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一个非典型字幕组和《权力的游戏》的7年

剥洋葱<更多内容2017-08-28 17:58:18

原标题:一个非典型字幕组和《权力的游戏》的7年

“不用打卡,没有额定任务,大家在不影响现实生活的前提下,有时间有精力就可以来参与,忙起来可以暂时离开。”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这样的自由度,让他们始终保持着对“权游”故事本身那份纯粹的爱。

今天是《权力的游戏》(以下简称“权游”)第七季大结局,当你捧着薯片就着冰镇可乐,欣赏着配有准确中文字幕的“权游”时,有没有想过,“熟肉”是如何烹制而成的?

8月7日北京时间9:00(美国东部时间21:00),“权游”第七季第四集在美国HBO电视网准时播出。这一集片长为51分21秒,需翻译台词531句。由官方提供的英文字幕,会在稍晚的11:00前后放出。

分布在五湖四海的一群年轻人开始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他们需要在一个共享文档中工作数小时,虽然可能相隔万里,犹如同在一室。

2017年7月21日,《权力的游戏》主题活动“夏日冰火趴”在北京举办,衣柜负责人北落与粉丝进行主题分享。受访者供图

深夜23:00,美国匹兹堡。翻译小明提前结束了跟朋友的party,在熬夜等待片源和官方英文字幕时,她将这一集出现的一幕幕经典场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11:30,西安。“办公室居然停电了!”校对托曼不得不跑回家中,气喘吁吁地打开电脑。这是她最喜欢的角色——詹姆·兰尼斯特大放光彩的一集,在字幕组分配校对段落的时候,她先下手为强“抢”到了詹姆戏份最精彩的一段。

14:30,北京。全集校对结束,监制北落打开电脑,挑拣出翻译好的文档,他两眼死死盯着屏幕,不时打开视频,对照剧集里的对话氛围是否跟字幕契合。趁剧集播放到无需字幕的部分,他掏出手机在1分钟内叫了个外卖。三四年前,他还在一家国企上班时,通常会饿着肚子用午休时间来做这件事。

北京时间15:00,距离第四集播出仅6个小时后,当詹姆·兰尼斯特长枪白马,穿越火场浓烟,以残废之躯向着巨龙策马狂奔的壮绝身影在朋友圈刷屏,“权游”粉已经可以看到“衣柜”字幕组的第一版外挂字幕了。大家并不知道,这个版本的字幕是由6名翻译,3名校对和1名监制共同完成的。

《权力的游戏》中,詹姆·兰尼斯特长枪白马,穿越火场浓烟,以残废之躯向着巨龙策马狂奔。图片来自网络

细心的粉丝会发现,这一季“权游”,衣柜出品的字幕文件名最后总是标注着v1、v2、v3……这代表着每个字幕版本的修正次数,最多的时候会标注到v8。这些无数次调整和修改的字幕版本,见证了“衣柜”伴随“权游”走过的整整七年。

生于“冰火”,专注“权游”

《冰与火之歌》,是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的系列奇幻小说,热播美剧《权力的游戏》由此改编而来。“衣柜”字幕组的名字,取自《冰与火之歌》中的“异鬼”(传说中的神秘智慧生物,身型枯槁,眼神幽蓝,能发出类似冰碎的声音)的谐音。“衣柜”字幕组衍生自“衣柜军团”,一个由百度《冰与火之歌》贴吧早期吧友们组建的粉丝团体,现在这一名称基本用来指代“衣柜”字幕组。

2011年,“衣柜”起源地——百度“冰与火之歌”贴吧当时成员仅一千左右,这里聚集着中国最早接触《冰与火之歌》的“考据党”和“剧情党”。“我在2005年就读到了《冰与火之歌》第一版的第一卷。”北落说。他是“衣柜”字幕组的两位主要负责人之一。

《冰与火之歌》的中文版译者屈畅当时也偶尔出现在贴吧。当《冰与火之歌》传出要拍剧的消息,他最早提出了翻译字幕的想法,也翻译了第一季中的八集,但个人力量有限,很难保证及时跟进剧集进度。“权游”播到第一季第五集时,吧友抱枕号召熟读原著的吧友们来组建一个字幕组,“为的是小圈子里的粉丝能够快速地分享到高质量的字幕。”这个提议一呼百应,“衣柜”字幕组应运而生。

衣柜字幕组和黑城堡公众号组织的线下活动。受访者供图

有趣的是,字幕组最初的主创成员几乎没有人是语言类专业出身。北落细数他的同好们:“我是学建筑的,另一位负责人狮子是学医的。早期参与翻译的比如‘剑剑’和‘托曼’都是做生物研究的,‘大猫’是学哲学的,‘龙妈’是学城市规划的……”

