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章莹颖案:同情的合力何以渐渐涣散?

陶短房<更多内容2017-08-29 11:50:43

null

 

6月9日,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中国籍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6月14日,联邦调查局(FBI)宣布已接手此案并将之列为“绑架案”;6月29日FBI探员通过监听获得线索,翌日逮捕嫌犯、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助教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

由于时至今日嫌犯始终行使“沉默权”,并至今拒绝认罪,已失踪两个半月的章莹颖一直处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状态,引发全球华人的持续关注和广泛同情。应该毫不含糊地说,对张本人命运的同情、关注,自始至终都未曾改变。

但毋庸讳言,某一种合力却似正在渐渐地涣散。在北美华人社区,曾几何时,几乎所有谈及章莹颖案的同胞,都对章及其家人表现出无保留的同情。如今同情依旧,却已开始“有保留”——尤其对章的家人和男友。

这种“有保留”从北美东部时间8月22日下午起,人们围绕章莹颖家人新闻发布会的一系列举措,所作出的不寻常反应,就可清晰看出。

在这次于香槟市I-Hotel新闻发布会上,章的男友侯霄森首先宣布“一天找不到人一天不会放弃”,称“哪怕需要几年时间,不找到章的下落家人就不会离开美国”;紧接着,章父章荣高宣读了章家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此外还有一些“煽情桥段”。然而两个主要环节事后都引发了许多质疑和广泛争议。

事实上这种针对章家属、男友的“有保留”并非始于新闻发布会。

8月3日,人们发现由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和章家人合作推出的GoFundMe众筹平台章莹颖基金募捐标的,已由原先的15万美元提高到50万美元,而当时章家人并未清晰交代提高标的的理由,以及基金的用度,原本基金已募集到接近原标的的14.4万美元,消息爆出后不但后续捐款势头大减,许多已捐款者也纷纷在众筹页面上表示不满,甚至要求退款。这种“有保留”随着当地华人网站争论章莹颖小姨叶丽钦有否“索要奶票搞奶粉代购”,以及章母叶丽凤、章弟等人于近期相继抵美(其男友事发前就在美国,父亲和小姨则在事发后抵美),变得更为明显和浓厚。

正如部分北美中文媒体业者和华人华侨所指出的,对章莹颖命运的关注、同情既没有变,也不会变,但人们对“章家人”的某些做法和逻辑“有些不以为然,而且越来越不以为然”。

这种“不以为然”其实在案发伊始就已隐约出现。事发后不久,当时唯一在美国的“章家人”侯霄森在报案后第一时间选择了在网络平台上“广而告之”和“煽情”,并听任一些事后证明很不准确的谣言传播、扩散(给当地华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助推”一条“章莹颖被黑人带上车”的谣言,而嫌犯克里斯滕森是白人)。曾在华盛顿市担任市长长达8年之久的安东尼.威廉姆斯在评论章莹颖案时曾指出,“案发后48-72小时最关键”,因为在这段时间现场、证人乃至嫌犯都尚未“散开”,在这个阶段“任谣言飞”是大忌,既容易误导公众舆论、干扰警方思路,也可能打草惊蛇,促使罪犯躁动。这些最初的不成熟做法是否惊动了罪犯,目前尚难断定,但回忆事件曝光之初,华文网络世界对所谓“黑人歹徒”的“义愤发散”,仍然令人不寒而栗。

正如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格拉姆里奇(John Gramlich)今年3月1日发布的、目前所能搜集到的最新数据显示,过去20年来美国年暴力犯罪报案率稳定在40-51%,财产犯罪报案率稳定在32-40%,两类犯罪破案率则分别稳定在44-50%和16-20%之间。2015年,谋杀、误杀和失踪案破案率为62%,“自1995年至今这一比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远低于1965年创下的90%谋杀案破案纪录,而具有长期市政经验的威廉姆斯更指出,美国警方所谓“破案率”(clearance rates)水分比较大,只算逮捕嫌犯,而不算定罪、量刑,且即便如此,每年仍有1/3的强奸案、2/3的谋杀和失踪案未能“告破”(指无嫌犯被逮捕),一桩失踪案/谋杀案拖上二三十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乏先例。“破案不是像电视剧所表现的,靠聪明侦探、新式电脑、神奇的设备和情报,就能手到擒来破案抓人那么简单”。加上诸如“沃伦裁决”、“米兰达警告”等案例的制约,提供尽可能多、尽可能准确的证据和信息,就成为破案的关键,正如不少北美当地华文媒体人和网民当初所“小声嘀咕”的,章家人自事发至嫌犯被捕,在这些真正对破案有帮助的领域“努力不够”,而将更多精力放在“发声”上。

如果说,在案发之初,章家人出于“当局者迷”,以及对失去亲人的悲痛,这些问题完全可以理解,也很容易“过去”,随后的一些选择,无疑令北美华人社区的“不以为然”越来越浓厚。

首先,他们滞留时间越来越长,抵达人数越来越多,到底在忙什麽?对案情进展有无帮助?

