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身为阿斯伯格综合征人士从小被欺负,直到智障女同学被男生猥亵后改变了我和世界相处的方式

大米和小米 <更多内容 2017-08-23 00:01:00

阿斯伯格综合征人士嫩成

什么是阿斯伯格综合征?

阿斯伯格综合征(AS)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或广泛性发育障碍,具有与孤独症同样的社会交往障碍,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但与孤独症的区别在于此病没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

一开始,我们是在知乎上发现的嫩成,后来在大小米上对她做了一篇专访:成年后才发现自己是阿斯伯格综合征(AS)患者,26岁女孩以“AS女孩”为主角的小说即将被改编成网剧!

再后来,我们邀约嫩成及另一名成年阿斯伯格综合征人士王芳共同前往广州中山三院,和邹小兵教授见面:昨天下午,邹小兵教授和三个成年阿斯妹相遇了!

在嫩成接下来给大小米机构家长做的分享会上,家长们对她的成长经历充满了好奇和和提问,因此我们也在今天,特别送上嫩成的系列专栏,让她带你来了解,身为一名阿斯伯格综合征人士,是怎么和身边人相处的。

也许你能从中了解到自己孩子在想什么,直到该如何跟ta相处。

嫩成在跟大小米机构家长分享她的成长经历

阿斯伯格的童年有多难?

文|嫩成

图|来源于网络

我的童年,“十项全废”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不快乐。这种不快乐,源于我发现这个世界好像并不欢迎我,不仅不欢迎我,还冲我龇牙咧嘴。

在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可能会用聪明、多才多艺等词语夸奖别人,却只会用老实来形容我。没错,我的确非常老实,老实到连别的孩子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傻子都能无动于衷。是的,我非常老实,老实到别的孩子趁我不注意用红笔在我所有的书上画下了各式各样猩红的道子都无能为力。

即便我如此老实,老师也不喜欢我,因为我十分挑食。对于我接受不了的食物,我会选择用纸把它们包起来扔到自己的书桌里。

即便我如此老实,其他人也不喜欢我,我总是不能顺利地融入他们当中,和他们一样兴高采烈地玩办家家酒或者木头人之类的游戏。

即便我如此老实,也掩饰不了我的笨拙,简单的aoeiuv,我却怎么也学不会。即便我妈耐心地教我教到了半夜十二点,还是收获甚微。

上小学一年级,困难更多了。我答题答得特别慢,跳绳只能跳十三个,我的铅笔橡皮哪怕刻上了独有的印记还是会丢或者出现在别人的书桌上,我的作业总是写得歪歪扭扭的,而且因为找不到橡皮,老用手指头蹭作业本,我的作业本总是脏兮兮的。

小学一年级上学期期中考试,数学和语文我才刚刚过及格线,而别人的卷纸上都是漂亮的九十几以及一百分。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长大以后我才想起来,原来当时的我看不懂所谓的题目要求。

如果说,人家一年级就会在众人面前毫不怯场地讲话,就会和同学处好关系,学习好,体育好的孩子是十项全能,那我就是十项全废。

在医学不发达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我这样的孩子,跟别人眼里的傻子没什么区别。可是我的妈妈没有放弃我,她开始训练我读题,审题,写卷子……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小学一年级上学期期末考试,我终于拿到了双百。

嫩成和妈妈

之后的几年,虽然成绩时好时坏,但是也都还过得去。

五年级上学期,我因为反复发烧,所以半个月都没上学。即便如此,在发烧的情况下,期末考试,我仍然得到了全班第三的成绩。

然而麻烦真的结束了吗?并没有!各种麻烦接踵而来。且不说我的注意力缺陷一直没有任何改善,也不说在小学毕业之前学习障碍一直存在,只谈社交障碍这座搬不走的大山。

因为我性情古怪,而且总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我的需求,外加我个人形象不佳,所以我总是被欺负。早上穿着干干净净的小白鞋出门,晚上穿回来的永远是布满肮脏的黑色脚印的小花鞋。我的衣服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钢笔水的印记。我的身体总会出现一些伤口和淤青。我的作业本总是会出现一些隐蔽而人为的奇怪裂口。

