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熟人“性侵者”的美好时代过去了

姬鹏<更多内容2017-08-13 23:32:43

null

南京南站候车室里,一家子三口,(一男一女和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带着一个小姑娘在候车。女孩可能是这个家庭的继女、堂妹或表妹,或邻居家委托带着旅游的小孩,大概12岁左右。从这些特征来看,并没有什么异常。

只是,让旁人惊诧的是,众目睽睽之下,男生公然把这个明显未成年的小女孩抱坐在自己大腿上,伸手到小女孩裙子里摸索。按照媒体的简述,男生的父亲并没有制止,小女孩的表情比较麻木。最终,看到很多人注视后,才匆匆逃离。

本来很正常的一次出行,却因“哥哥”的咸猪手变得怪诞了。如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上个世纪,或许都没人在意,甚至觉得只是一种“亲昵行为”。可是,时代确实变了,关乎个人的权益开始被重视。有时候,并非身边的怪诞之事增多,而是人们对于荒诞的侵犯开始反击。再加上信息通道的多元,自然就会觉得俗世很纷乱,世间很荒谬。

关乎性侵犯的事情,多数媒体抨击的都是陌生人给予的侵害,但并不代表熟人就不会发出侵害的行为。就如大男生摸小女孩这种事情,相信在熟人之间并不会太少。只是,多数情况下,就因为太熟悉,人们都不会太警觉,甚至觉得那是一种亲昵关系的体现。

正是这种世俗观念的驱动,让熟人之间侵犯的成本降低很多,却也让一些弱势群体不得不陷入被动侵犯的深渊。被侵犯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被侵犯,于是悲剧一出又一出,“名正言顺”和“理所当然”的意识彻底占领道德高地,一个闭环的侵犯逻辑顺势形成。

我记得五六岁的时候,周围邻居见到我,总喜欢用手掐鸡鸡玩儿。这对于一个尚未形成性意识的孩童而言,并没有感到什么侵犯。但后来慢慢长大,细细想这些事情,确实是被侵犯了。即便当年自己不知道,邻居长辈也不知道。可是,侵犯就是发生了。

对于一个孩童而言,鸡鸡就是用来撒尿的器物,对于邻居而言,掐一掐就代表稀罕你。尤其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有这种行为基本很正常。说这些,并非说我要找那些邻居算账,只是想说一个常识,愚昧的时代终将会过去。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侵犯的界定,基本都是以“发生关系”为裁定。只要没有搞大肚子,摸一摸,抱一抱,都不会被大势声张。一方面,社会主流意识里,基本都在忙乎吃一口饱饭的焦点上,对于这种身体和精神上抽象侵害,基本不会太关心。就算有个体站出来为自己打抱不平,也会被认为精神有问题,太过敏感。

这种观念上的疏离,也让侵害的标准比较残酷。更多时候,被侵害者都不敢轻易站出来承认自己的不幸,一旦承认就会被周围的生活圈子隔离,不好嫁人,不好社交,不好工作,一切正常生活里的环节彻底破碎。于是,人都不人了,大抵就没人敢说自己被侵害。所以,侵害者们反而逍遥法外,在道德的高处随意玩耍。

但,那个时代确实过去了。熟人之间开始也有距离,哪怕是父母兄妹也不能随意触犯彼此的特殊部位。尤其是带着目的去触碰,更是不能。一个成年男性对一个未成年的孩童肆意侵犯,不管孩童自己懂不懂,都不影响对其侵犯本身的认定。

一个20岁的成年男生,正处于鸡鸡肿胀的时期,对于肆意乱摸一个小女生的行为,很难说只是无意识的一种状态。既然已经成年,不仅仅是对自己有一定的观念预判,也应该对他人有相应的预判。何况,他明知道小女孩的监护人不在身边,却又作出不耻的行为,大概目的也不会太单纯,

对于,小女孩而言,即便当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但也会为日后的生活留下一些不好的引导。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别人可以随便摸?别人摸自己身体,自己又能做什么?如果,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真是会给女孩的未来留下一些不太好的预判。

就像当年,被掐过鸡鸡的少年们,成年之后想起来,虽不会很气愤,但也会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尴尬。过去,常常听到一些乱伦侵害的轶事,有父亲对女儿的侵害,有公公对媳妇的侵害,听起来心惊肉跳,感觉不可思议。

后来慢慢思量,却感觉现实可能更甚。不过还好,熟人“性侵犯者”的美好时代,着实过去了。社会观念开始对受害者宽容,开始对侵害者严苛,力量的潮水开始向常识涌动,每一个人开始有自己的身体权利。不管是自摸还是被别人摸,自己说了算。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姬鹏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