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相亲角的父母和社交软件上炫大腿的你,没什么不同

思维补丁<更多内容2017-08-26 21:27:09

原标题:相亲角的父母和社交软件上炫大腿的你,没什么不同

这是思维补丁的第209篇文章

好久没分享女声了,特别好听的一首。

头图基于CC0协议引用。

(一)

“其实,你不妨把相亲角当做上一辈人特殊的社交场。”

面对我的询问,一位社会学博士这样对我说道。

比如,相亲角的成功几率实际上非常渺茫,但为什么相亲角的这些父母依然乐此不疲呢?如果你经常去,就会发现,这个圈子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天天来,日日转,人还是那些人,孩子也还是那些孩子。

比如,许多父母设置的择偶标准非常苛刻,身高低1厘米都不行,工作非体制内不考虑,房子在五环外不考虑……但是,这些“奇葩”的硬性规定,真的能够像紧箍咒一样,约束自己的孩子以此标准恋爱吗?恐怕,大多数家庭都是失效的。

昨天,我把姜思达出品的短视频节目《透明人》的最新一期,发给这位博士,希望听一听他对此事的看法。

前不久,北京公园里的相亲角成为公众批评嘲讽的对象,连带那些代子相亲的父母,都被众人指为奇葩,而姜思达这一期的节目叫《相亲角的爸妈不是怪物》。

博士很谦虚。

他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他本人并不曾深入相亲角去做正统的社会学调查。而如果从学科的角度来看,姜思达的这则视频,也并没有太多说服力,毕竟,它的采访和统计人数实在太少,乃至一个巴掌就数的过来。

但是,他说:我曾经和几个研究生同学,一起就广场舞大妈们,做过一场很正式的调查,或许能够给你一些启发,“因为我个人感觉,相亲角的某些本质,和广场舞是相通的”。

“你以为那是带有明确目的性的信息筛选和对象捕获,实际上,对于很多大爷大妈而言,每天去相亲角,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了”。

就像他们当初做广场舞的调查一样,大部分人都单纯地以为,让广场舞大妈风雨无阻的动力是养生健身,但实际上,他们真的是为了健身和养生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又如何解释,在北京PM2.5爆表的那些日子里,他们依然雷打不动地准时聚在广场上,或唱或跳呢?

他们虽然老了,但是接受信息的能力并没有退化。在媒体轮番的轰炸和呼吁之下,大部分的老年人,内心非常清楚雾霾对身体的危害。

需求才能诱发行动,而实际上,单纯的健身需求并不足以支撑大妈们的风雨无阻。与其说是为了健身,不如将广场舞当做上一辈人特殊的“社交方式”。

而对于异常迷恋“熟人社交”的父母而言,对于习惯了“集体生活”的上一代人而言,每天在空虚冷清又昂贵的房子里独自看电视,其实是一种折磨。喧嚣、热闹,仿佛再次回归“集体生活”的社交是绝对的刚需。刚过毛毛雨,刚过PM2.5,刚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和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

(二)

相亲角“奇葩”的择偶标准,被解读为一种不允许自己阶级下滑的恐慌感。

这就是真实社会的一个缩影,只不过因为它过于浓缩,所以稍显尖锐,一种令人目不暇接的尖锐。

 

总之,我们谁也不要否认,我们都会在潜意识里,用可预测的方法来估算未来的潜在收益,为自己的市场价值寻求最大的回报。

相亲角,只不过是将这个社会经济学的心理动机,凸显到了极致而已。

就像《透明人》这期节目中,那位儿子35岁还没有结婚的东北大妈。她一方面因为没有房子在相亲角备受冷落,而对当前的婚恋市场和女性择偶价值观,表现出一种“克制”的失望与讥讽。

但是,另一方面,她也会说:如果我有一个闺女,肯定也不会嫁给租房子的。

 

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你嘲讽也好,认可也罢。你都得承认,收起相亲角那一地的“牌子”,那些信步游荡的老人,就是你的父母,我的父母。

 

他们坚信自己的行为是对子女全然的爱,正如你我坚信父母这般将自己的婚姻寄托在菜市场般的相亲角,是对我们人格的不尊重。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磨法,所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执念。

你觉得那些奇葩的父母,难道不明白,孩子每一次的叹气、流泪、抗争,乃至摔门而走,早已经表达过“我的婚姻不要你插手”的态度了么?

所以,你还觉得那些天天来,日日逛,各大公园走一圈的大爷大妈,心里难道不清楚,其实无论自己设置何等的择偶条件,选出来的配偶也未必能够让自己的孩子瞧上一眼么?

一些父母,只不过是在相亲角感受慌张、感受焦虑,也感受倏忽而逝的优越感罢了。

退休了,孩子上班去了,做晚饭不过只用一小时罢了,剩下那大段的闲暇,需要一种生活方式的补充,而人总是希望自己是被需要的。

无论如何,姜思达和《透明人》,提供了另一个角度的相亲角。无论采访的方式多么平和,它依然会收获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

我觉得相亲角的父母不是妖怪。

我觉得是。

姜思达正在逐渐将自己的视角打磨的更圆润,而不是尖锐。

对于短视频而言,类似的呈现似乎不是一个讨巧的方式。

不过,这恰恰也是他的可贵之处,毕竟,我们已经有了那么多尖锐的标题和煽动情绪的视角。

在一个浑圆的水晶球面前,围观它的众人,都能够在里面看清楚自己的那一张脸。

那是自我灵魂的映射,你是谁,你站在那里,决定了你的思考方式,决定了你说些什么。

(三)

想象下面这样一个画面:

夜空人冷,你独自躺在床上,桌子上还散发着外卖寂寞的味道。

人生真虚无啊。

于是,你又一次,挤出一张呼之欲出的D罩杯,Po在一个又一个的社交软件上。在那些不同的平台上面,你充满魅力,夜夜笙歌,身边围绕着众多富二代和钻石王老五,但是,你仍然在等待那个Mr.Right。

“夜深了,又陷入了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想找个人聊天”。

你为那张精心修过的照片,配上这样一则充满暧昧气息的文字。

根本等不了一分钟,你已经看了三次手机。回复,如你所愿。

即使心底里,你早就知道,下面的评论都是个什么样子;即使心底里,你早就知道,无数个前来打招呼的人,你一个都不会理。

再看一眼手机,又收到了附近20个打招呼的人。

你快速浏览了一遍,简直能听见他们亢奋的呐喊。

今夜你是女王,你满意地睡去了。

所以,如果你真的静下心来想一想,也许,公园相亲角里的父母,和在社交软件上炫罩杯长腿的你,本质上并没什么不同。

“长的那么挫,还上来就问约吗,这样的男人也好意思出来约炮?”

“要房子没房子,要户口没户口,这样的条件也好意思出来相亲?”

 

这句话反过来也成立:父母是怪物,而我们,也正在长出犄角。

也许某一天,你会在孩子眼中,看见自己也是一只脸孔狰狞的怪物。

(点击观看本期完整版《透明人》)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思维补丁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