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纸上谈假,假就假了

刘雪松<更多内容2017-08-09 06:08:00

原标题:纸上谈假,假就假了

形成法规的各种假期常常不能落实,不是社会形态与结构有多复杂的技术性、操作性难度所造成的,而是长期以来非人性的抵抗法规的力量得不到惩罚与扼制的原因。

刘雪松/文

又一个貌似利好的消息传来说,“独生子女照料假”扑面而来了。这次引爆话题的是重庆。日前重庆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办法(修订草案),提交人大常委会会议进行二审。在今年5月一审时,有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增加独生子女护理老年父母的假期,建议每人累计不超过10天。

说扑面而来,是因为给这个假的不止重庆。去年河南慷慨地法定了“累计不超过20天”的护理假,前提是“独生子女父母年满60周岁后,生病住院治疗期间”,护理假期间视为出勤。今年3月,福建法定护理假不超过10天。广西今年9月施行的规定中,规定不超过15天,而且工资、津贴、补贴、奖金,不得扣减。同一个名目之下的护理假,湖北、四川的草案正在赶路。

所有的法定假,中国的老百姓都欢迎。针对独生子女照料生病住院期间父母而设置的“护理假”,更是一个人性假、良心假。今天的空巢老人中,很多是当年响应号召“只生一个好”的守法公民,而今独守空巢或病床,政策的制定者当有体恤之心。

但是中国每个人头,理论上合法的各种假期似乎并不算少,然而真正落到头上兑现的假期却没几个。到目前为止,很多地方带薪的休假还在纸上,丈夫陪同妻子的产假还在纸上,夏季每周休息两天半的休体模式还在纸上,妇女同志的痛经假还在纸上……突然这个独生子女可以在老人生病的时候给予照顾的护理假又出来了,这个幸福来得不是太突然,而是来得不踏实。

独生女子护理老人假,纸上的理论充满孝心、充满人性,暖得人心里一堵,有些热泪盈眶的意思。它是对“常回家看看”的法律条文常常不能兑现的一个弥补假、垫底假。但中国之大、社会经济生产结构之复杂,是跟老百姓对护理假千言万语的感动与向往,不能简单划等号的。没有一刀切的狠劲,再人性化的假期,都会因为执行与落地过程中各种没有人性的权力干预而永远悬在空中。

悬在空中的福利,看上去再美,也无异于一张空头支票。中国的顶层设计,不乏人性之美。但形成法规的各种假期常常不能落实,不是社会形态与结构有多复杂的技术性、操作性难度所造成的,而是长期以来非人性的抵抗法规的力量得不到惩罚与扼制的原因。许多用人单位寻找各种理由抵赖、抵制、甚至抵抗法规赋予员工的假期,是因为顶层设置的法规,没有形成刀刀见血的权力制衡力度,使得很多用人单位尝尽了“法大不如权力”的乐趣。

有假不休,过期作废。与之相对应的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用人单位、尤其民营企业,可以分分钟给索要假期的员工穿上小鞋。有的小鞋不穿,但等员工休假回来,岗位没了。而且老板给出的理由,总是与休假无关。所以在现实的社会环境下,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不是有没有假期、有多少种假期的问题,而是员工敢不敢申请休假、用人单位批假条的时候心里爽不爽、眼色好不好看的问题。一个连合法的假期都不敢休的社会,纸上给多少假都是没有意义的。

法规给这假那假,同时需要给出的是一把插到底的刀子。要么一刀切,要么针对各种不同生产结构给出具体执行细则,让人真正能够把纸上的这些馅饼吃到老百姓的嘴里。民众期待的是假,但假不落实,假就假了。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刘雪松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