《冰与火之歌》庞杂的故事世界、海量的专业词汇以及多达400位的人物角色让不少字幕组知难而退,而“衣柜”尽力地贴近原著进行翻译,加上定位明晰——只翻译“权游”,很快崭露头角。

拒绝“招安”

“衣柜”真正名声大噪,是在2012年“权游”第二季播出后。“第二季开始,不断有各方面(翻译、时间轴、压制、特效)的高手加入,字幕组开始逐渐有了名气——时间快、准确度高、制作精良。”最重要的是,“衣柜”开始为剧中人物进行“人名标注”。

当时,“冰与火之歌”贴吧“元老”老妪提出,原著角色太多,剧迷们经常脸盲,不如为每个出场角色添加“人物标注”字幕,方便大家看剧。这一“温馨提示”就此成为“衣柜”的标志,带来大量忠实粉丝。

如今,“衣柜”官方微博已拥有18万粉丝,“‘衣柜’字幕是我看“权游”的首选字幕。”拥有11万微博粉丝的美剧博主“冰火搬运工”说。

衣柜字幕组和黑城堡公众号组织的线下活动。受访者供图

2016年4月,“权游”第六季开播,据字幕组负责人介绍,在中国拥有“权游”播放版权的某视频网站,找到 “衣柜”,希望能够招募他们为网站翻译制作字幕。但要求是,无论在剧集播出期还是播放完,“衣柜”都不能分享其翻译的字幕。

在北落看来,尽管这是一个不错的转变机会,但对于前五季追随“衣柜”的粉丝们来说,“我们‘弃坑’是不太负责任的。”“除了‘伸手党’和‘催更党’会让我们觉得很无奈,‘衣柜’和粉丝的关系一直都挺友好,也会配合其他同好组织参加很多粉丝互动活动。”

“组员之间曾经因为商业化的问题有过不同的意见争执。最后我们达成一致,拒绝了这次合作,继续保持字幕组的纯粹。”

抱枕说,很庆幸“衣柜”没有商业化。“字幕组的成员都是些有情怀的年轻人,曾经,字幕里仅仅是插入一条免费推书广告就引起轩然大波。讲情怀的话,索性就让它彻底情怀化,做到极致,服务所有喜欢‘权游’的观众。”

衣柜字幕组北落(左)抱枕(中)狮子(右)。受访者供图

“衣柜”始终奉行“非营利,纯分享”的原则。但对“衣柜”及其同行们来说,拿不到影视资源的版权,就只能游走于灰色地带。

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教授王四新表示,翻译字幕是否侵权,要看翻译的内容、目的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传播。“如果翻译忠实于作品原意,并且对原版权持有人未构成实质性侵害,没有商业诉求,问题不大。”

狮子称,字幕组很少遇到外界传说的“因为版权问题备受打压”的状况,“因为我们字幕组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无偿兼职工作,没有到做不下去就没饭吃的地步。我们的翻译分享都是自愿的,为了便于粉丝交流。”

爱与自由

“衣柜是一个松散的民间团体,” 与其他字幕组相比,它更像是一个定期开工的“兴趣小组”。“权游”播出期一过,字幕组便会进入“冬眠”,待到来年剧集开播再被“唤醒”。

“不用打卡,没有额定任务,大家在不影响现实生活的前提下,有时间有精力就可以来参与,忙起来可以暂时离开。”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这样的自由度,让他们始终保持着对“权游”故事本身那份纯粹的爱。

剑剑是最早一批加入“衣柜”的成员之一,“从没有想过退出,虽然我的参与度相当低,上一季我只翻译了一集,但这一季最后两集我又要回归了。”作为曼彻斯特大学生物研究专业的博士后,因为时差,总是凌晨四五点接到翻译任务。“有种责任感的驱使吧。如果不按时完成翻译,字幕就没法及时出来,对‘争分夺秒’的字幕组和等着看剧的粉丝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通常就是定个闹钟,晕晕乎乎吃上两片面包喝点茶,坐在电脑前就清醒了。等我两三个小时翻译完,曼城的天也亮了,我就可以趁着校对上线去做个早饭,狼吞虎咽完奔去上班。”剑剑说,“感谢‘衣柜’让我不止一次见过曼彻斯特凌晨四点的样子。”

“我加入‘衣柜’其实是件机缘巧合的事情,”2015年夏天从荷兰留学回国工作的依依,面试时意外发现自己未来的同事竟然就是“久闻大名”的北落,“我入职以后还特别激动地和朋友说,都不敢相信现在每天都坐在‘大神’身边工作。”热爱美剧的她在第六季正式加入“衣柜”,“‘权游’第六季播出前需要翻译一些周边短视频,我本身英语还可以,就做了试译。第六季开播时‘衣柜’正好缺人手,我就名正言顺入组了。”

