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8.23】一个“慷慨就义”的汉奸

馒头说<更多内容2017-08-23 09:00:00

原标题:【8.23】一个“慷慨就义”的汉奸

今天是2017年8月23日

这是馒头说第 172 篇文章

【今日主打】

1946年8月23日

褚民谊被执行枪决

1

1946年8月23日,清晨。苏州狮子口监狱。

一位60多岁,穿着囚服的老人,正在带领许多囚犯一起打太极拳。

这时候,几名法警走了过来。

他似乎知道了什么,于是和囚徒们告别:“不好意思,要先走一步了。”

这一天,他特地换上了新衣:深灰色毛质单长衫,白底细青条府绸短衫裤,黑袜黑缎鞋,左手还捏了一串佛珠。

经过女监的门口,他看到里面的陈璧君在哭,向她挥了挥手,说了一句:“再会”。

在临时法庭的最后过堂上,他坚持自己没有犯任何罪。检察官问他有何遗言,他表示“没有遗言”,只是强调,自己愿意捐献出遗体,解剖供医学研究用。

面对记者们照相机的闪光灯,他居然还露出了笑容,挥了挥手:“这是最后一次照相了,希望照得好一点啊!”

随后,他在法警的簇拥下走向刑场。按照以往的惯例,为了减少犯人的痛苦,负责行刑的警察走在他的后面,出其不意地向他后脑勺开了一枪。

应声倒地,气绝身亡。

他的名字,叫做褚民谊。

如果有不知道他生前所做作为的人,单看他人生谢幕的最后几个镜头,可能觉得是一位革命志士奔赴刑场,从容就义。

但事实上,他是被依法判处死刑,执行枪决的。

因为他是一个著名的汉奸。

褚民谊。颇有些“慨然就义”的腔调

2

褚民谊,1884年出生在浙江南浔一个殷实之家,父亲是一位名医。

有一说法,褚民谊原名作“明遗”,取“反清复明”之意。此举虽然颇有侠士风范,但考虑到当时仍在满清统治之下,虽然清廷的统治力与过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有人给自己孩子敢公开取这样的名字,还是让人有些怀疑。

不过,1903年就东渡日本留学的褚民谊,还是表现出了那个时代一个有为青年应有的一种姿态:在日本,攻读政治经济学的褚民谊开始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熏陶,并结识了同乡,之后的国民党大佬张静江。

张静江。他与蔡元培、吴稚晖、李石曾并称“国民党四大元老”。晚年淡出政坛。

1906年,褚民谊随张静江一起奔赴法国。在新加坡的时候,他们俩一起加入了同盟会。所以后来褚民谊也被称为“国民党元老”,倒也是不假。

抵达法国巴黎后,褚民谊与与吴稚晖和蔡元培等人一起创办了“中国印书局”,发行《新世纪月刊》和《世界画报》等,以笔为枪,宣传推翻满清统治。

1911年,就在中国就要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革命的前夕,褚民谊从巴黎回到了上海。经同盟会元老黄兴介绍,褚民谊认识了一个对他一生命运产生决定性影响的人:汪精卫。

不仅如此,因为频繁出入汪家,褚民谊和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的堂妹陈舜贞(一说为陈璧君家的丫鬟)还好上了。在陈璧君的主持下,褚民谊和那个叫陈舜贞的女子结为夫妇,成了汪精卫的连襟。

辛亥革命胜利后,南北议和,在各方面比拼中均落下风的孙中山,最终把“临时大总统”的宝座让给了袁世凯。和当时很多同盟会会员一样,褚民谊选择退出政坛。他去了欧洲,在比利时的自由大学继续深造。

27岁的褚民谊的人生之路行进至此,其实势头还是相当不错的。

3

应该说,褚民谊算得上“多才多艺”。

他首先算得上是一个教育家。

1920年,褚民谊和吴敬恒、李石曾一起创建里昂中法大学,任副校长。后来还历任广东大学(中山大学前身)教授、代理校长,兼任广东医学院院长。

李石曾,曾担任过故宫博物院院长

然后,他还算得上是一个医学家。1924年,褚民谊获得了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不过他后来也被一些人讥称为“兔阴博士”,因为他的博士论文研究的是兔子的性欲、月经等各种兔子性方面的问题。

褚民谊还可以算半个武术家。他曾担任过全国武术协会的会长。他在1925年师从吴鉴泉,应该也算是“吴氏太极拳”的传人。他曾将师父吴鉴泉的太极拳图谱印刷成书,成为业内研究“吴氏太极”的重要资料。

褚民谊在演示通过器械打太极拳

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大力推广“国术”,发明创造了太极操和太极球。他曾提出“科学化之国术在于合于力学与心理学,讲究生理与卫生”。应该说,这个理念在当时还是十分先进的。

此外,褚民谊在戏曲方面也有一定研究和造诣,尤其研究昆曲。褚民谊编纂过《昆曲集净》,撰写“自序”、“绪论”、“例言”等章节,影印出版。

褚民谊的颜体字当时也颇为有名

总而言之,不管褚民谊自己是否有意为之,他的整个调调,是有点向“魏晋风度”靠拢的。这样一个人,做一个时代的“名士”,倒也未尝不可。

可惜的是,他却最终从了政。

4

1926年1月,褚民谊正式开始了自己的从政生涯。

一开始,他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央候补执行委员,不久又升任中央执行委员。1932年,在“九一八事变”之后,褚民谊出任了行政院秘书长。

秘书长汇报的对象是谁呢?就是行政院长汪精卫。

一个文化人出任一个相当于一个国家国务院秘书长的职位,结果是怎样呢?