而我当时所谓的朋友,只喜欢拿我的缺陷取笑我,或者从我这里得到小玩具等一些好处,从来没有真心地对待我。

低年级的时候,为了捉弄我,一位胡姓的女生跟我说她和一位王姓的男生闹了别扭,让我去打他。天真又轻信朋友的我,不顾王姓的男生在和别人玩球,就和他又是辩论,又是互相拍打的,而胡姓的女生竟然在那边哈哈大笑。

高年级的时候,有一些女生表面和我关系很好,却故意在我面前形容一个衣服穿得很奇怪,而且性格很奇怪的在补课班遇见的“女生Key”,其实当时的我理解能力已经没那么差了,我知道根本没有Key,她们说的Key就是我,她们就是想看我吃瘪又无法当面发作的样子。

都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孩子的内心是天真而纯粹的,果真如此吗?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在内心用力地否认了这个观点。

年幼的我,多少次在背地里哭到浑身抽搐,却又无可奈何。就算我感受到了他们满满的恶意,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我根本没有应对这些情况的办法。

尽管,从小我就会说一口流利的大道理,甚至是“鸡汤”,可是这些东西,改变不了我艰难的处境。面对人类的阴暗面,和这个充满了各种明的暗的规则的世界,我仍旧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仓皇、狼狈。

 ❷

同校的智障女孩被同学猥亵

我被男生威胁“扒光”

让我下定决心开始反击

我所上的初中是一所频发校园暴力而且风评并不好的学校。在那里,不仅我身受荼毒,其他有点弱小的孩子也难以幸免于难。

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情,我到现在可能都会保持着不善言辞而且退缩的本性。

初中一年级下学期,一群男生把一个外表靓丽但是有智力缺陷的女生关在了教室里。他们猥亵了她。

我知道后,非常震惊,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

初中二年级上学期,有一个男生威胁要将我扒光,虽然最终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过这件事也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

活了十几年,没有真正的友谊,屡次三番被人欺负,这样的日子,我真不想继续了。当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的时候,我决心要开始反抗。

在男生恶意打扰我的时候,我开始还击,如果我打不过,我就选择掀他们的桌子,扔他们的书包。这个方法虽然有效,但是我还是会受伤,可是如果我不这么做,那么他们只会越来越猖獗。

那个时候,对于我而言,学校就是人间炼狱。我一秒钟都不想在那里待着,但是却无可奈何。

好在,当时父母为我报了补习班。因为补习班里的同学很少,而且对过去的我一无所知。因为当时的我已经把一部分害羞扭捏藏了起来,因此我看起来就是一个喜欢穿男装说话大声的假小子。补习班里的男生和女生觉得我还是挺有趣的,所以对我还不错。而老师发现我还挺聪明的(智商不低),所以对我也不错。

不过,补习班里的男生女生也不是那种非常听话的乖宝宝,他们也会逃课,也会上网吧,也会去KTV。他们捎上我的时候,我就会跟着一起去。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喝酒。

人们有时候喜欢想当然,大部分人听说一个小孩十几岁就会喝酒,一定会认识他/她是不良少年。

其实,不是的。

我当时迷恋喝酒是因为酒精可以刺激我的大脑,让时常感到抑郁的我变得快乐,让我做题的时候思路更清晰,让我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当然我所谓的迷恋喝酒,指的并不是酗酒,只是偶尔去补课班之前,会喝一罐啤酒而已。

矫情一点地说,我觉得我没有勇气清醒地面对这个总是让我受伤无助的世界。

男生,珦

初中二年级的下学期,因为机缘巧合我得到了外校男生珦的联系方式。他是一个和晦暗的我完全相反的人。他外形出众,而且学习好,但意外的是,我们在QQ上竟然聊得很投机。

原来外表出众,而且也非常受欢迎的他,也有不为人知的伤痛。他的父母要离婚,而他的父亲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珦表示一辈子也不想原谅他。大概因为觉察他也是一个不幸的人,所以我对他的感情变得有些特别。

