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央行约谈了,只是不许提“无现金”吗

刘雪松<更多内容2017-08-11 14:42:44

原标题:央行约谈了,只是不许提“无现金”吗

是希望通过向“无现金”概念发展速度的向后猛拉一把,在大势已去的惯性中留下权力的痕迹与利益。

刘雪松/文

中国社会直接抛开信用卡支付,用移动支付取而代之,跑出了一条弯道超车的漂亮弧线。就在国际社会艳羡不已、叹为观止的时候,国内一波针对“无现金”概念的口水与棒子,迎面而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央行武汉分行。

相关报道称,上月底,央行武汉分行约谈蚂蚁金服公关部负责人,告知人民币管理相关法律制度,明确提出三点要求:一,在“无现金城市周”活动中去掉“无现金”字眼。二,撤掉所有“无现金”字眼的宣传标语。三,公开告知参与商户不得拒收人民币现金、尊重消费者支付手段的选择权。

央行武汉分行还致函武汉市政府,提请政府部门在宣传“无现金城市周”活动中慎言“无现金城市”,协调当地工商部门对“无现金城市”名义拒收人民币现金的经营行为进行管理或处置,确保人民币现金在武汉的正常流通。

未来若干年回头来看,央行武汉分行此举,将会被写进货币发展的历史,但它注定是历史的笑话。

移动支付带给社会的便捷、未来的前景,好处可以说一大堆。它在中国基本形成的共识,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中国在这方面,是面旗帜,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商家,都希望在联合国相关机构的推动下,借鉴中国经验,追上中国的步伐。国际社会预言,中国将在10年之内实现“无现金”。而马云和他的蚂蚁金服则希望,用5年时间实现这个目标。

央行武汉分行冲在前面充当无现金社会发展势头的遏制者,只是一个带有打头阵、试探社会反响意味的急先锋形象。相关报道显示,存心泼下这盆冷水的是央行。此前央行工作人员明确表态,如果商家出现拒收人民币现金的行为,便已经触犯了法律。央行引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总则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商家拒绝接受现金支付,他就已经违反了此项法律。

在支付宝发起无现金日、今年微信支付跟进支付宝抢滩支付市场而几乎在同时段推出无现金周之际,央行以“拒收人民币”的法律条文诉诸极其个别的案例,大动干戈到约谈蚂蚁金服的正色程度,显然是不寻常的。央行推出网联平台“收编”所有第三方支付,支付宝们很配合,表示支持。这次央行武汉分行约谈蚂蚁金服、并且有点敦促武汉市政府的意思了,蚂蚁金服也很乖服,将“无现金周”改成了移动支付黄金周。同时,阿里巴巴旗下的线下生鲜超市盒马鲜生,也对曾经提出的“不收人民币现金”的规定作出了调整。但是,央行此次给人释放的信号,似乎不在对“拒收人民币”的舞剑,而是意在对“无现金社会”的发难。

“拒收人民币”涉嫌违法,应当纠正。但是“无现金社会”“无现金城市”的发展概念,与“拒收人民币”是两个不同的逻辑范畴。前者更多表达的,是通过更加科技、更加环保、更加便捷、更具人类社会发展趋势的支付方式,逐步实现不需要现金就能完成交易的社会生活目标,这种具有改革创新的理念追求,实际上并不排斥过渡阶段的现金支付。所谓5年、10年时间去实现这个理想的支付社会,正是考虑到了法治、权利、现实等诸方面的实际。但最终,它就是一个逐步消解传统支付模式的过程。尽管它在现有的社会支付习惯与法律依据上,还不合适用“消灭现金支付”来表达,但传统支付被人类越来越认可的移动支付所替代,它本身就是一个逐渐被淘汰的消亡过程。

央行在这个节眼骨上向“无现金”社会和城市的概念舞剑,实际上并不是真正要维护传统支付的权利,也不是对传统支付有多留恋,而是希望通过向“无现金”概念发展速度的向后猛拉一把,在大势已去的惯性中留下权力的痕迹与利益。

严格说来,信用卡也是无现金的一种存在方式。支付宝类的第三方支付,无非是人类的创新者找到了超越了信用卡的另一种存在方式。

据艾瑞咨询此前发布报告称,中国的移动支付规模已经远超美国,是美国的近50倍。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约为58.8万亿元人民币,较前一年同比增长381.9%。

交易规模一年能有近4倍的增长,这是用户用脚投票的结果。今年的发展势头,无疑更加迅猛。众所周知,支付宝是留学在中国的外国青年最想带回家乡的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它改变的不只是用户的生活场景、生活方式,同时也在改变着政府机构与民众百姓的联系方式。

央行武汉分行可以通过发函的方式让武汉市政府慎言“无现金城市”,这是对武汉市政府拥抱创新的臂膀的一次强拉姿势,是借法律条文字眼对“无现金城市”概念的否定。从纯文字游戏的角度来看,央行武汉分行不无道理。但从创新发展带给传统支付方式的无情碾压、淘汰之势来看,则是逆发展规律的挡臂姿势。

一位反无现金概念的作者在发文中举例说,他带孩子去餐馆用餐,因为扫码可以点单、结账,孩子问他:我们不带手机是不是就没饭吃?作者由此演绎出移动支付的种种坏处来。

事实上,餐馆不是唯第三方支付不做生意的消费场所。这么傻的人是不会把餐馆开到现在的。作者把孩子的智商用来抹黑经营者以及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智商,本身就是自己的智商是硬伤。

今天满大街的共享单车,几乎没有一辆不是通过扫码来取车、用车、还车,并且通过第三方支付来完成的。你一定要说我非付现金不可、不让我付现金借到车子就是损害了我的利益。我建议这类人应该穿越到马车时代。社会的创新发展,没必要停下脚步来等着他。

现阶段“无现金”社会和城市的提法和说法,是表达的准不准确、规不规范的问题,不是哪个机构愿不愿意接受、哪个权力愿不愿意让它存在的问题。中国社会现阶段,需要规范的是哪一种表述方式更恰当,而不是限制这种全世界都不会误会的概念和理想社会的发展与存在。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刘雪松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