首先,自然是业务能力堪忧。据说褚民谊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连“公文”与“公函”的格式也没搞清,被汪精卫痛斥“滚出去”。不过老褚心态还是不错的,主动对人说,汪精卫之所以会痛骂他,是把他当自己人。

其次,一个行政院秘书长不是不可以有业余爱好,但如果不注意分寸,就会有点问题了。

褚民谊做秘书长的时候,提倡“弘扬国术”,鼓励大家踢毽子,放风筝,练武术。这并非是个坏主意,但这个可能由一个行业主管部门的长官来提倡就可以了,但褚民谊一直热衷于在公众场合表演踢毽子和放风筝,还总是客串一些昆曲的角色。结果果然有人称他是“三子秘书长”(踢毽子、放鹞子、做戏子),还有人如此评价他:“一笔颜字,两脚花毽,三出昆曲,四路查拳,五体投地,六神无主。”

褚民谊当时体格倒也是颇为健壮

1930年,国民政府的第一次全国运动会在杭州举行。运动会期间,许多女性跑步运动员在出赛之前,都要在大腿上擦上一些松节油以舒筋络,而褚民谊以当时中央委员的身份,热衷于亲自为女运动员擦油,被新闻记者争相拍照登报。

为了弘扬“国术”,褚民谊并不支持足球、游泳这些从西洋传过来的运动,称之为“为礼教不能容”。但1933年的全国运动会在南京举行时,褚民谊却对当时有“美人鱼”之称的游泳女将杨秀琼青睐有加。有一天,褚民谊亲自驾驭一辆马车,载着杨秀琼游览南京中山陵。一时间,南京全城轰动,最后褚民谊被检察院以“有辱官声”而弹劾。

杨秀琼

做风流名士可以,当糊涂官员已经走错一步,而褚民谊接着又走错了一大步。

5

1937年,日军攻占上海,褚民谊并未像很多人那样西撤。

当时的他,担任了中法国立工学院院长、中法技术学校医学研究部主任。在上海逗留了两年,褚民谊逍遥自在,没等来国军的光复,却等来了秘密前来的汪精卫。

汪精卫在1939年找到了褚民谊,就一件事:跟着自己一起干!当时对外宣布“绝对不从政”的褚民谊,并没有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而那个时候,汪精卫已经发表了“艳电”,公开主张对日妥协。

在组建汪伪政府的过程中,汪精卫一开始想让褚民谊担任伪政府的“行政院秘书长”,但遭到一致反对。汪精卫胆子倒也不小,居然准备任命一介文人的褚民谊担任伪政府的海军部长。为此,褚民谊还一本正经先自己找裁缝做了一套海军大将领的制服,穿上后常常对着镜子自我欣赏。

结果,汪精卫手下的另两大干将陈公博和周佛海极力反对。周佛海反对的理由写在了他自己的日记里:“让‘兔阴博士’做海军大将未免过于荒唐,只怕海军变成走私总部他也不知道。”

陈公博,中共一大参会代表,后加入国民党。抗战爆发后成为汪伪政权的第二号大汉奸,抗战结束后被处决。

无奈之下,汪精卫决定让褚担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外交部长,结果周佛海依旧反对,褚民谊只能辞去副院长之职,最终担任汪伪政府的外交部长。

一个伪政权的外交部长,能有多少外交事务可做?所以褚民谊的职责,主要是与日本打交道,签订一些汪精卫都不好意思出面签的对日和约(他曾获得日本颁发给他的“一级旭日大勋章”),另外就是帮汪精卫跑腿。

当时人们的说法是:“陈公博的嘴,周佛海的笔,褚民谊的腿”,褚民谊堪称汪伪政府的第四号人物。

不过,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

一眨眼,就到了1945年。

6

1944年11月10日,汪精卫病死在日本名古屋。

汪伪政权顿时呈树倒猢狲散之势,几大干将吵作一团。陈公博和褚民谊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终,褚民谊在1945年7月,被派到广东省担任“省长”兼“保安司令”。

一个月后,陈公博告诉褚民谊:日本无条件投降了。

在这个时候,褚民谊才如梦初醒,开始给蒋介石发电,称“谨率所属,力保治安,严防异党乘机而入,以效忠党国,效忠蒋委员长。”但他不知道,早在很久以前,他的同事周佛海等人,早就和重庆的国民党接上了联系,踏上了第二条船,表示要“潜伏敌后”,效忠党国了。

