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8.25】赶走侵略者之后……

馒头说<更多内容2017-08-25 09:00:00

原标题:【8.25】赶走侵略者之后……

今天是2017年8月25日

这是馒头说第 173 篇文章

上一期的推送,说了一个中国的汉奸

其实只要有战争,就会有“汉奸”

只是在其他国家,不叫“汉奸”这个词而已

而作为通敌者,根据所犯罪行的不同,会遭受不同的惩罚

今天要说的,是一类有点特殊的“通敌者”……

【今日主打】

1944年8月25日

盟军解放巴黎

1

1944年的一个秋天,在法国北部的一个叫圣安德烈德绍菲尔的小镇市场上,一个法国女人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个女人被人摁在了椅子上,一名剃头匠拿起锋利的剃刀,三下五除二,给她剃了半个光头。

她发出了一声尖叫,而旁边围观的法国人则发出了欢呼。

那个女人的母亲也在旁边的人群中,她捶胸顿足,开始胡言乱语,对着大笑围观的人们大喊大叫。

而那个被剃了半边头发的法国女人,忽然挣脱了剃头匠的控制,站了起来,捏着拳头高呼了一句:

“德国人万岁!”

旁边的一个法国男人举起一块砖头,一下子把她打翻在地。

2

这名法国女人究竟犯了什么罪?

因为她被认为是一名通敌者,或者通俗点说,是一个“法奸”。

1944年8月25日,法国第二装甲师在盟军的协同下,进占巴黎(法军事先谢绝美军率先进入巴黎并通过凯旋门)。戴高乐宣布巴黎解放,结束了法国一段屈辱的历史:曾经的欧洲第一陆战强国,在二战开始后仅抵抗一个月不到就缴械投降了。

戴高乐将军率众人通过巴黎凯旋门

与此同时,法国境内的一支独立的抵抗部队(FFI),也开始渐渐活跃起来。这支内地军是一支混合部队,基本汇聚了整个二战期间法国境内的所有抵抗部队。

这支部队在法国宣布投降时并没有放弃抵抗,但因为强大的德军,队伍数量不是很多。当纳粹德国在欧洲日落西山之后,这支部队开始迅速壮大起来。1944年6月到10月的4个月时间里,法国的内地军抵抗人数从10万激增到了40万,一批又一批原先在德国人统治下保持沉默的法国男性,开始争先恐后地加入内地军。

这支内地军成了法国人最自豪并且最主要宣传的对象,他们担负着继续解放法国全境的主要任务——对于拥有悠久文化和传统的法国而言,伟大的法国需要法国人自己来拯救和解放。

与此同时,这支由大量新兵组成的内地军,还做了两件事:

第一,把原先在内地军中奋战多年的女性“请”出军队,哪怕她们是爆破专家,枪械专家,哪怕她们的战斗经验其实远比新加入的法国男人要丰富得多。法国男人给出的理由是“如此众多的男子加入了组织,女性就不必去战斗了。”这一点和意大利与希腊形成鲜明对照,在那里,妇女为游击队战斗到最后解放的一刻。

第二,就是惩治“法奸”。所谓“法奸”,自然是指在德国人统治期间,与德国人产生合作和服务的法国人。但除了明确应该承担责任,接受法律惩处的法国人外(比如一战当英雄,二战当傀儡的贝当元帅),还有一部分法国人却处于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的模糊地带——她们所做的,就是在德国人占领法国期间,因为各种原因,和德国人上过床。

是的,她们都是女性。

3

本文开头出现的那位法国女人,无疑就是所谓“卧躺通敌者”中的一员。

但这位女性遭遇的“剃发”,其实只是最轻的。

就在几天后,同样在这个小镇,一群被剃光毛发的法国女人出现了,她们脖子上都挂着羞辱的标志牌,被迫徒手在马路上捡马粪。每当粪桶快被装满时,总有人冲上去踢翻粪桶,一切又必须重新开始。

