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美国白人的安全健康窘境凸显美国政治分裂

卡特中心<更多内容2017-08-12 18:59:33

原标题:美国白人的安全健康窘境凸显美国政治分裂

那些生活在由白人主导并支持特朗普的郡县的白人死于凶杀、枪杀、吸毒的比例比生活在族群多元化、支持民主党的社区的白人的死亡率要高处整整50%。也就是说,那些白人主导的、支持共和党的地区对白人的安全尤其不利。

在竞选期间,移民和外国人是特朗普最热衷的一个攻击目标。在就职典礼上,他的就职演说辞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是把美国中心城市(inner cities)称为灾难,认为美国城市和社区住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犯罪肆虐,在遭受一场“屠杀”。上任后,他的一个持续的目标是打击非法移民并限制移民进入,认为移民增加犯罪率,让美国不再安全,让美国社区处在凶杀、枪杀、吸毒的威胁当中。除了限制移民,他的一项重要政策是削减对某些城市的联邦资助,以此迫使这些城市放弃他们的维护移民政策。

但最近的一项研究却显示,白人最应该恐惧的恰恰是白人本身。犯罪学专家Mike Males在对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白人,尤其是那些居住在白人为主的社区的白人,比其他有色人种更容易受到凶杀、枪杀、吸毒致死等问题的影响。而在那些90%以上居民为白人、同时又支持特朗普的社区,这些指数都是最高的。这些社区的分布并不局限于某一个地区,而是散落在不同州,例如西弗吉尼亚州、犹他州、阿肯色州、俄亥俄州的某些特定郡县。

相应的来说,那些最少受这些死亡威胁的白人通常住在多族群的社区,例如洛杉矶、纽约、芝加哥等。这些社区通常有以下特征——有至少三分之二居民是非白人;有大量移民生活在其中;选民在2016年投票给希拉里。同样,移民群体在这些社区的安全性也相对较好,尽管存在地域差异。

这些数据还显示,白人死于吸毒的比例八倍高于凶杀,反映出海洛因和鸦片类药物在这些社区的泛滥。根据一项FBI对2015年白人被谋杀的数据,这些白人死于其他白人之手的概率5倍于非白人之手(尽管非白人的同类数据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例如对凶手的信息的缺失,被低估)。

总体而言,那些生活在由白人主导并支持特朗普的郡县的白人死于凶杀、枪杀、吸毒的比例比生活在族群多元化、支持民主党的社区的白人的死亡率要高处整整50%。也就是说,那些白人主导的、支持共和党的地区对白人的安全尤其不利。

显然,在族群发布、非正常死亡率、党派政治之间形成如此高度关联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其原因值得探究。

根据该研究者的分析,根本原因并非因为这些白人被民主党政治家忽略而遭受到经济上的痛苦。但这种认识可能是2016年大选后人们普遍持有的一个印象——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普遍遭受经济焦虑。事实上,通过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可以证明,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相对于任何一类有色人种,白人在收入和工作机会上都处于优势地位。在所谓的“锈带地区”,也就是特朗普获胜的关键地区,这一点尤其明显,因为联邦政府在这些区域通过经济刺激计划投入的资金最多。

该研究者认为,恰恰由于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们更容易受到特朗普所强调的那些暴力的影响,因此更容易相信特朗普对移民影响的渲染和他的反移民政策。但把移民而不是他们自己(或其他白人)视为威胁显然与事实不符。

该研究者以加州为例,认为族群多元化可以增进安全。在加州,83%以上白人住在白人占少数比例的地区。但该州的白人死于前述几类死亡的比例却低于其他地区的白人。尽管加州的移民比例不断上升,该州的总体犯罪率也处于历史上最低水平。但美国总体而言,类似于加州的多元化水平并不普遍。与加州相比,美国全国范围内只有六分之一的郡县由非白人主导。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全国范围内白人的死亡率(也包括不安全感)高于加州。

与该研究者所描述的情况类似,其它很多报导和分析都显示,白人的情绪低落并非与移民相关,也与收入无关。例如,一份报导指出,白人的焦灼感可以归结为以下几个非经济和非移民因素:这些白人通常生活在相对孤立隔绝的社区;他们的健康状况堪忧;他们对子女的前途普遍感到非常悲观。

健康问题在政治选举中成为一个显著的影响因素显然非常让人惊讶。但考虑到前述的犯罪问题的讨论,其逻辑关系并非不合理。在那些以前支持民主党而2016年倒戈支持特朗普的锈带地区,产生这些健康和犯罪现象的一个根本原因是这些地区产业调整的迟缓。自七十年代以来,美国东西海岸的产业调整相对快速。例如,东部的弗吉尼亚州过去的主导产业是烟草,花生和煤炭。但今天,弗吉尼亚州以高科技著称,拥有号称“第二硅谷”的高科技产业园区。但中西部地区的变化则极为缓慢。

产业转型迟缓给这些地区带来的一个直接的社会后果就是社区的衰败和各种社会问题的泛滥。而健康问题往往是其中很关键的一项。例如,特朗普政府最近刚刚开始一场称为“抗击药物过量使用和鸦片危机”的政策倡议。其背景是,美国锈带地区的吸毒状况在最近几十年一直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位于西弗吉尼亚州和肯德基州东部的山区在七十年代之前一直享受着煤矿业的兴旺。但此后煤矿业的衰落和机器作业的影响对该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状况产生深刻影响。严重的失业和工伤为该地区获得特殊的联邦照顾——药厂和医院、诊所、医生享受特殊政策和津贴,可以为当地人开大剂量镇痛药物,这些患者然后将这些处方药变卖换钱,导致吸毒泛滥。如今,这些地区因过量服药死亡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地区。与其它地区(例如洛杉矶或纽约这样的大都市)不同,吸毒在这些地区常常成为一个社区范围内的问题。一个有趣的事实是,这些地区往往是白人高度集中的地区,而由于处于山地,人口分布松散,根据美国的选举制度,每个人的选票的相对影响力要远远高于人口密集地区的选民。

这些发现对理解特朗普上台的原因显然大有帮助,同时也有助于理解他的政策动力,理解为什么他的反移民政策只会为目前的美国社会分裂情绪助燃而无法提供帮助。但特朗普显然不会对这些分析感兴趣,因为无助于他的民粹主义政治纲领的推行。相反,从政治利益出发,他会利用这些问题而大做文章,积累政治资本。其结果只会让形势更加趋于恶化。

例如,在前述的“抗击药物过量使用和鸦片危机”的政策运动中,他的顾问团队提供的主要政策建议并未提及这些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也没有建议政府设立更多的医疗护理中心。相反,一个主要政策建议是让国家健康研究所与各大药厂配合,研发新的镇痛药。诚如批评者所指出的,这事实上是在向游说能力极强的大制药厂扔出另一根骨头。同样的道理,他和共和党人试图取消奥巴马医改,最大的受害者也包括这些地区的民众。但恰恰是同样这些人对特朗普的反移民口号给予最热情的支持。

作者|寿慧生

摘自|中美印象网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卡特中心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