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中西方文化的“人禽之辨”(黑白先生)

黑白先生<更多内容2017-08-24 14:38:22

原标题:中西方文化的“人禽之辨”(黑白先生)

 中西方文化的“人禽之辨”(黑白先生)

中西方文化在源头上关于“人和禽兽”之间的区别,决定了中西方文化,制度,伦理道德等等方面的不同。中西方文化的“人禽之辨”,中国古代是站在人类种属利益上,遵循大自然法则而产生的,人是人,动物是动物;而西方文化则是站在个人利益上,以理性为主导而产生的。认为人与动物是同类,是“会说话的动物”,人只是多了一分理性而已。

关于人的定义,孔子说:“仁者人也。”人而不仁,则为禽兽。荀子也说:“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生有知有义,所以是最高贵的。”他强调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义之有无。所谓“义利之辨乃人禽之别”。孔子的义利之说,抬高追求礼义者的地位,贬低追求利益者的地位,并据此将人划分为君子小人两类。

圣人言“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常令我这种戚戚者惶惑存疑。世间人等,只有君子和小人两分么?人的精神生活难道需要标准?如果不忧不惧是君子的标准之一,西方文化中如卡夫卡、尼采、佩索阿之类的忧思者想来难入君子之流。而从这句话里,我恰恰觉出中国传统士大夫文人站在道德高地上的精神优越感的自我意淫。所以,我更加支持西方文化的人性论,即人皆有天使和魔鬼两面性。没有纯粹的君子,也没有纯粹的小人。

人与动物为了分离的彻底,儒家还发明了“礼”,可以说“礼”不仅是“人禽之辨”的分水岭,还是“华夷之辨”“文明之别”的标志。而且以“礼”区分民族性,并以具体的礼确立各个等级划分,从而建立社会秩序,以此区分蒙昧社会和野蛮社会的区别之所在。传统中国以礼仪之邦自称,儒家就是礼治,即礼制。修齐治平,齐家是齐之以礼,治国是治之以礼,平天下是平之以礼,修身也离不开礼。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都离不开礼礼礼。

“礼”让国人远离的独立思考,却强调了服从。儒家文化可以说,讲礼不求真理,讲秩序不看实际,讲道德不谈人性,讲尊卑不管人格。思维走不出愚昧状态。而西方文化,自希腊三贤以来,西方历史社会讲“理”而不在乎“礼”,这种人文传统一直被西方人推崇,发扬光大,延续自今。西方的智慧传统是由两个支流合成的,一个是雅典,一个是耶路撒冷。

前者是由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柏拉图、苏格拉底代表着理性;这里的理性,包括认知理性和实践理性两种含义,即逻辑推理能力,使人能够好好思考,好好说话写字,懂道理、讲道理;苏格拉底说,“人只有保持理性,有了理性才不至于丧失分辨的能力,才能接近智慧”。后者是由默罕默德、摩西、亚伯拉罕等代表的宗教,也就是道德理性。它使人会包容、妥协、忏悔、宽恕,能够调节自己的欲望与情感,控制自己的行为,使自己不任性妄为。

儒家文化以“礼”为中心,“礼”是压制自我,成了被人管的永远长不大的巨婴。 而“理性”是个体的自由、自觉、自主的行为,是人格、意志、情感与心理世界的真正成熟的重要标志。其实一切创造的价值都源于独立思考及理性的判断力。国人缺乏理性,缺少契约精神,缺少独立的思想和人格,大到国事,小到家事,许多观念和对事情的处理态度细细琢磨,莫不如此。由于盲目,从众心里太甚。也给自己带来了许多不应有的麻烦。在日新月异的现代潮流中很容易迷失自我。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黑白先生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