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特朗普的“新家族政治”

储殷看世界<更多内容2017-08-28 18:00:00

原标题:特朗普的“新家族政治”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已过半年,美国广播公司与《华盛顿邮报》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即将满六个月之际,其支持率从4月的42%跌至36%,创下过去70年历届总统同期支持率的新低。与这份民调相对应的是,尽管特朗普本人的“通俄门”指控被确认不实,但是他的长子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同俄罗斯律师的会面一事却在持续发酵,而女儿代替特朗普本人出席高峰会议也是引发舆论热议。总统的家人乃至家族成为新闻热点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特朗普一家的新闻同美国的政治生活的紧密程度之高也是十分少见。与其说特朗普入主白宫,倒不如说是特朗普一家人入主白宫。特朗普执政带来的“新家族政治”注定让这一任美国政府成为史上私人性质最强的政府。

家族政治并非是特朗普总统的专利。家族政治对美国人而言也绝不是稀罕事。美国历史上在政治领域声名显赫的家族早已有之。从建国初期的亚当斯家族开始,美国历史上大致有四个家族能够称得上所谓的“政治家族”。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是《独立宣言》的签署人之一,是美国第一位副总统和第二位总统;他的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是美国第六任总统,还担任过门罗政府的国务卿,也是唯一一位当选美国众议员的卸任总统;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另一个亚当斯——塞缪尔·亚当斯,同约翰·亚当斯有着同一位太祖父,塞缪尔·亚当斯还是美国革命的先驱,波士顿倾茶事件就是由他所策划和发动的。

美国历史上有两位罗斯福总统,这两位罗斯福总统也属于同一个家族:西奥多·罗斯福同富兰克林·罗斯福是远房叔侄关系,老罗斯福留下了著名的外交遗产——“胡萝卜加大棒”,小罗斯福总统是唯一一位连任四届的美国总统,贡献不需多言。

罗斯福家族之后,接过“政治家族”大旗的是肯尼迪家族:老约瑟夫·肯尼迪在成为百万富翁之后立志让下一代成为政界精英,他的四个儿子中,除了长子英年早逝之外,一位成为了总统,一位成为了司法部长,一位担任参议员长达47年之久。肯尼迪家族的后人至今仍活跃在美国主流社会之中。

最近的一个政治家族是布什家族。老布什总统的祖父塞缪尔·布什是钢铁石油大亨,曾担任过全美招商协会的会长、胡佛总统的顾问。老布什总统的父亲先经商后从政,是艾森豪威尔时期的参议员,老布什和小布什父子二人先后成为总统,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也官至德州州长,虽然竞选总统失败,但是仍然活跃在美国政界当中。

回顾历史上的四个“政治家族”,可以清晰地看出,同以往的家族相比,特朗普家族具有明显不同的特点。一是以往的政治家族发迹史,大多是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完成了资本积累之后从商界转入政界,然后从州长、参议员等职务逐步上升,最终入主白宫。而特朗普家族则明显要“快步前进”的多。特朗普直接竞选总统,成为美国总统大选历史上最大的一只“黑天鹅”,直接带领一家人进入白宫。二是以往的政治家族在进入政界之后,往往是专心政界事务,政商分开的态度比较明显。特朗普在成为总统之后并没有放弃他的家族生意,儿子女儿女婿在“参与”国家治理的同时,自己的主业也并未荒废。三是特朗普对于“家族政治”的依赖程度明显高于其他家族。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核心是他的家人,入住白宫之后,女儿女婿也跟着直接进入了白宫,女婿库什纳作为高级顾问,在白宫有办公室,女儿伊万卡成为了不拿薪水的顾问,还“代父出征”德国汉堡G20峰会。特朗普直接将家庭到了白宫之中的行为,显然创造了一个新的“家族政治”模式。

在这样一个“新家族政治”之下,特朗普未来需要面对的挑战与质疑只会越来越多。

一方面,紧密的政商关系本身就是一个爆点十足的话题。特朗普作为总统,所任公职与私人利益的可能冲突一直是民主党攻击他的一个大方向。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和相邻马里兰州的检察长在2017年6月就联名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提起诉讼,控告他作为总统违反美国宪法中的薪酬条款。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包括总统在内的美国政府官员不得从与外国政府有经济往来的公司运营中获利。而特朗普始终拒绝公开其纳税申报表,这给了民主党非常充分的操作空间。

另一方面,协调家族同幕僚乃至政府之间的关系也是一项巨大工程。特朗普在组建竞选团队时几乎得不到共和党的任何支持,早期的竞选团队基本是来自于家族成员的关系网络,而在获得党内提名乃至最终入住白宫之后,特朗普的“人才观”似乎难以让他挑选到除了自己子女之外的合适人选。女儿“代父亲征”、女婿“入赘白宫”的背后,折射出的是特朗普内心深刻的传统观念:家族和血缘才是最可信的。而小特朗普陷入“通俄门”之后,特朗普对律师团队的不满也折射出在白宫内部,幕僚们所需要维护的,除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之外,似乎还有特朗普家族的家族利益。特朗普的小儿子曾说过,“他们(指特朗普家族的批评者)无法容忍我们这么亲密,这样永远彼此支持”,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亲密与彼此支持的“传统价值观念”同技术官僚为主体的现代治理模式本身是矛盾的,这种矛盾将贯穿特朗普的整个任期。

毕竟,美国一人一票投出来的是特朗普,而不是特朗普一家。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储殷看世界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