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号出品

命运当前,世上哪有什么“活该”?

傅踢踢<更多内容2017-08-07 12:04:52

原标题:命运当前,世上哪有什么“活该”?

1

凭借《漂洋过海来看你》红遍华语乐坛的娃娃金智娟,在53岁登上了《中国新歌声》的舞台。这首歌的故事街知巷闻,我也专文写过。

令人讶异的是,娃娃面对不明就里的导师,没有诠释成名作,反倒翻唱了新近的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

声音略紧,气息急促,全然不是当年铁肺金嗓的唱将风范。岁月不饶人,情怀犹在,却换不来哪怕一位导师的按键冲锋。

可我看娃娃一身黑衣,金发挽成髻子高耸在头顶,满脸轻松地讲述为了家庭放弃事业,等孩子长大又重新捡起音乐,却有种不知所起的会心。

即便只是别人的一生,可往昔像幻灯片一样翻过,多少沉重与辛酸都成了轻拿轻放,天然地给人一种事关命运的说服力。

要知道,直到去年,也就是出道第35年,娃娃才奉献了个人的首次整场演出。但个中曲折,想必早已成云烟。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娃娃大概悟到了。

2

有一个不太好听的成语,叫马齿徒增。典出《春秋》三传之一的《谷梁传》。

马的岁数见长,牙齿也会变多,故而观马齿就能断年纪。后来的文人说自己虚掷光阴一无所成,就用马齿徒增来表达谦逊愧怍的意思。

人们记住这个词,是因为马齿的奇特。可我却分外在意“徒”字。

每个人关于“徒”的理解,本质上是对自己人生基调的总结。

杜荀鹤心中江河奔涌,住在废弃的寺庙里给朋友写诗,也是好大的口气:“男儿仗剑酬恩在,未肯徒然过一生。”而佛法说五蕴皆空,所谓我执,握得越紧越徒然。

说人话就是,你奉若至宝的,别人也许弃如敝屣,你信誓旦旦的,转眼可能就只剩余音袅袅。满以为人生尽在掌握,等到回首旧时,往往会发现,天地万象,你我也不过都是命运的棋子。

3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堪称是枝裕和一生推。

近作《比海更深》里,阿部宽继续演不如人意的儿子,连名字也和《步履不停》里一样,叫作良多。

良多早年以作家身份出道,此后就陷入沉寂,满腹牢骚又自命清高,不愿向眼前的苟且屈服,又缺少惊世的才华。

为了生计,良多受雇成为私家侦探,偷拍尾行,威逼利诱,好不容易赚来的钱,瞬间又扔进博彩里。

我和家里领导讨论,她说:“其实也没有办法,有些人注定就是普通人,能力有限,运气平平,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但离目标远了,也会失望甚至放弃。但你能说这些人活该吗?”

不愧是领导,讲话就是有水平。

4

现在网上讨论热门话题,时常会看到刚直耿介的观点。

讲到社会新闻里展现的赤贫生活,会有人归咎于积贫者自身的局限:“谁让他从小不好好读书,不肯上进,别提环境制约,他身边同等条件的人怎么就过得挺好?”

说起为了逃票而葬身虎口,会有人义正辞严地指责:“谁让他违反规则,没有安全防范意识还只想着贪小便宜,活该!”

是啊,都对,活该。我也坚持认为,道德感不应该僭越事实和真相。

但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一句“活该”就能论断人的一生,恐怕也太容易了一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在我们内心蒸腾翻滚的种种欲念,没有催逼我们做出愚行恶果,未尝不是侥幸。而命运面前,谁又会有太多的优越感可言。

比起斩钉截铁的概括和总结,我更关注那些未曾表达的部分:金智娟销声匿迹的这些年,陈奕迅没有实现的建筑人生,杨千嬅如果一辈子做护士会怎样,良多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或者芥川奖呢?

人生不容假设,但想想这些可能性,对人生的理解会开阔一些:成功和顺利不会常驻,高人一等每每是自我欺骗,你我皆凡人,各自有路,各自有命。

生活万千可能,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再多平地波澜或者暗流汹涌,都无碍我们坚持奋进。顺境不必骄矜,逆境不必气馁,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5

《比海更深》里,良多因为台风和大雨被困在母亲家。闲聊之际,电台里放起邓丽君的歌。

树木希林饰演的母亲开腔了:“说到邓丽君女士,肯定有不少歌迷会举例,《偿还》《爱人》《我只在乎你》等代表作。让我来选的话,一定会是这一首,就是只有不放弃才能获得的东西。”

母亲说的“这一首”,是《别离的预感》,1987年发行的日文单曲。

歌词里说:

告诉我啊,我的全部的生活该怎样继续。

记着你的话语仍在耳畔,因为我只追随着你。

比海更深,比天更蓝。

我没有比这样更深入地爱你的招数了。

面对晦暗复杂的生活和出乎意料的命运,比起发狠咒骂和趾高气昂,我更钦佩从不放弃的人。因为他们的爱,比海更深。

◁倾诉时刻▷

你愿意和我们分享命运中的转折吗?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傅踢踢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