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警惕隐蔽的西班牙“极端主义特色小镇”

陶短房<更多内容2017-08-24 22:40:34

8月17日下午起,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接连发生多起恶性暴恐事件,造成严重伤亡和强烈震撼

首先是17日下午,一辆白色厢式货车在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市中心游人聚集的兰布拉大道(Las Ramblas);几小时后,一辆奥迪A-3汽车在巴塞罗那以南约100公里的坎布里尔斯(Cambrils)撞向人群,若非现场一名女警反应迅速,拔枪将5名歹徒瞬间击成四死一伤(伤者后亦不治),后果将更不堪设想。

两次暴恐事件总计造成14人死亡、128人受伤(恐怖分子不计在内),死伤者分别来自34个国家和地区。在此前后,布基纳法索、芬兰、德国等地也相继发生暴恐事件,一些反恐专家惊呼,宰羊节(今年将在9月)大有继斋月后,成为又一个原教旨恶性暴恐密集多发的时段。

null

null

图1、兰布拉血案

图2、劫后的坎布里尔斯

在这一系列暴恐事件中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极端主义特色小镇”的凸显。

这座“极端主义特色小镇”,就是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北部、位于比利牛斯山中的小镇里波尔(Ripoll)。

兰布拉大道暴恐事件中被逮捕的两名嫌犯,其中一名叫乌卡比尔(Driss Oukabir,摩洛哥裔),他长期居住在里波尔,事发后在当地被捕;另一名在西班牙北非飞地梅利利亚(Melilla)被捕、被指控为租借暴恐用车提供人头的28岁摩洛哥裔青年索普拉诺(Driss Oukabir Soprano),家庭住址同样是里波尔;兰布拉事件中直接驾车撞人的恐怖分子阿布雅阿格布(Younes Abouyaaquob,逃跑数日后被击毙)也住在里波尔。

坎布里尔斯事件中被击毙的5名恐怖分子:17岁的乌卡比尔(Moussa Oukabir),19岁的阿拉阿(Saïd Aallaa),24岁的希查米(Mohamed Hychami),21岁的阿巴雅克(Almar Abayaaq),和19岁的阿布亚迦布(El Houssaine Abouyaaqoub),这5人无一例外,都来自里波尔。

null

null

null

图3、“极端主义特色小镇”里波尔

图4、里波尔极端团伙“全家福”,其中红色为已归案,黑色已死,绿色在逃

近几日在西班牙各地相继逮捕了多名暴恐或未遂暴恐嫌犯,其中被透露姓名者几乎清一色和里波尔有关,如34岁、同样在梅利利亚被捕的卡里卜(Salah El Karib),是里波尔某咖啡馆的老板。

更让恐惧的是,8月16日晚,加泰罗尼亚南部城市阿尔卡纳(Alcanar)发生一起煤气爆炸事件,导致1人死亡、7人受伤,这起最初被认为是煤气爆炸的事件8月19日被证实系为更多、更大规模暴恐袭击做准备,嫌犯贮存了至少105个煤气罐,还试图制造炸药。而这些差一点酝酿出更可怕事件的恐怖分子,也同样来自里波尔。

如果追溯得更久一些,2004年导致191人死亡、2050人受伤,由极端组织“摩洛哥伊斯兰战斗团”(GICM)发动的“3.11”马德里火车爆炸案,被判处18年监禁的主犯之一、绰号“兔子”的阿格里夫(Rachid Aglif),也曾长期生活在里波尔。

里波尔是个外人罕至、人口刚过10000的山区小镇,何以成为“极端主义特色小镇”?

这座小镇里有一个人数不多的摩洛哥裔社区,在这个社区里有一名40多岁的阿訇萨蒂(Abdelbaki EL Satty),他看上去安静腼腆、乐于助人、循规蹈矩,他生活简朴,和另一个人合租一套月租金225欧元的小两室公寓,他支付150欧元,室友减半。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人,在不短的时间里滚雪球般地秘密聚拢起一个至少有十多人参加、包括许多未成年人,大多数为摩洛哥裔的封闭式小群体。

系列暴恐案发生后,一些邻居和未成年人家长才惊觉:原本和常人无异的某些青少年在聚拢到萨蒂身边后,很快变得不再穿着现代服装、深居简出,他们中一些人突然有了花不完的钱,还经常神秘地外出旅行。

图5、这间小房子正是多起暴恐案的策源地

图6、阿尔卡纳爆炸,警方从肇事房屋搜出的大量煤气罐

图7、老牌恐怖分子“兔子”阿格里夫

许多消息和线索表明,里波尔的“神秘人物”频繁往来于西班牙各地,以及比利时、法国、北非,他们的能量令人战栗,且萨蒂这“一组”极可能远不是唯一的。

随着“基地”、“伊斯兰国”在世界各地频繁发动暴恐袭击和遥控暴恐袭击,人们对由原教旨清真寺、经文寄宿学校为点,由网络和信使为线编制成的“原教旨网”已并不陌生,对诸如法国巴黎93省、比利时布鲁塞尔郊区莫伦瑞克区这类毗邻中心城市且移民、难民众多的“敏感区”也学会了重点关注,但面对偏僻、荒凉、人口稀少移民比例也很低下的里波尔式“极端主义特色小镇”,显然还有些措手不及。

网络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神经末梢”可以分布在远离聚焦的地方,且照样可以通过网络与世界相连,通过现代化交通工具实现“广谱辐射覆盖”,而倘若恐怖组织处心积虑、蓄谋已久,选择里波尔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这样的“极端主义特色小镇”反倒可以更隐蔽、更难为人所察觉。

从里波尔的萨蒂团伙行事风格可以看出,“特色小镇式暴恐团伙”较布伦瑞克这类“大郊区式暴恐团伙”最大的不同,是“小圈子”和私密,他们的原教旨和极端是“关起门”的,在发难前,不知就里的邻居很难看出他们的异样。

然而不管是在布伦瑞克这样的“大郊区”,还是在里波尔这样的“特色小镇”,只要搞极端原教旨主义就必然要“洗脑”,要做许多和常人迥异的事,只要对这种新型暴恐组织策划方式有所准备,还是可以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的。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陶短房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