章家人首先聘请的法律顾问并非刑事律师,而是一位精于移民案件的律师。美国是个著名的“善讼之国”,法律体系之复杂、分工之专业细致,国人很难想象,隔行如隔山,非专业刑事律师显然有隔靴搔痒之嫌。在两个多月时间里,章家人不断爆出诸如“认错人、误以为章莹颖还活着”、“找占卜师推算章莹颖下落”等可以理解、但很难为大多数人认同的“猛料”,日前又传“要请私人侦探找寻章的下落”。

一些熟悉美国法律的当地朋友指出,私人侦探“本质上就是普通公民”,只能在非常有限范围内协助搜证,且所搜证据需经法庭甄别才能被采信,如果在案发后、嫌犯被捕前聘请,的确可以起到“丰富证据链”的作用,而如今嫌犯不仅被捕,且一直羁押未被允许保释,在这种情况下私人侦探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

据部分曾接触过章家人的当地媒体人反映,上述意见,当地朋友曾不止一次向他们提出,但章家人依旧我行我素,这显然会影响到当地华人社区对章家人(不是对章和章案)的感觉。

近些日子,已有人在当地华文网络先是预言“看吧他们一家都会一个个过来”,继而在其家人果然“一个个过来”后预言“他们会找借口留下不走”,更有人拿他们一家的福建籍贯说事。固然,这种捕风捉影的猜测、“脑补”并不合适,但不幸的是,章家人在这方面一系列欠考虑的言行,会令这类不太合适的猜测增多、而非减少。

应该说,大多数关注此事的北美华人网民并没有那么多恶意揣测,他们仍然相信章家人“目的是好的”——问题是如前所言,其家人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很多时候在“瞎忙”,而于破案最有帮助、他们最该去做的事,即尽量搜集证据以配合警方和司法机关,却做得不多、也不好。

客观说,章家人中大多数缺乏国外经验,语言问题也比较大,“搜证”于他们而言也的确勉为其难,这点大家都能理解——但问题又来了: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要“增兵”?难道章母和章弟能提供更多案件细节,或能为搜证作出独特贡献?他们又为何要申请U签证,谋求长期居留美国(不仅章男友,有人证实章父也明确说过“不找到人决不回去”的话)?要知道申请U签证需要同事满足“家人本人也是受害者”和“能协助警方办案”两个必要条件,如果说前一个尚能说得通的话,后一个则很难自圆其说,若有能力协助,此前为何做得既不多又不好?若无能力去做,人家凭什么给你们U签证?

在两个多月间章家人多次发表公开信,此次又致信特朗普总统,其心情固可理解,方法和思路却“太不美国”。以此次致特朗普的信为例,要求特朗普就一件刑事个案“指示所有能动用的联邦侦探及执法资源”,等于敦促美国总统违背美国宪法原则,用行政权力干预司法,也等于公然地、不加掩饰地告诉为此案忙碌许久的警方、司法机关和FBI“我不相信你们”,这显然是非常糟糕的做法。据部分当地朋友称,并非没有人提醒章家人“这样做不利”,但并无下文。

“众筹基金”的问题更敏感、也更需要慎重处理。尽管众筹系大学和章家人合办,且大学方面至今仍鼓励人们继续捐款,但他们也早早公示“只有章家人才有权动用账户资金”,迄今章家人“用不了的就退”等应对和大学方面“章家很不幸、以后需要更多钱”的泛泛而谈,恐怕都很难打消人们对基金透明度不够、资金去向明细不明的疑虑。在北美,众筹助人是非常流行和常见的,但对透明度、账目明细和资金用度去向的要求也随之普遍,甚至苛刻,如果章家人应对不当,则“危机公关”就很可能变成一场不折不扣的“公关危机”。

章案至今未破,章莹颖的下落也依然不明,希望各方能重新凝聚合力,将精力放在早日找到受害人和补充证据链、以便锁定犯罪证据,将罪犯绳之以法。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陶短房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