出自己曾患产后忧郁、暴食症的痛苦,承认自己曾有过婚外情。这场被称为“臭名昭著”的采访破天荒的将王室私密头一遭曝光给大众,使查尔斯和整个英国王室的形象大受打击,据说正是因为这次采访触怒了女王,两人的婚姻也终于走到真正的尽头。

1996 年 8 月 28 日,白金汉宫宣布,王储查尔斯与储妃戴安娜的离婚申请书于早上 10 时27 分正式生效。手起印落,查尔斯与戴安娜 15 的年婚姻终于结束了。

1983年,戴安娜成为母亲,迎来了她与查尔斯的第一个孩子:威廉王子。

投身慈善

人民的王妃

在与查尔斯分居后,被残破不堪的婚姻伤得身心俱疲的戴安娜不再将生活的重心寄托于爱情和婚姻,她的意志越来越坚定,行事越来越独立,她认识到自己的幸福永远也无法依靠婚姻来拯救了,于是投向了另一片广阔天地,去寻找自己的价值,挽救自己的生活,这片天地就是慈善事业。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曾问戴安娜缘何专注于慈善,她大笑:“因为我没有别的事可做啊。”既玩笑,又无奈。

“无事可做”、一心扑向慈善的戴安娜自此深入民众之中,她关注流浪群体,定期探访街头的流浪者之家,花了大量时间与酒精中毒者和残障病患者在一起;她不惧危险,主动亲近艾滋病人。

1996年,戴安娜探访艾滋病患者,她是皇家第一位亲自探访艾滋病患者的王妃‍‍。

要知道戴安娜所生活的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刚开始肆虐,在那时,它被认为是由同性恋所带来的传染性疾病,故而彼时人们不仅不敢接触艾滋病人,而且对病人和同性恋都怀有严重的歧视,但戴安娜不理睬世人的偏见与畏惧,赶到当时英国唯一接待艾滋病人的医院——密德萨斯医院(Middlesex),不带手套与艾滋病感染者主动握手拥抱。

此外,她还通过拍卖自己的裙子,筹集到数百万美元用于艾滋病和癌症的慈善项目,以表示对艾滋病人和治疗机构的更大力度的公开支持。

除了关怀疾病人群,戴安娜对地雷消除也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她生前曾多次亲赴安哥拉、波黑等战乱地区,探视因为地雷受害的当地人民,甚至亲自踏进地雷区视察。她在幕后致力于全球性地雷禁令的颁布,正是在戴安娜拜访波斯尼亚之后三个月,一项宣布地雷违法的公约被签署。

1997年,戴安娜在安哥拉,当地四处埋有地雷。

“国际反地雷运动”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非官方组织,在她的支持下先后获得六十余个国家、上千个团体的加入。

积极介入地雷事务的戴安娜其实饱受政治压力,不愿签署反地雷协议的保守党指责她作为王室成员不应该涉足政治议题,她甚至在私底下还受到过死亡威胁。但她像个斗士一般从未退缩,因为她的影响力,这些以往不被关注的弱势群体广泛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1995年联合国因戴安娜的长期善行授予她以人道主义奖。戴安娜在婚姻中失败,受伤,终在慈善事业中找到了成就与价值。

不惧对抗

她改变了王室

1997年8月31日,戴安娜因为狗仔追踪所导致的一场车祸逝世。她的离去震惊世界,据说全球有25亿人收看了这场葬礼的实况转播。

斯人已逝,但话题未远,至少在今天,在她已离去二十年之后的今天,她依然在以各种方式被人们所追忆,所讨论,所纪念。

1997年8月31日,戴安娜因车祸去世,引发上千万人为王妃哀悼。

戴安娜的一生,看起来是复杂的,因它虽表象光鲜却有着不堪的内里,虽有着童话般的开始却是悲剧性的结局,在拥有超高的人气的同时也饱受争议。她的一生,缘何至此?这种复杂性,又缘何而来?

这要从她的性格说起。

戴安娜的性格一直保留了孩子般的鲜明简单,她从小就活泼爱闹,有男孩子的味道,身上总是充满热情和活力。

她回忆小时候的自己:“我很叛逆,胆子大,总是做和其他人相反的事。我不爱学习,就是喜欢和别人聚在一起玩,照顾别人。表面很乖,但内心很叛逆。”

她的两个儿子也回忆她:“我们的妈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孩子,很享受欢笑和乐趣,喜欢恶作剧。”

戴安娜带着这样的性格进入王室,自然与刻板严肃的王室传统格格不入,想来那种情形,近似一个顽皮的孩子遇到了严肃刻板的教导主任,两方的相处怎能愉快。

她的不循规蹈矩在外人看来或许可爱,但在王室眼里不过是有失斯文,甚至缺少教养。她不能迫使整个王室悦纳自己,只能接受王室对她所施加的束缚。如果说压抑的王室带给她痛苦,那么出轨的查尔斯则令她绝望。

如孩子般简单的她也如孩子般执拗,她无法接受丈夫的出轨,无法接受自己的婚姻没有爱情。

戴安娜所要的是爱情,是浪漫,是查尔斯的真心,但这恰恰是查尔斯所给不了的,出于妥协与责任才选择与戴安娜结合的查尔斯能给予她什么呢?

从戴安娜与卡米拉之间的一次对峙,我们或许能理解她的无奈。当时卡米拉问戴安娜,“你有全世界男人的爱恋,有两个个可爱的儿子,你还想要什么呢?”戴安娜感到气愤又好笑:“我只想要我的丈夫。”

本就没有爱情的婚姻又因为两人的不匹配而变得千疮百孔,万劫不复。戴安娜和查尔斯是极不同的人,他们在文化水准、兴趣爱好、人生观价值观上都存在巨大差异。

生性活泼的戴安娜好动爱玩耍,课业成绩非常不好,连高中都没读完。而查尔斯性格沉默忧郁,喜爱静思,在剑桥大学获得学士学位。相隔十三岁,在各方面又相差悬殊的两人之间实在横亘了太多鸿沟,正是这些无法弥合的鸿沟合力将他们的婚姻一步步推入深渊。

当然,如果只是一段失败的爱情故事,不会让戴安娜如此具有话题性和争议性。她虽在婚姻中浴火,但从未放任自己沉沦,她一次次的挣扎自救,涅槃之后,终获新生,正是重生之后的她,才展现出一种具有永恒性的美。

布莱尔在戴安娜逝世后称她为“人民的王妃”,因为正是戴安娜,以王室成员的身份,第一次深入到民众之中,去交谈去拥抱去展示关怀;是她的阳光温暖的形象,是她坚强的性格、善良的心灵、亲民的风格成功赢得了民心,获得了与整个王室抗衡的绝对资本。

戴安娜的时代,君主制已然名存实亡,只剩一丝余晖尚未散尽,英王室在礼仪作派上还固守着最后的倔强,但戴安娜的存在,她的所言所为,犹如古堡中吹进的一股新风,吹走沉闷,扫尽枯叶。

戴安娜与王室的对抗虽然以她的婚姻解体而告终,但她给王室带去的震荡却足以撼动整个王室存在的基础,只靠残存的历史传统和民众情感所支撑着的英王室,从此不得不放低姿态,学戴安娜走起亲民路线,王室的开支一缩再缩,成员数量一减再减,甚至破天荒地接受了平民凯特作为王妃。在戴安娜之后,王室贵族不敢再高高在上地远离民众,简朴和亲民成为了王室不敢也不能逃避的义务。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剥洋葱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