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是该全面推行高考自主招生的时候了

杨佩昌<更多内容2017-08-28 13:51:21

原标题:是该全面推行高考自主招生的时候了

高考曾经是一个最公平的制度,它排除了家庭出身、政治面目等社会因素的干扰,通过统一而标准的方式为优秀人才脱颖而出提供了通道,这在特定历史时期具有不可替代的积极意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阻碍人才选拔的历史因素早已不复存在。现在,阶级划分已经取消,也没有哪所大学还会在意学生出身于地主还是贫农家庭。

高考的最公平也意味着不公平,一刀切的高考制度让不少临场发挥失常或具有某一特殊天赋的偏才怪才与高等教育失之交臂。另外,高考录取上也存在区域上的不公。例如湖北、江苏、山东等地的考生,至少要多出北京考生数十甚至上百分,才能考上同一所北京的大学。就连欠发达地区的贵州,考生的考分都必须比北京考生高出一大截才有可能成为北京考生的同学。

更为严重的是,在高考指挥棒的驱动下,老师让学生一遍遍地复习考题并进行模拟考试、家长给孩子买一堆又一堆的教辅材料,学生的负担日益加重,陷入了为考试而学习的状态。为了考上理想的大学,学生不可能也没有精力去发展自己的特长爱好,而是变成一台台考试机器,消磨了创新的动力和潜力。从高校的角度上看,学校不仅希望招到成绩优秀的学生,也想招到在特定领域具有潜质的特殊人才,这并非一张高考试卷可以评定。而现在的高考试卷,往往更多地考查学生对书本知识的掌握和熟悉程度,至于学生的创新能力和思考能力则难以得到充分的体现。

钱学森先生曾提出了一个著名的“钱学森之问”: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独特创新的东西。为什么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当代教育为何没法培养出大师级的行业泰斗?“钱学森之问”道出了问题的实质:现在的考试制度和教育模式弊端越来越凸显,严重制约了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如再不改变,中国在人才培养上将与发达国家拉开更大的差距。

国家教育主管部门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2003年教育部提出了自主招生的举措,目的是“为了培养教育创新人才,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机制”。2010年教育部发布的《普通高校自主选拔录取试点工作办法(试行)》中再次明确,“自主招生主要招收具有创新潜质、学科特长,以及全面发展、综合素质较高的考生”。2011年11月,教育部称,自主招生的对象“主要是具有学科特长,以及全面发展且具有创新潜质的考生”。北大、清华也分别公布了“博雅人才培养计划”和“领军人才选拔”招生简章,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也于同日公布面向上海市的综合评价录取招生简章。

但是,改革步履维艰,自主招生遭遇诸多质疑,主要集中在招生腐败、城乡差异和顶尖大学抢夺优秀学生的“掐尖”等问题上。到底要不要继续改革,自主招生究竟是否保留,如果保留,自主招生的比例应该多大等问题引起了较大争议。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秦春华院长表示,“如果发现问题,就立刻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烙饼一样,是无益于改革本身的。直面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用耐心和务实的态度采取净化措施,可能更有益于改革。”

他认为,自主招生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而是为了解决高考发展到当时出现的僵化问题所带来的一系列弊端,包括唯分数论、统一考试集中录取等。“我们要看清楚当下的自主招生方案,就要明白过去12年的探索是有意义的。现在,我们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僵化问题,许多高校的追踪调查表明,自主招生上来的学生各方面表现要优于高考录取的学生。我们逐步理清了自主招生乃至高考改革要干什么。高校在这一过程中也逐步获得自主权。这些经验无论在当下国家层面公布的高招改革方案还是各高校的招生简章中都有体现。”

在秦春华院长看来,自主招生可以让学生从纷繁复杂的招生细则中走出来,规划好未来学业和成长。的确,一旦自主招生政策真正制度化,形成了社会共识,学生将从高考的烦扰中走出来,开始有意识地发挥专长,挖掘自身的潜质,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而大学也消除了被动培养的弊端,主动选拔自己想要的苗子,发挥自身学科优势,为社会不同行业培养顶尖的特殊人才。

那么,如何才能克服自主招生中存在的腐败问题?携程联合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梁建章先生长期关注招生改革并对此进行了深入的思考。除了一手创立携程的经历为人们津津乐道之外,梁建章的“学霸”身份也为公众所熟知。梁建章13岁时便以电脑“神童”而闻名,上海复旦大学少年班毕业后赴美国留学,21岁获得乔治亚理工学院电脑系硕士学位。2011年,梁建章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后曾在北京大学进行人力资源的整体研究,包括创新、创业和劳动力市场。梁先生认为,大学自主招生后,当然会存在个别的开后门和腐败等问题。

但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大学都实行了自主招生,为什么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招生腐败问题?他给出了如下药方:“关键是竞争机制。就像企业招聘员工一样,任何大学出于自身竞争力和声誉的考虑,都会主动建立一套公平和有效的招生制度。如果一个大学长期大规模腐败,招生质量必然大幅下降,声誉扫地后将很难再招到好的学生。而且,由于有竞争,学生如果在一个学校受到不公的待遇,可以申请其他学校,不可能在所有学校都受到不公的待遇”。

对于自主招生造成城市与农村之间教育不平等的担忧,梁建章先生认为,从世界经验来看,自主招生后反而可能缓解教育的不平等。“比如说美国的名校面对低收入家庭小孩的录取分数线会远低于其平均分数线,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等低收入族群学生的平均录取的SAT(美国高考)分数比白人要低200-300分(SAT满分1600分)。”他建议:“政府可以规定名牌大学录取一定比例的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比如说20%。这比现在用一刀切的方式来定录取标准要好得多。如果实行自主招生,现有的地区歧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而且很可能会缓解收入不平等造成的教育不平等。”

至于大学争抢优秀生源的“掐尖”问题,一位通过自主招生进入大学的学生认为,自主招生不仅不“掐尖”,反而是给了学生一个“拔高”、能上更好学校的机会。”通过学校的自主招生,有可能向目标前进一大步,尤其是北大、清华等名校最高能降多达60分。

从世界范围来看,自主招生已是国外大学的通行做法。无论是美国、英国、德国和法国等欧美国家还是世界其他地区多数国家,大学均有自主招生决定权,他们可以决定录取什么样的学生。以德国为例,德国甚至没有全国统一的高考,只要通过州级的毕业考试,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即可申请大学。对于德国大学生而言,他们可以在三百多所大学里尽情选择,而大学也敞开让学生自由申请,除了几个专业有一定限制之外。德国大学自主招生,生源和教育质量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成了不折不扣的诺贝尔奖摇篮,其获奖简直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09年,德国共有一百多人获得诺贝尔奖。如果把移民美国、加拿大的德裔算上,获奖人数已突破200人大关。其中哥廷根大学44人、洪堡大学29人、维尔茨堡大学14人(包括5位短期研究学者)、海德堡大学10人、弗莱堡大学9人、图宾根大学7人、莱比锡大学6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中国而言,已经不是要不要自主招生,也不是自主招生的幅度应该多大的问题,而是彻底放开自主招生,让大学能够做自己的主,这关系到中国的素质教育和创新型人才培养的战略问题。现在,该是对高考制度进行改革的时候了。

(作者杨佩昌,德国经济史博士,欧中经济技术交流促进会会长,著有《为什么德国国富民强》、《德国式领导力》等书籍)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杨佩昌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