衣柜字幕组负责人之一北落在线下活动中进行主题分享。受访者供图

“‘衣柜’在多久我就会做多久。”依依说。

自由也时常伴随着争吵。“吵架肯定没断过。不过从来没觉得会解散。”北落说。

在字幕组内部,最多的争吵都源自字幕本身,譬如翻译的准确性。“曾经有一次,因为一个词怎么翻译合适,引起了争论,有人言语上不注意,引发了一场持续两天的大争吵。”

气头上,抱枕和狮子都曾退出或解散过字幕群,“气消后就回来了,马上就重建了,第二周又坐下来做字幕。”

人来·人往

从“权游”第四季播出开始,当初的号召者抱枕逐渐淡出字幕组的工作。“因为我起不到太多作用了。我更多类似于字幕组对外的外联负责人,在字幕组人手不足时去帮忙找人、宣传力度不够时去尽力推广。当字幕组已经能顺畅地独立运作时,我的‘召集’和‘推广’没有太多作用了。”

“但通过它认识很多平时生活中接触不到的同好,这种快乐和归属感无可替代。”抱枕说。

2013年加入字幕组的妮豆,在“权游”第五季后也逐渐淡出了字幕组的工作。“大概是因为对原著非常爱,所以对剧集自以为是的乱改很失望,第五季只翻译了特别喜欢的两部分字幕,其他都没看了。”热爱翻译的她同时加入了另一个喜欢的字幕组,但她依然跟“衣柜”的伙伴们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今年6月“权游”第七季开播前,北落发现,字幕组的常驻人员仅剩6位。

另一边,字幕组官方微博的评论和私信里,躺着大批的“求招募”留言。

“只发了一条招募微博,想不到很快就有近200人报名。”北落想起当时自己看到这个数字时十分意外。

今年6月,衣柜字幕组招募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以前每一季都会把新人数量控制在4个以下,以保证字幕质量。”“衣柜”为这次招募设置了一份严格的入组试题。每一位报名者需要翻译一段“权游”预告片或者花絮,并翻译一篇200-300英文单词的剧情介绍。“字幕组成员是否科班出身并不重要,但起码得对剧情有基本了解。译者的中文水平其实比英文水平更重要,大家需要的是合理的汉语表达和口语表达,而不是拗口难懂的书面语。”

最终,他们在近200位报名者里选出了10位新成员,每位新成员都需要经过试译才能正式入组工作。

作为最早一批加入字幕组的成员,从翻译、校对到监制,狮子和北落是七年来始终坚守在“一线”的两位元老。狮子坦言,“我自己都没想过为什么会坚持下来。大概是责任心吧,就是做一件事,开始做,就做到底。”

在北落看来,成员的加入、淡出、离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七年,有些人在“衣柜”成为伙伴、挚友甚至恋人,有的人经历无数争吵与和解,有的人从狂热到疲倦,有的人为现实困扰而离开……“不过从来没觉得会解散,因为字幕组一直以来并没有什么不可或缺的人物,少了谁都能转。”

若“权游”终结,“衣柜”摆哪里?

从2011到2017年,“权游”已经从第一季走到了第七季,即将在明年迎来第八季大结局。

“衣柜”,这个专注于“权游”的非典型字幕组,该何去何从?“衣柜”成员们似乎也很难说明白。

“字幕组应该不会再去翻译别的剧吧。至少我肯定不会参加其他字幕组了,一是没时间,二是也没有其他特别喜欢的剧作。”剑剑说。

托曼则觉得“衣柜”应该没那么快闲下来,“以前我们也做过周边漫画、书评的翻译,明年开始还有马丁亲自参与的四部衍生剧呢。”

第六季加入“衣柜”的依依称,“衣柜”如果不再翻译其他美剧,她也不会。

衣柜字幕组和黑城堡公众号组织的线下活动。受访者供图

“我们只专注做‘权游’,不太可能像其他大字幕组那样转型。大家都是在每年的‘权游季’尽可能拿出点时间帮忙,平时都有学业和事业,怎么可能用‘情怀’来商业化呢?” 抱枕坦言,“衣柜”去做别的剧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为“并不专业”,“一是不熟悉原著,二是在纯语言翻译方面,大家的功底也不如其他大型字幕组。”

但负责人狮子透露,“确实有做其他剧的想法,但不确定也不保证。我们能保证的是,一定会以《冰与火之歌》为中心积极参与各种活动,未来只要HBO不放弃‘权游’这个IP,譬如要拍电影之类的,我们也会尽量做出贴合原著的优秀翻译。”

“如果遇到合适的电视剧,又能召集齐一批人马,会尝试做别的剧。”另一位负责人北落说,“如果没有合适的,可能我们会消失很长一段时间也说不定吧。”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剥洋葱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