一位法国女性被剃头并泼上油漆后游街

而这也不算是最糟糕的。

1944年9月,法国《马赛曲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描述在昂杜(Endoume),一群年轻的男子强迫一名女子“全裸在街道中穿行,在正于房屋外玩耍的天真儿童面前走过。”

一位被迫裸体游街的女性

而在特鲁瓦(Troyes),法国内地军包围了被认为有“通奸”行为的法国妇女,根据当地行省解放委员会的一份文件记录显示:

“她们几乎一丝不挂,身上打着纳粹标志,浑身涂满黏稠的沥青。她们的头发被剪得乱七八糟,最后会以特别的方式被剃光,看上去就像奇特的囚犯……许多当地人兴高采烈地围拢到街道两旁,看着这些妇女戴着德国国防军的帽子游街示众。”

据统计,法国当时至少有50个城镇以上,超过2万名妇女因为曾经和德国军官或士兵上床,而受到了包括剃发和裸体游街在内的各种惩罚。执行者绝大多数都是法国男性。

而被脱光衣服的羞辱,还经常伴随着猥亵,乃至强奸。

4

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动力,会驱使人们做出这样的行为?

历史学家彼得诺威克(Peter Novick)给出的解释是:

通过羞辱和惩罚妇女这种人人都可以参与的方式,当地社区民众得到了一种情感的宣泄,从而避免了民众通过更暴力和残忍的方式惩罚乃至屠杀通敌者——而这些妇女,就成了“替罪羔羊”:剃光她们的头发,就等于剃去了整个社区被德国人统治的罪恶感。

在一些城镇,警察或盟军士兵确实对这种羞辱行动袖手旁观,一些当局甚至鼓励人们侮辱那些妇女,因为他们认为这确实是民众发泄愤怒的减压阀。

至于这些妇女为什么愿意与德国人有染,男人们普遍认为她们是因为贫穷,迫于生计,受到胁迫,乃至本身就是智力低下,心智不健全。

但事实可能会让他们感到失望乃至恼怒。

1944年秋天,一位来自法国圣克莱芒的年轻女孩因为与德国军官有染而被逮捕,她坦然承认这一切,并且这样回答警察:

“我父亲生病时,他偶尔会来我家帮忙。他离开时,他留下了他的军邮号码。我给他写信,让其他德国人给我捎信,因为我不能使用法国邮政。我给他写了两三个月的信,但我再也找不到他的地址了。”

从她的话里看不出任何受胁迫或心智不健全,是的,她爱上了他。

一位被认为是“通奸”的女性被迫带着自己和德国人生的孩子游街。二战期间,荷兰、挪威、丹麦和法国这些地方,有大量当地女性和德国人生下的孩子。这批孩子后来饱受歧视,而相当多的一部分,在一出生就被“处理”了。

5

这确实是一个让很多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尽管受到胁迫或因为需要糊口的妇女确实存在,但近年来的研究统计发现,战争期间与德国士兵或军官同床的妇女来自各阶层各行业,很多人并非是迫于生计或者是生理需要,而是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尽管承认起来非常痛苦——真心认为德国男性比本国男性更有魅力。一份战时的民意统计显示,在丹麦,有51%的丹麦妇女公开承认,德国男人比本国同胞更有吸引力。

照片里的这位女性正在被剃发“谢罪”,但她的眼神表明她似乎并不是这样想

而在法国,这样的情况更突出:

法国的男人们仅仅抵抗了一个月不到就宣布投降了,200万法国男人不是被关进监狱,就是在为德国作苦力。另一方面,以巴黎为代表。这座城市被宣布为不设防城市,避免了战火的蹂躏,而德国人对巴黎这座文化名城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没有破坏,没有劫掠,占领期间的德国人会听歌剧,懂艺术,还知道为女士拉门。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一方面,那些所谓的“通奸”女性(很多都是未婚女子)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也没有背叛爱情。另一方面,愤怒的男人们认为她们即便没有背叛爱情和婚姻,但也背叛了这个国家。

时间已经过去了70多年,人们依旧在思考:这些妇女是否罪有应得,或者应该换种惩罚,或者完全无罪?