在不能上网的日子里,我每天给他打一个电话。那个时候,我没有手机,而他有,所以我只好省吃俭用买IC电话卡。我和他像两个受伤的野兽一样互相依偎。后来,我认识了他的好哥们亮,以及他的同桌园,还有众多喜欢他喜欢得不能自拔的女生。

当然,喜欢他喜欢得不能自拔的那些女生,我并没有见过,她们只是常常在QQ上找我的麻烦。

我想当时的我应该是非常迷恋珦的,觉得和他相处,是救赎和被救赎的过程。他也曾说过,我是他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人,还说希望能和我考一个高中。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虽然我仍然和同班男生冲突不断,但是我已经不再害怕他们了。虽然这些家伙仍然趁我生病不去上学的时候扔掉我的卷纸,或者往我的书桌里扔垃圾,或者扯掉我辛辛苦苦写的笔记,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发现我拥有普通人没有的超快的阅读速度,以及良好的记忆力,所以他们扯掉我的笔记,对我的影响也不大。

真正让我痛苦的不是学习,而是恃强凌弱的同学,而是过度敏感的感官系统,挥之不去的创伤应激性障碍,抑郁情绪,以及社交障碍,外加极差的抗压能力。

唯一能让我感到稍许慰藉的,只有和珦打电话,以及偷偷拿妈妈的手机和珦发短信。当然,后来妈妈知道了我和珦的事情,她并没有阻止我和珦来往。因为她知道我在学校过得很不好,她不想看到我疯掉。

可以说,初中三年级,大多数时间,我都活得一直都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我真正用于学习的时间不足十分之三,十分之六的时间我在痛苦,十分之一的时间我在和珦保持联络。可是即便如此,我的智商和我的记忆力,还是让我的成绩保持在中上游。

我有多痛苦,只有离我最近的人知道,比如我的妈妈。我时常在家里把所有的书扬一地,叫嚣着我再也不要去上学了。的确,当时的我很痛苦,痛苦到每天都想去死一死。可是现在回忆起来,也许我的妈妈会更痛苦吧。只是当时的我,同理心还是非常差的,所以根本意识不到。

中考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不再去学校,专心地在家里复习。夜晚的时候,我的注意力会涣散,我的焦虑感会影响我的学习效率,所以我就强制性要求我妈在旁边看着我学习,不许睡觉,不许说话。

我的中考成绩还不错,但是由于错误的预估,让我又一次上了一所不适合我的高中,过了三年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十分迷恋的珦,因为自暴自弃和总与人打架,并没有和我上同一所高中。我曾无数次幻想过的我们能在一起上学的场景成了泡影。

我和珦知道彼此的相貌,知道彼此的秘密,离得并不远,然而我们并未真正见过面。我对他的迷恋源自于我和他同样拥有敏感而受伤的灵魂。

直到现在,我们仍然保持联系,但是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而他也早已因为辍学和胡乱糟蹋自己变得面目全非了。

自从我写了长篇小说《会痛的石头》之后,很多人都问我生命里到底有没有像男主那样的一个人,甚至有知晓我过去的人直接问我原型是不是珦。

说真的,听到这些问题,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男主的确是有原型的,但是原型不是珦,而是我二十一岁的时候遇见的一个男生希,也是唯一被我天真赤城地爱过的人。

我和他在一起接近两年的时间,而走出阴影我用了四年的时间。

想知道嫩成和他发生了什么故事?

敬请期待下一期

加入大米和小米QQ群

一起交流分享

线上课程咨询群

413811513

线上课程咨询二群

130358390(建议)

长按下方二维码

阿斯伯格女孩,加油!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精品

  • 大米和小米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