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荒野猎人》——求财的人在风雨暴雪荒野求生寻仇

邵旭峰<更多内容2017-08-28 10:37:06

原标题:《荒野猎人》——求财的人在风雨暴雪荒野求生寻仇 《荒野猎人》观感

邵旭峰

看完《荒野猎人》已经一年多了,想起电影场面情节,总有某种难言的东西,想要写出来,但一方面没有理顺写不出来,另一方面似乎是在逃避归结与表述。

为什么逃避呢?或许是因为要表达电影在心底引起的共鸣,让人不舒服,让人压抑。

对,压抑。这是《荒野猎人》的主要基调。

《荒野猎人》主色调是“灰”,灰白的天一直在下雪,间或大雪,大风雪。即使不下了,天也不晴,灰蒙蒙,冰冷。《荒野猎人》似乎就没有过真正的晴天。

更令人不舒服的,是已经入夜,但由于天空下雪大地冰雪,到处还是灰,雪与夜共成的暗灰。空旷的荒野上,近处的东西蒙着夜灰却分明,远处则是渐远渐朦胧,被暗灰吞噬了。

在黑灰的树林边上,用枯干树枝生起一两个火堆,乃至于引燃旁边一棵树,犹如一面燃烧的地狱的旗,都在巨大暗灰的荒原上被风雪吹刮猎猎跳动。

在这样的色调之下,剧中人的神情也是一种“灰”,没人开朗,不同的阴沉,无论是侵入的文明人还是被侵的土著。文明人求财,土著求生,都在雨中或雪中的荒野阴沉。

主人公是入侵和求财的文明人,与求生的土著女人结合,生下一个混血儿子,被文明人中的凶徒不容,在主人公被熊所伤不能保护自己儿子的时候乘机将其杀害,带着满身恐怖伤口的主人公也被凶手半埋在掺杂冰雪的土坑里,之后开始漫长残酷艰难的重返大本营之路,最终目的是报仇。

这条路成了求生之路——他需要与自身重伤和恶虐的自然环境斗争,还需要和不时遭遇土著和别的求财者斗争,逃避。

这条纠结的求生路,让人隐约想见土著人求生之艰难。每每听到高亢但满含悲怆的印第安风笛,就能激起类似的共鸣。

在灰的色调之上,具体场景一样阴晦,刚开始就是下雨的树林,到处污泥,动物的尸体就在污水中泡着——那是他们的食物,杀戮就在这样的林间开始,土著开始进攻,入侵者抵抗并逃走,到处伤残的尸体。

更残忍的场景开始,主人公在树林中遭遇湿污凶残的棕熊,虽然最后杀死了熊,身上留下脏污恐怖的伤口。

满身伤口的主人公被抬着在冰冷的雨与河中前行,同伴抱怨,原先杀过人的凶徒也几次露出杀机。

雨成了雪,天地白灰,中间是斑驳陆离的树林。

大伙离开返回大本营,留下三人照看伤者,凶徒就在其中,还有主人公与土族女人生的儿子。来自身边的暗杀开始,儿子被凶手杀死,他被半埋在冰雪掺杂的土里。他被遗弃,天下着雪。

他爬出土坑,爬到死去的儿子身边,心里的伤比身上的更深···然后决定返回大本营寻仇,尚在远方···

主人公带着满身的伤,蹒跚在冰天雪地的荒野。在大河边上,他给脖子上极深的伤口撒上火药,用火点燃烧灼,以阻止伤口发炎感染。疼晕过去。半晕半醒之间,他听到同样是在寻仇的土著靠近。他只能跳进冰冷的河水,并被冲下瀑布,泡在昏暗天空下冰冷咆哮的河中。上岸,还是冰天雪地。

前行,爬行。风雪夜。

黑灰的树林边上,枯干树枝烧着两个火堆,在巨大暗灰的荒原上被风雪吹刮猎猎跳动,引燃旁边一棵树,犹如一面燃烧的地狱的旗。

火堆旁,是一个生吃野牛躯体的土著。被风吹动的雪和火,映照着两个生吃血肉的人脸,都失去儿子,一个是野蛮人,一个是伤痕累累的文明人,他们中间是密密下着的雪,还有火光。两人被雪打湿的长发下,都是野兽一样的眼神。

风雪更大了,散布着稀疏的秃树的林间,主人公快死了。土著朋友给他用树枝搭建了一个遮蔽风雪的“帐篷”,生了一堆火,他昏睡过去。

第二天,有所恢复的主人公爬出“帐篷”,寻找土著,却发现他已经被另一伙文明人吊在树上,脖子上挂着我是野蛮人的牌子。主人公夺马而逃,在雪原上。

在林中昏睡过去,土著又来临,他骑马再逃,土著快马追,密集的箭也在追他,从身边飞过。马冲下悬崖,落在高大的树木上,他活了下来,但马死去。

马肉让他果腹,被他掏去内脏的马肚子让他渡过大雪夜。他终于接近大本营了······

先他回到大本营的同伙在队长追问下改口,说出主人公还活着的消息,他原先被凶手威胁说主人公已经死去。大家开始原路寻找。在雪夜和火光中,主人公被带回大本营,但杀他儿子的凶手逃走。

主人公与队长开始最后的追捕。凶手杀死队长,但被主人公重伤。最终结过凶手的,是恰好路过的土著,凶手曾经欠下土著累累血债。

整个故事,发生在灰白或暗灰的天地之间,刚开始下雨随后就是雪,人物所处,不是冷雨污泥就是风雪荒野,或者冰冷的河。

没有什么高尚情怀,文明人求财野蛮人求生,不过在剧中,变成了主人公求生。剧情简单而沉重、压抑。

如果说剧中还有阳光因子的话,那应该是主人公顽强的生命力和求生本能。在很大程度上,支撑他的,是他已经故去的女人总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出现,在一种神秘宗教的幻觉中,以一种让人亲切但又压抑的呢喃,诉说简单而高远的道理,声音仿佛来自泡在地狱中的天堂,遥远但直击心底,不是从雪原的林间就是土著破败冰冷的部落,再就是断壁残垣,情如蒙难的圣母。

电影能激起共鸣的,是有过冰冷的雨或雪的荒野经历的人。灰蒙的天,湿冷的地,艰难前行,又累又冷又饿,但必须坚强,想办法抵抗寒冷,想办法果腹,一切能吃的,都是救命稻草,最大困难是生火······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邵旭峰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