法国记者罗伯特·布拉西亚克(Robert Brasillach)的话可能可以概括人们复杂的心情:

西欧做了无数事情让德国占领西欧成为可能,整个西欧都和德国同床共枕,但只有妇女和德国人上床,只有妇女因此受到惩罚。

【馒头说】

1943年10月初,英军第91战地保障部队的诺曼·刘易斯(Norman Lewis)开车进入刚刚被解放的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一个广场,他看到盟军士兵们蜂拥到一辆军用卡车前领取补给的罐头,然后又蜂拥涌入市政大楼。

好奇的他跟了进去,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他在日记里写道:

“那里站着一排女子,每隔一码站一个人,背靠墙壁站着。这些女子衣着得体,从面容来看,都是些喜爱逛街购物和闲言碎语的工薪阶层妇女。

每位女子身旁,都叠放着一小堆罐头,显而易见的是,只要再放上一个罐头,士兵就可以选定任何一位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行苟且之事。

那些女子一动不动、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如同蜡像。她们仿佛在卖鱼,只是这里没有鱼市场的喧嚣吵闹。

……最冲动的几名士兵已经跃跃欲试,手里攒着罐头,拼命挤到前面,但面对面地看着这些因为家里粒米不剩而到这里来的家庭妇女,看着她们面不改色的麻木表情,士兵们似乎退缩了。

……一名酒醉微醺的士兵,在同伴们的反复怂恿下,终于在一位女子身旁放下罐头,士兵脱了衣服,压在女子身上,动了几下就草草收场。转眼间,士兵站了起来,穿好衣服。看得出来,他也想尽快了解此事。他也许觉得自己像被送上了军事法庭,而不是在享受男欢女爱。”

这些我们现在看起来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如同那些被认为是“通敌者”而被拉出去裸体游街的妇女一样,切切实实发生在二战刚结束后的欧洲,不仅仅是意大利,不仅仅是法国,而是发生在每个国家的每个角落。

我们比较熟悉的,是二战中日本对中国造成的各种伤害,而在欧洲,这场卷入20亿人口,造成超过9000万人伤亡的战争,同样也给那里的国家带来了永远不可能被忘记的创痛——绝不仅仅是战争中,更多的是战争后。

二战后的欧洲,在极度的复仇心理和极度的饥荒混乱中,在各个国家都出现了我们现在难以想象的各种有悖人伦的事件:大规模的饥荒,抢劫,盗窃,屠杀,强奸,卖淫……无论是美国士兵还是英国士兵,或者是法国游击队员,很多人在那时候都做了让他们惭愧一生的事。

当然,相对于东欧,西欧的百姓和德国俘虏可能还应该感到“庆幸”。因为在东欧,早已在复仇情绪中陷入癫狂和嗜血的苏联红军,更是制造了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悲剧,用“人间炼狱”来形容当时的一些城镇,一点都不夸张。

上图:在那不勒斯,美国士兵在占贫困的当地妇女的便宜;下图:在莱比锡,几名苏军士兵在调戏德国妇女。(图片来自《野蛮大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欧洲》)

回看那段历史,无论你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人,都会看得心情无比的压抑和沉重,甚至都会反思作为一个人类,在极端环境下究竟和动物有何区别?

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是在“宣布双方停火”后就能立刻结束的,它所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会通过各种方式影响到每个人,以及他们的后代。

所以,永远,永远,永远不要轻率地支持战争。

【注】本文所有材料均取自基思·罗威所著的《野蛮大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欧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5年7月第一版)

感谢关注微信公众号 馒头说 mantoutalk,周日读者分享&签售会,期待与你们见面。

时间:8月27日14点(周日)

地点:上海静安区钟书阁芮欧店(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601号芮欧百货4楼,地铁7号线可直达)

大家可以通过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或直接扫描下面这个二维码,进行一个线上报名,便于统计人数。

这期做得有点沉重,那……要不看个二条推广换个频道吧……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馒头说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