周佛海,中共一大参会代表之一,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之后加入国民党,再之后成为著名汉奸。抗战结束后,因蒋介石说他“抗战有功”,由死刑改无期徒刑,1948年因心脏病死于监狱中。

没多久,褚民谊就接到了军统头子戴笠的一封回电,称“褚民谊兄过去附敌,罪有应得,姑念其追随国父,奔走革命多年,此次敌宣布投降后,即能移心转志,维持治安,当可从轻议处。”

褚民谊看到电文后大喜过望,立刻给蒋介石写了封信,表示“荷蒙矜全”。

1945年9月12日,褚民谊按照蒋介石的“吩咐”,带了一个随员,搭乘飞机奔赴重庆“商量善后事宜”。在去广州机场的途中,被军统局广州站主任郑介民派人按计划逮捕,成为汪伪政权第一个被捕的高官。

褚民谊被人押到看守所,迎面碰到了看守所所长徐文祺——当初徐是伪行政院的科长,是褚民谊的下属。褚民谊以为徐也是被抓进来的,非常诧异,问道:“老徐,你怎么先进来了?”

他感到诧异的原因是,按照行政级别,科长怎么可能比自己这个“外交部长”和“省长”先进来呢?

7

毫无疑问,等待着褚民谊的,是一场审判。

在法庭上,褚民谊确实也是泰然自若,认为自己完全无罪——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汪精卫,说一切都是汪精卫的意思,自己只是一个跑腿办事的。而且,他还表示自己“外交部长”的职位在汪伪政府里只能排到第12位,绝非法庭称的“高官”。

法庭上的褚民谊各种“坚贞不屈”

褚民谊的儿子褚幼义,曾回忆在1963年,他在家中发现了一张当时褚民谊委托妻子陈舜贞代转蒋介石,但陈最终未转的纸条,大意是请委员长不要为难,不要为自己减刑。

但从当时的种种迹象来看,褚民谊的表现与纸条上所呈现的内容并不是太相符合。一方面,他在法庭上进行各种自辩,另一方面,他委托妻子多方奔走,找人为自己求情。

在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后,褚民谊抛出了他最后一个“法宝”:我有一个珍藏多年的宝藏,愿意献出来,将功赎罪。

军统特务沈醉奉命前往褚民谊交代的亲戚家中,去取回“宝藏”。在沈醉所著的《我所知道的戴笠》一书中,他回忆了“取宝”的过程:

“带着万分好奇心急忙赶回,下车后什么也不干,便先去取这件宝物。”当沈醉拿出所谓的“宝物”一看,原来是一副泡在福尔马林中的肝脏。

谁的肝脏?孙中山先生的肝脏(孙中山去世后尸体被解剖)。

为什么会在褚民谊的手里?原来,褚民谊并不是完全没有为自己的后路做过准备,而且还独辟蹊径:

就在日本即将无条件投降前,当时兼任汪伪政府“国父陵园管理委员会主任”的褚民谊,利用职权,趁乱将存放于灵前的孙中山的肝脏偷了出来,存放在南京的一个亲戚家。他觉得,这副国父的肝脏,可能会成为他的“保命符”。

因为交出了国父的肝脏,江苏高等法院居然真的还同意将褚民谊的案子复审。但此时舆论大哗,许多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更是对这种盗窃国父“灵脏”的行为相当愤慨。

结果,迫于外界的压力,法院维持原判,褚民谊最终被执行枪决。

至于他声称要捐献的遗体,他的家属最后并没有捐出,而是埋在了上海虹桥公墓。

【馒头说】

抗日时期的汉奸,一般对自己的行为,都有一个比较统一的解释。

这个解释,就是褚民谊当时在法庭上抗辩的理由之一,他说他是为了“保民”。

但法庭出示的各种证据中,很少能看到褚民谊真心保民的事迹,倒是出示了他当时对时局判断留下的文字:

“大东亚只有重庆一隅还在从事盲目的抗战,但是因为英美的外御完全丧失,所以重庆已成为瓮中之鳖,溃败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以为吾人处此,实不能不有退一步之自全办法。”

所以说,哪里有什么“保国”或者“保民”,说穿了,还都是“保己”。

褚民谊算得上颇有“名士风范”,如果不从政,他倒真有可能以一个教育家甚至一个医学家留下名字。但从政的道路,说到底也是他自己选的,投敌卖国的行为,更不是汪精卫拿枪指着他的脑袋干的。

没有什么借口和理由,更没有什么“君行其易,我行其难”的说法。近年来有些文章都开始为汪精卫洗地了,在我个人看来,还真的有点无法理解。

褚民谊所谓的“风骨”,比起当年那个愿意舍命去炸摄政王的汪精卫,还是差了很多的。但汪精卫又如何呢?你可以分析他的性格,可以设想他的处境,可以体会他的彷徨,但,汉奸,终归还是汉奸。

未曾引刀成一快,末了终负少年头。

有些盖棺定论的东西,真的是翻不过来的。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馒头说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